扫码订阅

话说民国末年,文功武治神武大帝常凯申挟抗战之功、五常之名,意气风发,率军对红巾军发起围剿。此时凯申公麾下那是胜利之师、威武之师,有雄兵千万、战将无数,更兼有皿煮湿疣之灯塔国为后援。战将之中,无名的不说,那千古名将也不下百员。别的暂先不讲,单讲山东战场。凯申公在对红巾军全面进攻,尽管收获颇丰,未动红巾军根基,于是对陕北、山东发起重点进攻。山东战场,凯申公召集战将百员、45万人的兵力,凯申公环视部众:“此次出征意义非凡,不知那位爱卿愿意充当先锋?”众武将中闪出一员大将:“校长不用着急,少要烦恼,学生愿意担当这先锋官。”凯申公观之,只见此将白袍白甲,身材凛凛、相貌堂堂,气宇轩昂,英俊无比。正是人称气死潘安、宋玉的白袍少将张钟麟。这张钟麟不仅气宇轩昂,而且文武全才,论文乃北京大学历史系高材生,论武乃黄埔军校第四期高材生,凯申公嫡系弟子,又于陆军大学甲级将官深造,兵书战策无所不通,掌中一支方天画戟欺吕布、压仁贵,普天之下无人能敌。凯申公不由大喜:“有此良将何愁红匪不灭?”于是,又钦点黄焕然、李耀宗两员大将为左右两翼挥师北进。

这张钟麟端的不凡,两战涟水,打的红巾军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这一日,张钟麟来到孟良崮下,又遇红匪石秀前来挑战。张将军道:汝等少歇,待我取了这厮首级。众将道:将军不可轻敌,此乃红匪一员悍将。,张钟麟哈哈大笑:败军之将安敢言勇?一耕田农夫也敢称悍将?谋视他为插标卖首之辈。众将道:观其左右似有伏兵。张将军笑道,此等贩夫走卒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擒一双。于是拍马杀出,果然,不两合石即败走。钟麟哈哈大笑:即使汝等有埋伏,我又何惧之?再往前走,左边闪出李逵、樊瑞、项充、李衮,右边闪出鲍旭、焦挺、时迁、白胜,前面杨雄石秀也杀了回来。钟麟待要向前,部下道:将军,我军已是孤军深入,不可轻敌。钟麟哈哈大笑:此等之卒就是来上百万,谋又何惧?正在此时,一声炮响,几员战将杀到。钟麟再看时,见左有林冲,右有秦明,钟麟此时才知遇上劲敌,抖擞精神上前,但匪并不与其力敌。此时,李逵、樊瑞、项充、李衮、鲍旭、焦挺、时迁、白胜、杨雄、石秀都已杀到,时迁揪住了马尾巴,李逵一斧砍到马脚,钟麟哀叹:吾命休矣。就在此时,林冲抢到,钟麟挥戟相迎,却被石秀一扁担正中脑门,一代名将命丧一旦。

凯申公闻之大惊,哀哉钟麟,惜哉钟麟,非战之罪,乃红匪不按规矩来也,若是一一对阵,尔等安是我钟麟之敌?

后人有诗云:潘安宋玉少将军,相貌堂堂气宇凛,杀妻不是尔之过,瘸腿跛脚亦英雄,群贼不守战之规,人海群殴算哪门?呜呼。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