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效祖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

《群书治要》是唐太宗李世民于贞观初年命魏徵、虞世南、褚亮、萧德言等名臣,从经、史、诸子百家著述中整理辑录历代帝王治国理政史料,撷取其中有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精要,汇编而成的一部资政巨著。 根据《新唐书·萧德言传》记载:太宗欲知前世得失,诏魏徵、虞世南、褚亮及德言裒次经史百氏帝王所以兴衰者上之,帝爱其书博而要,曰:“使我稽古临事不惑者,公等力也!”

唐太宗在读《群书治要》后,在《答魏徵上〈群书治要〉手诏》中感慨道:“观所撰书,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使朕致治稽古,临事不惑。其为劳也,不亦大哉!”(见《全唐文》)。贞观九年,唐太宗再次总结阅读《群书治要》的感受说:“手不释卷,知风化之本,见政理之源。”(见《贞观政要》)由此可知,《群书治要》一书为唐太宗及其群臣创建“贞观盛世”的重要施政参考和智慧源泉。

然而,此书亡于唐末兵戎,所幸由日本遣唐使带至日本,成为日本天皇和臣子必读书,并开创日本历史上的两朝盛世。直到清朝时期才重新传回国内,然知者甚少。

《群书治要》的特点,用一句话总结,即“博而要”。书中博采经典,又以“务乎政术”、“本乎治要”为原则,浓缩了中华古圣先贤和历代明君贤臣治国理政的思想精华。加上魏徵等人又是经国大器,有着高尚的道德与卓越的史识,这更使得《群书治要》成为一部“用之当今,足以鉴览前古;传之来叶,可以贻厥孙谋”的经典之作。对当今领导干部来说,学习此书,一可节省时间,二能概览精华,能够快速领会传统文化中的治国智慧,有着极高的价值。

编者先后负责和参加了《群书治要考译》和《群书治要译注》的编辑、整理和出版工作,曾阅读《群书治要》若干遍,常常被古代明君贤臣的行持所感动落泪,尤其对《群书治要》中选录的历史人物和故事倍爱有加。因此在译注的过程中便萌生了将书中的故事整理成编的想法。现在我们将这些故事节录出来,共二百三十二则,整理成册,名曰《古镜今鉴——<</SPAN>群书治要>故事选》。

这部书的译文部分,是从《群书治要考译》一书中节录的。《群书治要考译》一书,最初由陕西魏徵研究会会长吕效祖老先生组织了一批学者、教授义务译注此书,自启动至出版,前后历时近十年。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习仲勋及其夫人齐心同志的支持,习仲勋先生曾专为《群书治要考译》一书题词:“古镜今鉴”。2011年,这部书出版以后,反响巨大,被中央党校列为学员读物,受到不少领导同志的重视。现在这本《古镜今鉴》以习仲勋老先生的题字为书名,旨在望诸读者将此作为一面镜子,对照古人的嘉言懿行,蓄养己德。

吕效祖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

吕效祖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

吕效祖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

古人云:“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但愿读者诸君,以书中的人物、故事为镜,进而生起慕贤之心,效法圣贤,则国家贤才蔚起,人民自然可安享太平也。

吕效祖老先生由于种种原因,在陕西出书屡屡受阻,不得已在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亲往北京市原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习仲勋同志的寓所求助,当日得到了习仲勋夫妇的亲切接见,恰逢时任陕西省长白青才也于当日拜见了习老,吕效祖老先生当着 时任陕西省长白青才的面,向习仲勋同志说明在陕西出书屡屡受阻的原因,白青才虽与吕效祖老先生并不认识,但在习老的大力支持下,陕西省给予了肯定和支持。再次我代表西安古兵学研究会全体会员以及会长张敬轩先生、吕效祖先生之子吕万里包括我本人向习仲勋同志表示衷心的感谢和深切的怀念。

深切缅怀习仲勋同志

吕效祖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

恕我直言传世本[孙子兵法]并非目前保存最完整、最古老的的兵书,更不是所谓的字字珠玑,无论是楚王韩信留侯张良在序次的三十五家古兵书或一百八十二家古兵书,[孙武兵法]仅位列第十一家,孙武之子孙驰缩立的[孙子兵法]并没有列入三十五家,而是仅位列一百八十二家之一百六十九家而已,而传世本‘孙子兵法’则是被张良、陈平删节错乱的[孙子兵法]实为圾本也,也就是说,被欺的匈奴、被瞒的天下、及历代注家奉为经典、被吹捧为字字珠玑、句句警语[孙子兵法]在楚王韩信看来只不过是垃圾本而已。

由于被留侯张良、陈平删节错乱的[孙子兵法]的广泛流传,相反,由于种种原因,使当年孙驰根据其父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基础上缩立的[孙子兵法]及[兵法]八十二篇出乎意料的被历史所淡忘,可悲可叹!恕我直言孙驰根据其父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基础上缩立的[孙子兵法]及[兵法]八十二篇虽不为大众所知,自曹操以降历代孙子注仅除元脱脱(1314年-1355年),亦作托克托,亦作脱脱帖木儿,蔑里乞氏,字大用,的注解例外,‘[我们保留有元脱脱注解的‘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残本]’相互因循和一昧的迷信所谓的狗屁权威,毫无建树,尤其是目前军事科学院、孙子兵法研究会的那些自命清高、愚蠢的官方学者竟天真的认为,被张良、陈平删节错乱的[孙子兵法]十三篇是举世公认保留最完整的军事著作,真是天真无知,请问如果传世本[孙子兵法]为当今保留做早最完整的军事著作,那么传世的张藏本[军政]、[军志]等及当年韩信、张良所序次的三十五家古兵书位列应第几?你们没有见过不等于他就不存于世,恕我直言不仅韩信张良所序次的三十五家古兵书基本存世,而且韩信张良当年所参考的一百八十二家古兵书也大多数存世,他们不同的是,韩信张良所精选的三十五家古兵书是经过当时官方序次整理,保留有韩信张良的大量精辟序次语,而其他的一百四十齐家古兵书,因为不在在三十五家之列,只留下了原文,没有张良韩信序次语,当然没有被列入三十五家的古兵书的另外一百四十七家其学术价值也不容低估,其中就包括我国战国时期著名战略家白起、王翦的兵法,虽然白起和王翦的兵书也被列入三十五家,问题是白起、王翦所著兵法均不止一部,如被列入三十五家白起[大谋略]位列第二十一家,而白起的[白起兵法]九篇、[大总戎]若干篇,没有被列入三十五家之列,成为了未被序次的七十家古兵书之一,再如王翦被列入三十五家的[大本营]二十七篇位列二十七家,而王翦所著的的[大战略]没有列入三十五家之列,也成了未被序次的古兵书之一,可见其学术价值不容低估。

为当时齐国大夫[]依据齐威王与孙膑、田忌与孙膑多次谈兵论战的原始档案所整理的本子,银雀山汉墓竹简出土的‘威望问对、田忌问兵’均实际上是[齐王问对]的部分内容,语言风格,行文特点完全一致,更重要的是,银雀山汉墓竹简残缺严重,而我所收藏的;[齐王问对]四十八篇能够恰如其分的填补其全部残缺、科学理顺其被整理小组严重颠置的次序,校正其谬误,第六;[孙膑兵法]初为八卷,八十八篇,为孙宾所著,将韩信序次语加入成一篇,定著八十九篇图四卷、韩信序次时第十二家

,也就是说银雀山汉墓竹简并没有[孙宾兵法]八十九篇的任何内容,可见这是学术界有史以来最大的政治骗局。吴九龙等应该负刑事责任。[齐孙子兵法]十六篇,为孙宾的先师鬼谷王诩依据;孙膑所著[孙膑兵法]初为八卷,八十八篇的基础上缩节而成的,[汉书、艺文志、到家类]明确记载‘孙子十六篇’指的就是这部兵书,因为孙宾不仅是鬼谷王诩的学生,晚年有归隐鬼谷,故将‘齐孙子’十六篇归入道家。‘孙氏兵法’七部,总计二百九十一篇,这里不包括被陈平张良再一次人为删节次序错乱的[孙子兵法]十三篇。其中的 吴国大夫‘夫元’所整理的[吴孙问对]三十四篇等

关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学术价值,只能取决于自身的客观存在,再说[汉书]‘艺文志、兵权谋’有明确记载,我们的重点应该是及时有效的保护,关于学术价值主要看对于促进社会发展、推动历史进程有多少参考价值,至于成书于何时,那是另外一个范畴,我们认为主题是想应该是孙武,但也不完全排除有后学弟子以及历代整理者的某些补充,但这丝毫不影响其学术价值,即便有补充,那也是对与兵圣孙武军事战略思想的进一步发挥,但就张藏本[孙武兵法]能够将银雀山汉墓竹简前后次序严重错乱颠置的大量内容科学理顺,其被理顺的次序,结构更严谨,这一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不能完成铁的事实依据,决不允许某些心胸狭隘民族败类随意的歪曲;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所整理出现的大量谬误被张藏本校正的科学得当,这一也只能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所能形成的必然产物,在诸多的科学事实依据面前,所有的质疑都显得非常的荒唐和幼稚。我们在一次强烈建议我最高当局对于吴如嵩、姚有志军方高级将领依法拘捕移交军事法庭追究其法律和历史责任,至于于汝波因已亡故,股免于追究其刑事责任,对于、李零、、吴九龙、黄朴民、霍印章、裘锡圭、岳南等也应依法逮捕,追究其法律和历史责任。我们应该清楚,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等系列古兵书,其学术价值只有由其自身来决定

注;吕效祖先生

吕效祖先生早年主要从事教育工作,1983年从省教育厅离休后,即被省地方志办聘为人物志副主编兼总纂与省教育志主编。从此,他以非凡的毅力开始了一个挑战自我,旷日持久的学术研究和著书立说工作。20多年来,他给广大读者先后奉献出了《魏征谏言选注》、《新编魏征集》、《古代陕西廉吏》、《陕西教育史志资料录》、《吴宓诗及其诗话》、《人生哲理》等近20部宏文巨著。另外他还相继在国内一些报刊发表了多篇重要学术论文,其中不少入编书籍,并多次荣膺大奖。也正是由于吕效祖先生孜孜不倦、求真务实、掘奥探幽、坚持不懈的努力,才使得刘古愚这位清末驰名西北之著名教育家的丰功伟绩没有在尘封雪藏中被埋没。1989年,吕老的《刘古愚传略》被收录在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代教育家传》,从而使“关学后镇”刘古愚的业绩无可争辩、当之无愧地列于孔子、张载、蔡元培等55位著名教育家行列之中。而吕效祖先生也理所应当地成为关学的传人,每有新书赠人,他总忘不了在扉页上题签关中学派创始人张载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以共勉。

深切缅怀吕效祖先生

吕效祖与[孙武兵法]八十二篇

吕老既是[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等系列古兵书收藏者,我西安古兵学研究会会长张敬轩先生的姐夫。陕西关于[孙武兵法]不是不想有所建树、有所作为,他们的条件即是中宣部必须撤销当年极其严重的错误内部通讯,军事科学院、孙子兵法研究会必须公开郑重撤销当年所发表的极其严重的错误声明,公开道歉,中宣部、军事科学院、孙子兵法研究会应作深刻反思,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中央军委应该及时公布当时军委调研局胡翰林、王宏源等所做调查的批复,中央军委的工作效率也太差了,一件非常简单的学术问题有必要搞得这么复杂吗?只有中央军委以及陕西 能够客观公正处理,我古兵学研究会会在适当的时机向社会逐步公布[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孙宾兵法]八十九篇等系列古兵书及系列研究成果。希望本届中央政治局、本届中央军委站在为历史负责任的高度从速裁出,否则你我均是千古难以宽恕的历史罪人。

二零一四年 二月十日

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谁园野人、戴文拙笔与西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