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核心提示:2月9日的中央台《午间新闻》播报了央视记者暗访东莞五星酒店的经历。资深媒体人,多家杂志专栏作家秦子嘉认为央视暗访东莞无任何新闻价值,在她看来,此为拿弱势群体开刀。做这种惠而不费的新闻的记者,骨子里全是怯懦与猥琐。真正的新闻没有勇气去报道,不敢面对自己的犬儒和行尸走肉,眼睛始终盯着下三路,一本正经、义正辞严地装合法良民。

为什么中国记者喜欢举报小姐?

文/秦子嘉

2月9日的中央台《午间新闻》播报了央视记者暗访东莞五星酒店的经历。主持人以神圣不可侵犯的口吻说:“一些被称作城市名片的四星级、五星级酒店中也存在明目张胆的招嫖卖淫活动,记者报警举报后并无警察前来调查,警方也无任何反馈”。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如果我们在百度搜索里输入“记者暗访酒店桑拿”的关键词,能搜索到非常多的新闻。通常的表述模式是,记者以普通客人的身份到现场,妈妈桑或者小姐自己介绍了籍贯、价格等信息,等快要入港时,记者以身有要事借故离开,出来就报警。总之,这个过程是:我们去看了,但是没有干,而且报警了。

说实话,我对这种装逼记者一向非常讨厌。这里面有几个值得怀疑的点:一是,去暗访这类场所,抱的是什么动机?二是,到底自己嫖了没有?三是,报警是否合理?四是,有没有考虑过社会效果?

我们从2月9日央视这个新闻入手分析。新闻完全没有交代为什么记者会去暗访。只简单说,“有群众反映”。事实上,我们在搜索到的任何相关新闻里,都能发现这句话。群众是面目不清的,群众不是一个具体的人,其真实存在值得问一下。众所周知,央视用自己的实习生伪装群众接受采访的事情太多了。

东莞作为中国性都,其服务水平有“iso认证水平”之称,管理经验输出到中国北方以及东南亚。这与早期的台商、港商在东莞投资开厂有关。在某种程度上,东莞的此类服务是官方、大众、媒体心照不宣的,桑拿业、洗浴业甚至已经是东莞的一张名片。为什么警察不来,人家不会毁自己名片嘛。

为什么中国记者喜欢举报小姐?



话说回来,按照现行中国法律,这行业是违法的。但是,嫖娼的非罪化、卖淫的合法化从来都是中国法律界、司法实务界不断争论的一个话题。从权利论出发,一些自由主义者甚至主张卖淫是个人权利。所以这个行业本身处在一个灰色地带当中,它有待进一步的被明确性质。

从具体的个例来看,投身此行的年轻女性们多半是为生活所迫才从事这个行当。她们毫无疑问是弱势群体。她们需要关心和关照,许多ngo已经在着手为此类人群提供心理咨询以及权益保护咨询。这是中国在发展中出现的新问题,其解决之道,不是简单的取缔可以达成。

央视记者挟央视之威、挟媒体所谓的监督权利,去暗访这类行业,本身就已经犯了“只见芝麻、不见西瓜”的错误。中国比这类事情多得多、重要得多的新闻,从来不见央视记者正经去报道。他们敢暗访楼堂馆所吗?不敢。他们敢暗访黑砖窑吗?不敢。他们敢暗访血汗工厂吗?不敢。有时候是真不敢,有时候是真下不了那份苦力。

他们只有暗访桑拿酒店,才显得轻轻松松,不费丝毫力气,可以用公款装消费者,装大尾巴狼,对着一字排开的年轻姑娘们指指点点,然后提上裤子一脸正气地报警。报警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匿名打一个电话,而那些姑娘们则要面对警方查身份证,通报家里,甚至被示众的危险。对大众而言,不过是知道了一件早就知道的事情。换句话说,暗访桑拿没有任何新闻价值。

世上最大的谎言,也许不是“我爱你”,也不是“马上就到”,而是央视记者暗访东莞却提出“要离开”。

在我看来,这种拿弱势群体开刀、搞这种惠而不费的新闻的记者,骨子里全是怯懦与猥琐。怯懦的是,真正的新闻没有勇气去报道,不敢面对自己的犬儒和行尸走肉。猥琐的是,眼睛始终盯着下三路,一本正经、义正辞严地装合法良民。他们只敢监督群众的鸡巴。看来,鸡巴长在谁身上,真是大是大非的政治问题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