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南京大屠杀

痛哭的中国

痛哭的中国

痛哭的中国

痛哭的中国

南京大屠杀指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侵华日军于1937年12月13日攻陷中国的南京之后,在南京城区及郊区对中国平民和战俘进行的长达6个星期的大规模屠杀、抢掠、强奸等战争罪行。据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军事法庭的有关判决,在大屠杀中有20万以上至30万以上中国平民和战俘被日军杀害,南京城的三分之一被日军纵火烧毁。而日本学者则众说纷纭,但有部分人却试图抹杀事实。 1937年12月13日,日军进占南京城,在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和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等法西斯分子的指挥下,对手无寸铁的南京民众进行了长达6周惨绝人寰的大规模屠杀。 12月15日,日军将中国军警人员2000余名,解赴汉中门外,用机枪扫射,焚尸灭迹。同日夜,又有市民和士兵9000余人,被日军押往海军鱼雷营,除9人逃出外,其余全部被杀害。 16日傍晚,中国士兵和难民5000余人,被日军押往中山码头江边,先用机枪射死,抛尸江中,只有数人幸免。 17日,日军将从各处搜捕来的军民和南京电厂工人3000余人,在煤岸港至上元门江边用机枪射毙,一部分用木柴烧死。 18日,日军将从南京逃出被拘囚于幕府山下的难民和被俘军人5.7万余人,以铅丝捆绑,驱至下关草鞋峡,先用机枪扫射,复用刺刀乱戳,最后浇以煤油,纵火焚烧,残余骸骨投入长江。令人发指者,是日军少尉向井和野田在紫金山下进行“杀人比赛”,他们分别杀了106和105名中国人后。 在日军进入南京后的一个月中,全城发生2万起强奸、轮奸事件,无论少女或老妇,都难以幸免。许多妇女在被强奸之后又遭枪杀、毁尸,惨不忍睹。与此同时,日军遇屋即烧,从中华门到内桥,从太平路到新街口以及夫子庙一带繁华区域,大火连天,几天不息。全市约有三分之一的建筑物和财产化为灰烬。无数住宅、商店、机关、仓库被抢劫一空。“劫后的南京,满目荒凉”。 后来发表的《远东国际法庭判决书》中写道:“日本兵完全像一群被放纵的野蛮人似的来污辱这个城市”,他们“单独的或者二、三人为一小集团在全市游荡,实行杀人、强奸、抢劫、放火”,终至在大街小巷都横陈被害者的尸体。“江边流水尽为之赤,城内外所有河渠、沟壑无不填满尸体”。 据1946年2月中国南京军事法庭查证:日军集体大屠杀28案,19万人,零散屠杀858案,15万人。日军在南京进行了长达6个星期的大屠杀,中国军民被枪杀和活埋者达30多万人。 中华民族在经历这场血泪劫难的同时,中国文化珍品也遭到了大掠夺。据查,日本侵略者占领南京以后,派出特工人员330人、士兵367人、苦工830人,从1938年3月起,花费一个月的时间,每天搬走图书文献十几卡车,共抢去图书文献88万册,超过当时日本最大的图书馆东京上野帝国图书馆85万册的藏书量。

厂窖大屠杀

痛哭的中国

痛哭的中国

痛哭的中国

第二次世界大战进行到1943年5月,形势已开始出现根本的转变,日本帝国主义也陷入严重的危机。在太平洋战场,日军采取突袭方式取得的初期优势已不复存在,美军已经进行逐岛反攻,日军连连败北。

“在这种情况下,日军急需一场胜利来摧毁中国军民的抗日锐气,扭转在太平洋战争中的被动局面。”著名历史学专家、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肖栋梁教授对记者说。

日军此时为了打通宜昌至武汉的长江航线,夺取中国的粮仓,作为支撑太平洋战争的基地,并迫使中国政府投降,于1943年5月5日至6月10日发起“江南歼灭战”。“江南歼灭战”共分3期作战,主要是“歼灭”国民党部队第73军、第44军等部。厂窖惨案就发生在日军第一期作战的5月9日至11日。

日军发起“江南歼灭战”后,分多股兵力由湖北进犯湖南,从藕池河附近、石首、华容、岳阳等地,向安乡、南县水陆进犯,同时在天上飞机轰炸的配合下,最后在厂窖形成一个合围圈。当时,驻守华容、南县、安乡的国民党第73军等部主力1万多人奉命撤退,准备西渡常德,以摆脱日军的围追堵截,刚到厂窖,便被逼入这个南北长10多公里,东西宽约5公里的狭长的半岛。被逼入这个半岛的,还有湘鄂两省随军涌来的2万多难民,其中包括一部分公务人员、学校师生等,加上当地居民2万余人,被包围的军民总共有5万余人。一时间,军民不分,难民如潮,一片混乱。

“日军在厂窖进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其中还包括极为丑恶的报复心理。日军在第三次长沙会战中损失惨重,一直想找一个机会下手,对中国军民进行报复。而此次国民党第73军抵抗甚为顽强,愈发使日军恼羞成怒,希图通过屠杀来炫耀武力,震慑国民政府。”肖栋梁教授这样剖析日军制造惨案的动因。“厂窖镇三面临水,一马平川,建筑不多,难民成群,多是长沙和武汉两地逃难过来的,有的就睡在蚕豆地里,这很便于集中屠杀,躲都躲不掉。”

5月8日,日军从水陆两路大举进犯厂窖地区。5月9日至11日的3日间,灭绝人性的日军在厂窖残酷杀害中国军民3万多人,摧残致伤3000余人,强奸妇女2000多人,烧毁房屋3000多间,炸沉、烧毁船只2500多艘,震惊中外!

平顶山惨案:

平顶山惨案

痛哭的中国

痛哭的中国

是日本关东军为围剿东北人民的抗日力量,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的一次大屠杀。在这次惨案中,平顶山村的400多户,3000多人惨死在日军的屠刀下,其中有三分之二是妇女和儿童。七八十岁的老人,襁褓中的婴儿,也未能幸免。全村800多间房屋均被日军烧毁。

在平顶山惨案后的几天里,关东军紧接着又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血腥屠杀。在千金堡,他们屠杀了400多人,烧毁1000多间房屋。在新宾县,他们将认为与抗日武装有联系的居民全部投入监狱,先施以种种酷刑,然后或杀死或活埋。新宾县十几个堡子被烧杀殆尽,被杀万余人,房屋被烧千余间。

潘家峪惨案

痛哭的中国

痛哭的中国

指抗日战争中1941年1月25日,日军在中国河北省丰润县潘家峪村的屠杀暴行。全村1537人中的1230人,23户被杀绝,96人受伤,全部财物被抢劫一空,1235间房屋全被烧毁。大院里面,穿堂跨院,房前房后,屋里屋外,有许多亲人立着卧着被烧死。许多亲人被烧成骨灰,有的被烧成一堆焦炭。在安葬亲人时,就有800多人烧得无法辨认。

血腥“扫荡

日本侵略军在对抗日根据地血腥“扫荡”中,推行野蛮的“三光”政策,犯下了累累血债。据统计,从1937年—1945年,仅晋绥、晋察冀、冀热辽、晋冀鲁豫、山东、苏皖、中原7个抗日根据地,中国军民就被日军杀害318万人。

令人发指的细菌战、化学战

在侵华战争中,日本公然违背国际法,在中国研制和使用细菌武器,进行细菌战,大量残杀中国人民。臭名昭著的“第731部队”、“第100部队”等细菌战部队,总人数达2万余人。他们还对实验对象进行活人解剖。每年用于试验的人达400—600人。据不完全统计,从1939年—1945年8月,“731部队”至少残害了3000多人。

从1940年下半年开始,侵华日军开始大量使用细菌武器,如感染力强、传染迅速、杀伤力大的霍乱、伤寒、鼠疫、炭疽病等菌种,以及白喉、痢疾等细菌。日军进行细菌战的区域遍及华北、华中及重庆等广大地区,残杀中国军人和无辜居民数十万人。

除使用细菌武器外,日本还从侵华战争一开始,就使用化学武器。日军还在中国居民区施放毒气,并在水井和河水中投毒。据不完全统计,日军在侵华战争中,使用化学武器2000多次,地点遍及中国的18个省区,给中国军民造成9万余人的伤亡。日本投降时,尚有200余万发毒气弹遗弃在中国各地,给当地居民留下严重的伤害和隐患。

不择手段的经济掠夺

经济掠夺是日本进行侵略战争的根本原因之一,也是日本“以战养战”的主要内容。日本对中国的经济掠夺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强征粮食和原料,供给前线日军或运回日本。在中国东北,日本强制购销粮食,强迫农民将生产的大部分粮食按伪政府规定的最低收购价格交售。在关内,日军变相抢掠军粮。1939年,日本仅从华中就运走大米7亿升,1940年则增至9亿升以上。此外,日本还大肆掠夺中国的矿产资源。

二是垄断工农业、交通和贸易等,进行资本输出。1937年5月,日本通过伪满政府公布了“重要产业统制法”,把21种工业产品置于日本控制之下。

三是控制金融,大量发行纸币,榨取占领区人民的财富。日本在中国东北大量发行伪“满元”。在关内,1937年11月至1941年1月,日本分别在张家口、北平、上海和南京设立了伪“蒙疆银行”、“中国联合准备银行”、“华兴银行”和“中央储备银行”,依靠日军的刺刀发行大量没有信用价值的伪钞,借以榨取中国人民的血汗和财富。

四是抓捕中国劳工,为日本军国主义当牛作马。据不完全统计,到1944年为止,日本在中国东北强征的劳工已达300万人,其中被虐待致死的占总数的29%。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日本侵华战争期间,有难以计数的中国妇女被日军强征做“慰安妇”,遭受非人的虐待。

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远不止这些。中日两国人民必须不断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罪行,反对任何掩盖和歪曲历史的错误行径,以正国际视听,使经历过二战的人不要忘记过去,使新一代了解历史真相,为维护人类和平与发展的大局不懈奋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