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月10日,驻日美军司令官安杰瑞勒表示:“美军不会直接介入日中军事冲突,希望日中两国通过对话来消除发生这一种危险的可能性。” 同时,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卡莱尔也对日本领导人把日中关系比喻成英德关系进行了批评。

就在外界猜测美国可能继续敲打日本,给东亚紧张气氛降温时,白宫官员却发出了另一种声音:

据凤凰卫视记者华盛顿报道,2月11日,白宫国安会负责亚洲事务的高级主任麦艾文在华盛顿的一场座谈上,重申美国反对单边改变现状的立场,并且表示美国特别反对改变日本拥有对钓鱼岛行政管辖权现状的做法,钓鱼岛适用美日安保条约,美国将与日本一同防卫钓鱼岛。

据说在美国有这样的惯例,在政府和军队供职的公职人员必须谨言慎行,并与政府的内政外交政策保持一致。而在国际场合口无遮拦,大放厥词者,往往是前政府官员和民间智库。由此可知,无论是军方的安杰瑞勒、卡莱尔,还是白宫的麦艾文,其言行都代表美国政府,而不是个体行为。

那么,同一个美国政府为何自相矛盾,朝令夕改呢?

2月10日,美军司令批评日本时,就有分析认为美国此举是为了国务卿克里访华营造适当的气氛。在克里访华之后,今年夏天奥巴马即将访日,麦艾文挺日的言论是否也是为奥巴马访日做铺垫呢?

当然,如果简单地把美国的东亚政策进行功利性的理解,也未必全面和客观。美国在中日之间看似自相矛盾的外交政策,有其自身利益的考量:

一是在美国和日本之间,存在着控制与反控制的斗争。在美国重返东亚之前,日本要求美国撤走的呼声非常高。美国把重心移到东亚之后,日本右翼势力配合美国挑起中日领土争端,强化美国保护对日本的重要性,客观上增强了美国对日本的控制。

而日本的目的是通过炒作中国威胁,达到增强军力,最终摆脱美国的目的。日本在与美国的控制与反控制斗争中,或者要求美国明确在中日钓鱼岛争端中承担保护日本的义务;或者要求美国支持日本摆脱和平宪法,自主扩军备战应对中国威胁。

这就可能置美国于两难境地,在中日领土争端中,一味支持和放纵日本,将加剧与中国的矛盾,导致局面向失控的方向发展;而放弃对日本的保护,又给日本脱离美国控制扩军备战留下口实。因此,美国才会采取模糊不清的态度,时而敲打日本,时而纵容日本,尽管自相矛盾,但不失为一种有效的方式。

尽管外交政策经常自相矛盾,但不论未来局势如何变化,不论历届政府如何表述,美国的核心思想是不会改变的:一是钓鱼岛主权未定,对中日争端美国不持立场;二是承认日本对钓鱼岛的行政管辖,制止中国单方面改变现状;三是主张中日以和平方式解决,实际上成为中日关系改善的死结。利用钓鱼岛争端,使中日双方互相牵制,实现美国控制东亚的目的,是美国长期的政策。

二是在中美之间存在遏制与反遏制的斗争。尽管中国多次向美国表明,中国不论如何发展,都不会挑战美国的世界霸权。中国要与美国合作,走出一条不冲突、不对抗的新型大国关系之路。但是,在人类历史上新兴大国与老牌霸主实现权力和平更替的情况鲜有发生。美国无法说服自己相信中国的承诺,冷战思维浓厚的政客和军工利益集团配合日本右翼炒作中国威胁,为遏制中国推波助澜,美国政府在中国周边进行了一系列的防御措施,更确切地说是遏制安排。

当然,中国崛起的趋势已经不可逆转,美国硬性阻止未必有效。美国应该很清楚这一点。与中国发生激烈冲突,既不符合现在美国人的利益,也不要符合未来美国人的利益。因此,才会经常出现中美之间斗而不破,冲突激烈之后局面又缓和的局面。

美国成长为世界霸主,得益于两次世界大战英国和德国的对抗,美国向来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在重返东亚的布局中依然是如此,利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矛盾,使其互相牵制,两面讨好。如果在周边国家牵制下,中国崛起失败,对美国来说,自然是万幸。即便中国突破牵制,成为第一强国,美国亦可以把责任推给中国的邻国,与中国同贺走出一条新型大国关系之路。

2014年,中国将首次参加由美国主导的环太平洋联合军演,中美的合作与互信又向前迈进了一步。但中美关系未必就此多云转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