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些年,当兵走过的日子


写这篇文章的想法由来已久,但一直没有付诸实践,也许是因为我比较懒,也许是因为没有时间,但是眼看就要离开了,在这退伍倒计时一百天的日子里,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想法了,我要把我当兵的日子记录下来,等以后回首往事时,这将会是一笔弥足珍贵的财富。时间又回到了2011年12月10日······

启 程

接到入伍通知是在12月8日那天,在这之前我一点也不知道我是什么兵种,但我们那边有南海舰队的、27军188防空旅的、上海警备区的、二炮部队的、空军地勤以及河南、广西的武警。当我知道有这么多兵种时,我以为应该能分到好的兵种,再怎么分也不要分到武警啊,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当兵就要当解放军,那样才有兵味。但是事与愿违,我偏偏分到了武警,还是广西的武警,离家这么远,当我知道结果的时候,真心不想去,于是想找关系换兵种,但是人家说已经定下来了,现在换不了了,没办法只好当广西武警了,总比没被录取好吧,我在心里这样想的。

接兵接的很急,今天知道结果,明天就去领军装,后天早上就走,时间太仓促了,丝毫没给我准备的时间,我也没有时间去亲戚那里告别,9号那天哪里也不敢去,一直在家等着领军装的消息。直到下午六点才通知我去我们县的武警中队去领军装,说实话,我以前从来不知道我们县里还有个武警中队,还多方打听才找到地方的。我到的时候,武警中队门口已经聚集了许多领军装的人,我等到晚上八点多才领到军装。领到军装后,接兵的干部说要看一下我们的身体素质,就让我们做了十个俯卧撑,这对我来说一点也不算难事,因为我经常有锻炼身体。回到家中后,家人又带我去超市买些东西在火车上吃,当我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家时已经九点多了。按照通知明天上火车要穿军装,打背包,于是我又赶紧试军装。军装还算合体,但是鞋子好大,当时就想说明天上火车的时候跟别人换一下。

令我发愁的是打背包,我又不会打,不知道怎么把一床被子打成背包。没办法,我们家楼下正好有个消防队,于是我妈就带我到消防队去找那些当兵的教我打。消防队的人也算热情,是一个新兵接待我们的,他看到我的被子也发愁了,说他好久没打了,都有些忘了,他在那摸索了好半天才把背包打出来,尽管不是很好看。我们非常感激他的帮助,拿着被子便回去了,谁知刚到门口被子就散了,没办法,这当兵的也不靠谱啊,呵呵,我在心里苦笑着。回家后,我自己在网上搜怎么打背包,我按照网上的方法一步一步学,好歹也打出来了,而且有模有样的,当时心里挺有成就感的。

第二天一大早,吃完早饭,我和家人照了几张照片便拎着东西出门了。我们是在县政府门口集合,然后坐车去徐州火车站。我去的挺早的,当时还没几个人,后来人都陆陆续续来到了。好多都是解放军部队的,武警的不是很多。他们好多人都没有打背包,我们镇上的那几个也没有打,因为都不会,于是我就帮他们打背包。终于接兵的车来了,我们和家人告别。本以为自己已经这么大了,也不是第一次离开家,对待这种送别应该不会那么伤感,但是周围好多家长都哭了,我姐也哭了,我妈也劝她不要那么难过,但她自己眼圈都红了,当时看到她们这样,我也是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但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终究还是忍住了。

到了徐州火车站后,我们是三点的车,接兵干部带了三个人去买干粮,我们每人发了三桶泡面,一袋面包。终于上车了,坐在火车上真的很无聊,因为听说部队里不让用手机、MP5等电子产品,所以我什么都没带,但是他们都带了,我只好干看着他们玩,随便跟他们聊天。在晚上七点半,火车经过阜阳的时候,另一列送兵的火车在我们旁边停下来了。一开始我们都没怎么在意,但是那辆车上的新兵很是兴奋,一个劲儿地跟我们打招呼,于是我们也跟他们打招呼。他们跟我们对口型问我们是哪里的,但我们不理解他们什么意思,最后他们灵机一动,拿出了身份标识牌,于是我们也拿出自己的身份标识牌。我们是广西武警,标识牌上的字很大,他们看的很清楚,但他们的标识牌上的字很多很小,根本看不清楚,我们摆了摆手,表示看不清楚。最后他们拿出面巾纸,在纸上写了四个大字:“我们,香港!”这时我们才明白,他们是驻港部队的兵,当时我们心里好羡慕,这虽然是很小的一件事,但我却很感动。

到了地方以后,我们下了火车,看到这个地方,我的心凉了半截,这里四处都是山,就在山窝里,一看就好穷,还比不上我们县城,但只能这样了,既来之则安之,我在心里安慰自己,登上了新兵接送车,这跟我想象的不一样,我们坐的是东风大卡,而不是豪华大巴,究竟新兵连是什么样的呢?我在心里期待着······

新 兵 连

到了部队以后,只听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部队早已列队欢迎我们了。下车后我们就分班了,原本在火车上相处熟悉的战友又分开了,而我也有了新的班长。班长姓王,比较黑,但是人看起来还算和善。他把我们带到宿舍后,让比我们先到的新兵给我们打水洗脸。收拾完以后,便开饭了。我们进饭堂时,饭已经打好摆在桌子上了,每个人都是满满的一盆饭,我实在吃不下,但必须硬吃下去,因为我知道这里是部队,不是家里,在这里只有“到”和“是”,没有其他多余的话。由于军旅片看的挺多的,我很快融入了军营生活,只是在内心感到一种莫名的孤独。

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班长把他的手机借给我们用,但只许说两分钟报个平安。于是我给家里打了电话,来不及抱怨,来不及说其他什么,只是告诉家里我已经到了便挂了。接电话的是我姐,她本来还打算让妈接电话的,但是没时间了就匆匆挂断。下午睡午觉,躺在床上我怎么也睡不着,总感觉一切都是不适应,心里面在胡思乱想,迷迷糊糊就到了起床的时间。由于还有其他地方的新兵没到,我们就不开始训练,就是在整理内务。于是部队组织在宿舍里面磨被子,给我们每人发了两块木板,把被子铺在地上,然后用两块木板用了磨,为的是把被子磨薄、磨平,这样才能把被子叠成豆腐块。在我们磨被子的时候,班长就和我们谈心,无非是问些家里的情况以及入伍动机什么的,当班长知道我是大专学历后,鼓励我在部队好好干,以后多看点书,考军校,而这正是我的目标,听到有机会的时候,我心里高兴死了。

下午集合进行简单的队列训练,由于我在大学军训过,所以接受能力比别人快一些,于是就给班长留下了好印象,认为我够机灵。接着班长就对我们进行训话,说在新兵连要做到三点:干劲足、肯吃苦、够机灵。这三点做到了,在新兵连就会过的很舒服,于是我暗暗记下来,这样在以后的日子里才不会出差错。

很快一天便过去了,班长给我的印象是比较严厉的,但也比较关心我们,只是刚到新兵连,虽然心里做好了准备,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适应。晚上洗澡只有十分钟时间,在这十分钟里不仅要洗好澡,还要把衣服洗好,晾起来,基本上是踩着时间点来的,这么急迫,我有些无所适从。终于到了睡觉的时候了,而我却怎么也睡不着,突然好想家。虽然这不是我第一次离开家,也已经在外面呆过好几年了,但不知怎么就是会想家,想到家里便感到鼻子发酸,好想哭。

很快天亮了,整个晚上我都没怎么睡好,因为想家,更因为考虑到早上6:30就要集合,所以不敢睡的很死,经常在半夜醒来好几次。吹哨起床后,我赶紧穿好衣服,到楼下集合,生怕比别人慢。现在还没正式训练,所以我们只是简单跑跑步,然后就回去接着磨被子。把被子铺在地上,我用两块木板慢慢磨,突然心里感觉好难受,感觉好孤独,好想家。上午就这么过去了,下午和战友们聊天时,聊到新兵连有三个半月,当时听到心里很难受,3个半月,这才3天而已,剩下的日子怎么熬啊!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撑到最后,心里直打鼓,但一想到部队里有那么多兵,不管是好兵孬兵,但他们都是从新兵连熬过了的,难道我连他们都不如吗?可见新兵连不是那么可怕,估计咬咬牙很快就过去了,我在心里这样想到。

记得第一次组织打电话,我拿着电话卡急匆匆地跑到电话亭去,还好有空位。我激动地拿起电话,拨通号码,是我姐接的,听到我姐的声音,本来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可怎么也说不出来,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我姐在那边也挺着急的,安慰我,让我别胡思乱想,这些我都知道,但我一听到她的声音还是忍不住哭了,简单说了五分钟后便挂了。我把电话让给下一个人打,在一边平复一下心情,等心情平复以后,我又给家里打了电话,这次聊的时间比较长,终于解了想家之苦。而我也给一哥们打了电话,并把他的地址要了过来,打算以后写信给他。

虽然训练强度不是很大,但是对于还是新兵的我们来说还是有些吃不消,特别是站军姿,常常是一站三四十分钟不动,我脚站的好痛,到最后走路都走不了了,也耽误了后面的训练。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渐渐适应了新兵连的生活:每天早上6:10分起床,由于睡在上铺,没有地方叠被子,总是在醒来以后把被子把地上一丢,接着穿好衣服下去叠被子,通常是花十几分钟才能把被子叠成豆腐块。听到起床哨声以后,又急匆匆地跑出去集合出早操,从队列训练到擒敌训练、从警棍盾牌到应急棍术、从射击到战术,每天的生活千篇一律,虽然训练内容不同,但是生活节奏却一如既往,也算是紧张而充实吧!

也许对于我们这批新兵来说,最难忘的应该是春节期间参加龙江河镉污染抢险救灾的事吧。作为新兵,我们在春节期间第一次出去执行任务,心里既紧张又兴奋。处理镉污染,我们就是往河里撒石灰和氯化铝,虽然很累,但我也体会到了当兵的责任感,特别是地方单位在元宵节来慰问我们,送来一大堆慰问品时,更感到当兵是一件无上光荣的事情。

新兵连说出来有些惭愧,三个半月的时间,我竟然泡病号泡了两个月。先是在到新兵连半个月后竟然起了水痘,结果被隔离了半个月。后来练习擒敌术的时候,由于要练习腿法,结果把胯骨给扭伤了,又泡了半个月的病号。好不容易腿好了,结果在搞体能训练时,把韧带拉伤,又是一个月不能训练,连新兵连的拉练都没有去,而班长对我的印象也大打折扣。

不过新兵连我也有引以为傲的事情,那就是在搞战术训练的时候,我是示范兵,给他们示范卧倒的动作,虽然后来因为腿伤了爬不了战术,但这件事一直值得我炫耀。当然,最令我自豪的要数射击训练了。那时候练瞄准,用的是四点瞄准法,其实就是一个有三个大小不同的圆孔的东西盖在一张白纸上,先随便瞄一点,然后把那个东西拿到别处去,你在通过瞄准来告诉战友应该怎么移把东西移到原来的地方,瞄四次,要保证四点都在一个圈里,四点在一个大圈里为及格,在一个中圈里为良好,在一个小圈里为优秀。班长说瞄个良好就行了,优秀很难瞄的,如果谁能瞄个优秀就请谁吃鸡腿。而我第一次就瞄了个优秀,班长说也许是巧合,让我再瞄一次,结果第二次仍然是优秀,班长很高兴,说这个必须落实,果然晚上就请我吃了个鸡腿,当时心里真高兴。终于到了第一次实弹射击,三发子弹,我打了一个8环,一个9环,一个10环,拿了个优秀!而后来进行射击三练习考核的时候,我又拿了个优秀。三练习其实就是夜间射击,用微弱的手电光照射靶纸,五发子弹命中一发即为及格,而我五发全部命中!全排就我一个,真的好兴奋!

终于新兵连结束了,这个新兵连总的来说我错过了很多东西,但也没办法,谁让自己老是受伤泡病号呢?我让班长失望了,结果他也没有把我带到他的连队去,不过他所在的中队是机动中队,要求有很好的体能,而他没有带我去对我来说或许是件好事,只是到了基层中队又会是什么样的呢?我在心中充满了憧憬······

下 连

3月31日,终于到了下连的日子了,我被分到了现在的中队。说到这个中队,在新兵连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印象的,就是快下连之前,新兵连组织我们看一下各个中队的基本情况,让我们心里有个底。而这个中队所在的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号称是“九分石头一分地”,也算是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吧。当时我看到这个中队介绍的时候还在心里发笑,想着自己以后可别分到那里,可老天偏偏跟我开了个玩笑,我偏偏就分到了这个中队。当时分兵时叫到我的名字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叫了两遍我才反应过来。不过幸运的是,我和我新兵连一个班的战友老马分到了一起。老马人比较豪爽,大大咧咧的,用时下流行的话说就是个快乐的小二逼,我给老马起了个外号叫马大哈,我一直叫他哈哥。我们从新兵连坐了3个多小时的车才到中队,到了中队,下车后的第一感觉跟我刚到部队的感觉是一样的,由憧憬变成了失落。这个中队是在郊区,甚至说是山区,四周都是山,这让我再一次想到了“九分石头一分地”的说法。

幸运的是我和老马还是分到了一个班,这样也好相互照应,而面对陌生的环境我们也显得特别拘谨。集合站队什么的跟小媳妇似的,作风严谨的不得了,生怕哪里出错了,话也不敢多讲,班长说什么都答“是、是”。在这里我遇见了我下连后的第一个班长,他姓张,并不是我们班的班长,而是中队的卫生员,是一个二期士官。跟他认识是在偶然的一次谈话中,那次我们全部新兵组织去排练给烈士陵园献花圈。由于人够了,我和四个新兵就在一旁看着,而这个时候,张班长就过来和我们聊天。当他知道我是大学生时感到很惊讶,于是又问了我几个问题,而我都对答如流,这让他对我另眼相看,而当他知道我会平面设计时,更像是找到知己的感觉。因为他不仅仅是中队的卫生员,还是中队的网络维护员,中队各种宣传材料什么都是他搞的,而他最经常用的就是平面设计的软件,只是他只会其中一种软件,而我平面设计的三种软件都会用,所以他对我也很客气,没有摆老兵架子。他知道我来到部队是为了考军校,就鼓励我多看看书,因为他曾经也尝试过考军校,但是落榜了。

下连的第一天晚上部队就组织我们搞体能,一点都没给我们喘息的时间,这让我有些始料不及,而跟老兵们聊天时,他们说的最多的也是以后吃饭要多吃一些,因为搞体能会很辛苦。当我听到他们这样说的时候,我心里就直打鼓,因为我体能本来就不行,再加上在新兵连把韧带拉伤到现在都没好,怎么搞体能啊。而晚上熄灯就寝后,我刚准备睡觉,班里的老兵就把我们新兵叫起来组织我们搞体能,做“三个一百”:一百个俯卧撑、一百个仰卧起坐、一百个蹲下起立。还好这些训练强度跟我们在新兵连时候的强度比不是很大,我和老马也算是很轻松的完成了。而班里的老兵也不像我们以前想的那样会打新兵,他们对我们很好,我们搞完体能后,他们还请我们吃面包和牛奶,而我的邻铺是一个姓李的老兵,他比我还小几岁,他对我也很好,还偷偷拿MP3给我听。

下连的第二天下午中队就开了军人大会,每个人都要自我介绍,由于我的自我介绍比较出彩,而且我的学历、特长什么的也比较突出,所以给中队领导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开完会后,副队长就找我问我愿不愿意当文书,以前听说当文书的话可以有大把的时间用来看书复习,所以我说我愿意,但是由于我的字实在上不了台面,当文书的事也就先搁置了。但由于我对电脑很熟悉,副队长又很惜才,不愿意就这样让我做一名普通的战士,所以我和另一名新兵同时作为文书的备选方案。

而张班长一直很器重我,他时不时就拉我过去聊天,说我现在就可以准备考军校了,让我去找老兵要一些复习资料。拿到复习资料后,他让我把书撕成一页一页的装在口袋里,有时间就拿出来看。由于是老兵的书,我不敢动,他就帮我撕,还跟我说,看到了,这是我撕的,不是你撕的,有什么事让他们来找我。当时心里就挺感动的,而他也是隔三差五地检查我的复习情况,可以说是对我耳提面命了。但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他就调走了,临走时候他摸着我的头伤感地说一句:“以后再也不能督促你学习了,你要自觉点别半途而废啊!”当时听到这话都感觉好心酸,这是我当兵以来第一次体会到离别的痛苦。而在他临走之前的待办事项中,我看到他在纸上写了,让他在中队的一个关系比较铁的战友,也是一个士官来督促我学习,当我看到这个的时候,心里真不是滋味。他是负责电脑房的,而由于我对电脑比较熟悉,所以电脑房也就理所当然地由我接管,这样我也就成了中队里半个后勤人员了。

而我们下连后的第一个月事体能强化月,天天就是搞挺能,每天晚上都要跑五千米,绕着看守所跑十五圈。而我和老马因为腿伤跑不了步,班长就让我们做俯卧撑,说腿伤了就练手,这样我们一点也不轻松。那一个晚上,班长让我和老马做五百个俯卧撑,还让老兵在旁边数,而那个老兵对我们挺好的,并没有一味地压我们做,而是给我们加油,他知道我想考军校,就鼓励我说把体能练出来以后考军校才没问题,所以说新兵下连后虽然累,倒也不至于过的那么压抑。

说我是一个容易受伤的男人一点都不错,除了新兵连频频受伤泡了两个月病号外,下连后一个星期我又受伤了。那天是星期六,本来按照课表是搞单双杠,说实话,我在新兵连的时候可号称是体操小王子哦,单双杠可以说是我的强项了,所以一点也不担心。可是那天起床出操后,队长给我们下达训练科目,当他说道:早操操练内容:五千米长跑的时候,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特别是我,新兵连时候跑三千米都很吃力了,五千米更是从来没跑过,更别说现在腿上还受伤了,当时心里直打鼓,但是由于刚下连就打报告的话给人的印象不好,所以就硬着头皮跑了。第一次跑五千米真的很累,感觉怎么也跑不到头,跑前面两千五百米时是跟队集体跑的,勉强能跟上。而后面两千五百米就是散跑了,各人跑各人的,我就被远远的落在后面了。我的班长就拉着我,当时我都感觉我的腿不是自己的了,只是一个劲儿跑,感觉好累,都快支持不住了,都不知道最后是怎么跑到终点的。而到了终点以后,稍微休息了一下就进行百米冲刺,终于我由于用力过猛,刚跑两步膝盖就被扭伤了,结果剩下的半个月全都是一瘸一拐的了,连我们新兵的上岗考核都没参加。

在四月中旬的时候,我们可以独自站岗了,这时候我才发现站岗有多累,每天半夜一两点或三四点爬起来去站岗,在岗楼上一站就是两个小时,下岗后又不能马上睡着,平均每天睡眠时间也就五六个小时而已,特别是勤训轮换时候走了十个人上去集训,站岗的人就更少了,一天要站三班岗,感觉真的很累。

而当我上去勤训轮换时,不幸再一次发生。我们中队是比较重视体能训练的,所以每天早上晚上都要跑一个五千米,而别的中队的训练强度却不是那么大,这样导致我刚好没多久的腿伤又复发了。勤训轮换有一个科目是四百米障碍,这对我们新兵来说也算是一个魔鬼科目了,在武警部队来说受伤的概率也是相当高的,就在我上来集训之前老马还告诉我上一批参加集训的就在四百米障碍中把腿摔断了,让我小心点,所以我们对四百米障碍也就形成了一种畏惧。但是越怕受伤还就越容易受伤,结果我在从高板上跳下来是后把腿扭伤了,后面的科目直接没办法参与,连一年一度的“卫士”演习都没参加,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了。

勤训轮换,有人称它为“度假”,因为这里管的很松,而且不用站岗,所以我们这批新兵一上来直接就“放羊”了,作风散漫,不听指挥,这也当然酿成了苦果。那天晚上训练结束后,班长说让我们别到处跑,而我和武大郎却跑去小卖部去买东西吃,买完东西后就在下面打电话,后来我又去看了我新兵连的班长了,结果吹哨集合都听不到。那天晚上是补考一个科目的,别的中队都考了,就差我们中队了,可迟迟找不到我和武大郎,当我们匆匆忙忙赶过去时,考核已经开始了。当考核结束后,班长把我们集合起来,一个一个打,我被班长踹了一脚,那也是我整个当兵生涯中唯一一次被打!

而自从我接手电脑房以后,基本上成了半个后勤人员,有些训练经常不参加的,这样导致我以后的训练水平就不行了,虽然能做出来,但是标准不高,所以每次一到考核什么的,军事动作部分从来都不让我上,这也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吧!由于我的记忆力比较好,部队发的各种考核理论我都能倒背如流,甚至在总队领导下来考核时我也表现不俗被领导表扬,又由于我还算是比较机灵吧,所以每逢考核我只参加两个科目,一个是理论测试,一个是方案演练。方案演练就是你站岗时考核组人员给你出个突发状况,无非是犯人逃跑或是暴动时,作为哨兵的呢应该如何处置,在这点上我曾经得过领导的表扬,所以基本上每次考核,中队就把我安排去站岗,一方面是不参加军事动作考核,另一方面是应付领导到岗楼抽问及方案演练。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表现出色,在一次总队司令员对我中队进行远程视频检查时,特地把我调到岗楼上把哨兵换下来应付检查。

当然由于长期不参加训练,训练标准不行,也就导致我包岗的悲剧,甚至被封为“岗神”。中队准备创标兵的时候,把进行军事训练考核的都挑了出来,剩下的就是站岗。这样我理所当然地站岗去了,这样包岗在岗楼上一站就是站四个小时,最长的时候是一天站了八个小时。而由于接手电脑房,部队的所有与电脑有关的东西都由我负责,电脑房的卫生也由我打扫。记得迎接总部领导检查时,电脑房的卫生一天要搞八遍,除了用吸尘器吸外,还要把地板擦干净。因为是木质地板,不能用拖把拖,所以我就一个人打一桶水,拿抹布一点一点擦地。这还不算什么,因为服务器故障,中队的网站崩溃,被迫重新做,而里面的内容全部由我更新,可是第二天领导就下来了,于是我就连夜更新网站,那天晚上我一直搞到两点多才弄完,但是刚睡了一个多小时,哨兵就通知我站岗,那天我站凌晨四点到六点的岗,基本上一夜就睡了一个多小时。

除此以外,最让我烦的就是中队的“三搞”:搞卫生、搞劳动、搞菜地。搞卫生,由于我们中队准备创标兵,经常有领导下来检查,这样一有领导来,我们就要搞卫生,每次都是拿着抹布在地上擦地,拿刀片把墙上的污渍挂掉,拿盐酸把厕所清理干净,在中队偌大的营区里拔草,基本上用水把整个中队冲洗一遍。搞劳动,由于中队建设,经常进行一些劳动改造,于是我们又充当了民工的角色,经常是在进行库室改造时我们那个大锤,电钻砸墙,一边砸嘴里还念叨着:“八十、八十!”为了怕被石头砸到,还带着钢盔,那场面真是无法形容。为了修建假山水池,又是加班加点地和水泥砂浆,挖土什么的。搞菜地,经常提粪水去浇菜、移栽菜苗、翻地、搭菜架子。

说到体能的话,也算是我的心头病吧。本来体能就不是很好,训练强度又那么大,真有些不适应,也因为自己经常出公差,参加体能训练的时间就更少了,这样直接与别人的差距拉大,在一次五公里考核中跑到终点以后直接晕倒了,是被人架着回来的。而当时我是在一班,一班号称是战斗班、尖刀班,班长对我们的要求就比别的班严,每天早上跑五千米,别的班都是穿着球服跑,而我们都是背着防弹衣跑,除此以外,中午还要加菜,绕着看守所跑十五圈,虽然我跑的不是很多,但也尝过那种滋味。特别是临近创标兵时,部队整体加强体能,一三五五千米,二四六三千米,跑五千米的时候就算是四点到六点这班岗下岗了也要跑,而在以前这班岗是不用跑的。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那次中午跑五公里的时候,七八月的天气,顶着大太阳,我们每个人都背枪跑看守所,当时我是穿着白色背心,背着枪一直跑,跑的时候感觉背部隐隐作痛,当时也没在意,等跑完的时候,别人都过来问我怎么样了,还把卫生员叫了过来,当时我就纳闷,自己没什么事啊。可当别人掀开我衣服时,我才感觉背上好痛,衣服已经跟皮肤黏在一起了,脱下衣服后才发现整件白背心背部全被染成了红色,原来我的背部被枪磨掉了一块巴掌大的皮!不过现在总算是练出来了,跑五公里也不像以前那么吃力了,这也算是我当兵的一大收获吧!

不过令我苦恼的是,由于我只能是半个后勤人员,所以班里的各种工作我仍然要参与,但因为经常出公差,导致没时间参加班里的工作,特别是别人在搞菜地、搞卫生、搞劳动时,我却在电脑房吹着空调操作电脑,这就让很多人觉得不舒服,特别是那些老兵,所以他们就在心里对我有意见了,认为我所谓的出公差就是偷懒、摸鱼,渐渐地中队只有领导才器重我了,而老兵则是对我意见很大。就在退伍的前一段时间,老兵们把我们新兵都集合在楼顶,也算是临走前给我们点教训吧,把那些平常表现不好的新兵打了一顿,还好我在大部分的老兵眼中表现的不是很差,所以没有挨打,但也受到了警告,这让我心里很不舒服,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了老兵打新兵的现象。

很快,老兵退伍了,我也成为一名老兵,而作为老兵,我的当务之急就是看书复习,准备即将到来的军队院校招生考试!

考 学

说到考学,这是我来当兵的唯一目的,自从下连开始,我便开始着手准备考学。好在我运气比较好,刚下连就遇到一个十分关心我考学的班长,也为我以后考学复习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张军班长走了以后,我按照他教我的方法,经常利用时间复习考试内容,但是在一次外出时,我上网偶然发现了关于考学的一条重大消息。原来部队自从招收大学生入伍以来,在考学的政策上做出了很大的调整,大学毕业生与高中生和在校大学生的考试内容不一样,考上军校后的学制也不一样。像我是大学毕业生,考试的内容不再是高中生考的语文、数学、外语和综合了,我们考的是大学语文、大学英语、科学知识综合和军政基础。其中科学知识综合包括高等数学、物理、化学、历史、地理,军政基础包括军事和政工知识,而军事又包括古今中外各国军事思想、党的军事理论、世界经典战例、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军事高科技武器等等,政工类包括时事新闻、政治常识以及基层部队管理知识,涵盖的范围之广难度之大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看到这些消息后,我就傻眼了,因为这些考试科目并没有指定复习教材,也就是说我现在只能抓瞎,自己根据考试大纲去搜寻资料。

而这个考试大纲在二月份就出来了,我是在四月份才知道,整整晚了两个月,我在新兵连订的复习资料可以说是白订了。我又专门去找解放军报求证这条消息的真假,结果是真的,当时我就懵了。没办法,我只有自己到网上搜寻资料了,还好网上有一套应急教材,是专门给今年考试的考生用的,于是我就下载下来,并传给家里,让家里打印并寄过来。当复习资料寄过来的时候,整整一大摞,当时看就不知道要怎么看才看的完。好在我文科出身,英语和语文不必太担心,军政基础只要有复习资料的话,也还可以应付,最怕的就是科学知识综合。高数早就不知道怎么做了,物理化学自从高一分科以后就没摸过,当时心里真的很苦恼,但也只能硬着头皮看下去。我综合了各科分值以后,知道军政基础占200分,而科学知识综合占150分,其中高数50分,物理、化学、历史、地理各25分,所以就拼了数理化100分不要,重点复习文科知识,制定计划后,我就这样每天背自己的复习资料背到了第二年的1月份。

这个时候距离考试只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了,而复习资料总算出来了,于是我迫不及待地订了一套,可是等复习资料到手以后我就傻眼了,复习资料上的内容与我之前自己搜集的材料都不一样,也就是说我过去一年的努力全都白费了!当时心情很复杂,但也来不及去抱怨,只得拿起复习资料从头开始,叶勖知道我的情况后也挺为我着急,为了增加我的胜算,让我不要把数理化也放弃了,毕竟100分呢。但是我一点基础也没有,于是他又把他高中时用的复习资料寄给我,那是一套物理化学的讲课视频,让我一点点地学,但是资料到手以后,由于没有教材,听视频里的老师讲课也是云里雾里的,那个时候也真纠结到底是硬着头皮看完理科,还是集中时间看文科。

仿佛老天故意跟我过不去,就在离预考还有半个月的时候,预考通知下来了,结果通知的内容是临时变更考试内容,预考时不分学历层次,高中生和大学生用一套试题,水平为高中水平!看到这个通知,基本上我感觉自己已经没戏了,高中的知识一点没看,数学150、物理60、化学60,满分600分的试卷,数理化就占了270分!这对我一个文科生来一点胜算的把握都没有!当时真的是绝望了,真的打算放弃了,跟家里人说这事的时候,家里人也为我着急,整整准备了一年多,当兵就为了这个的,这样突然变更内容怎么办?还好部队有一个针对大学毕业生的政策,就是大学毕业生转士官的话可以直接转二期士官,二期士官的工资也是三千多,这对我来说也算是一个好的选择。于是家人就让我不要想那么多,放下心去备考,能考什么样就什么样,考不上的话转士官也行,首先这就让我没有了思想包袱,没有了压力,可以轻松备考了。由于物理化学扔了将近六七年了,而数学只是扔了四五年,而且数学所占的分值较大,所以我打算用剩下的半个月时间全力复习数学。就在这个时候,我在杂货房意外地发现了一本教材,是成人专升本的数学教材,里面的内容就是高中数学的内容,而且内容通俗易懂,深入浅出,我看了以后很快就想起了高中的解题思路,可以说看了以后基本上可以把基础知识的部分拿到了。

终于到了预考的那一天,我到支队去参加预考,临走时送我的战友都开玩笑让我考好点,考不上就别回来了,我当时只是笑笑,但是心里一点底也没有,有一种慷慨就义的悲壮。谁知出乎我意料的是,上去参加预考的也大多是打酱油的,都是坐在考场等时间到了交卷,完全没有我想象中的竞争激烈的感觉,这样心里压力就减少了一半。预考的卷子还算简单,特别是英语,我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做完了,提前一个半小时交卷,总体来说预考比想象中考的要顺,只是数理化的话,物理我是一题不会,估计只拿了4分,化学多多少的还会一些。考完回去以后十天左右成绩就出来了,由于我们中队当时断网了,没办法到部队的网站查询成绩,所以让别的中队的战友帮我查的,那个战友他也跟我一样是大学毕业生,也参加了考试,他跟我说他只考了200多分时,我心里一凉,因为我知道他是属于那种比较用功的人,如果他只考了200多分,我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所以我把我的准考号给他让他帮我查的时候,心里忐忑不安,但是他却说我考的不错,考了400多分,是总队前三名呢,当时我都不敢相信,让他再确认一下,并让他把各科成绩告诉我,结果他说的是真的,当时真的是欣喜若狂,这样我就可以参加全军的统考了,我辛辛苦苦复习三个月的东西没有白费。

由于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复习高中内容,大学的考试内容,特别是文科的内容是属于强化记忆,所以也又忘了不少,我丝毫不敢怠慢,每天都是抓紧时间复习看书。还好中队为我创造条件,让我不用参加训练,时间除了站岗全部用来看书,我一开始还以为这样的话我就占了优势,有大把的时间复习了,但后来才知道其他中队不仅不让考生参加训练,还把他们的岗都撤了,他们连岗都不用站,全天候地看书复习。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了,文科的东西我也看的七七八八了,为了增加胜算,我打算高数也看一下,毕竟占了50分,于是在还有半个月的时候,我又买了一本高数教材,一点一点的看,此外我把复习资料上的高数部分的题目做了一遍有一遍,虽然不是很懂,但做多了照葫芦画瓢多多少少也会做一些题目,而且复习资料上还赠送了一套考前预测卷,我也利用时间做了,就算不会也把题目看了,熟悉一些,因为我还抱有侥幸心理,也许会考到原题。总之在剩下的一个月时间里,我全部用来复习高数了,我用最短的时间对照试题看教材,只看考题涉及的知识,基本上把高数要考的知识点给过了一遍。只是到最后还有三天的时间,高数我还有最后一部分知识点没看过,但是前面的几个知识点虽然会了,但是不是很熟,所以我决定改变策略,放弃最后一个知识点,猛做题目,把前面的几个知识点搞熟。所以复习资料上的高数试题我基本上都做了一遍,不是很懂的就多做几遍,至少留个印象,多多少少有点背答案的意思了。基本上很厚的一套复习资料,我都看过来,特别是语文部分有三十二套试题,我全部看了一遍,基本上就是有种背答案的味道了,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老是认为也许会考到原题。

但是还有一点,就是审核材料的问题。以前看招生政策上要求的政审材料没那么多,算是麻烦的就是要到教育部门搞一个学历证明,证明你是大学毕业生,而且学历证明上的东西要和大学毕业证的东西相一致,学历证明要现在网上搞,然后再去南宁的教育中心去打印一份,总共两份,这算是比较麻烦的了,幸好指导员帮我解决了这些问题。可武警部队的政审比较麻烦,除了要大学毕业证和学历证明外,还要当年的入团志愿书、大学毕业生毕业登记表、当年高考时的学校录取人员名册、从高中报考大学时填的高校报名登记表以及学籍档案等等。这些东西我听都没听过,哪里知道怎么搞。别的省的兵在入伍时就把这些材料带到了部队,而我们江苏省的大学生士兵的档案材料统统没有带过来,部队里根本没有我们的档案。一开始我以为这些东西都在学校里,就让家人到合肥的学校去把档案拿出来,可是学校只有录取人员名册和毕业生登记表,其他所有的资料都在我的学籍档案里,而我的学籍档案却在我们江苏省的高校就业指导中心存放着呢,要把档案拿出来的话,还要由部队写一份调档函的申请,然后由机要邮件部门寄过来。于是我又急匆匆地找部队领导商量这个事情,还好有个蹲点干部愿意帮忙,帮我写了一份调档函,然后我就把调档函寄给家人,让家人到南京的江苏省就业指导中心调取档案寄过来。可是事情没那么简单,学籍档案属于机密文件,里面有一个大学生从高中到大学的所有档案,寄过来的话不能用普通的邮递,必须以机要邮件的方式寄过来,所以就问我这边能不能收到机要邮件,我也不懂这些东西,我们中队的领导也不懂,但为了保险起见,我决定直接把档案寄到支队,像支队那么大的单位肯定能收到机要邮件的,但是由于调档函是以中队的名义开的,要想寄到支队就必须盖支队的章,也就是说我要重新打一份调档函,盖上支队的章然后寄过去,再等他寄过来,而这一来一往就要半个月的时间,支队领导又天天催着我交档案,我又不知道那东西什么时候能到,所以老是说东西在路上,最后支队领导火了,认为我在戏弄他,就让我必须每天跟他汇报东西到哪里了,当时又要备考,又要搞这些东西,可以说被搞的焦头烂额了。后来档案总算寄过来了,我以为大功告成了,可又被告知高考报名登记表没有,这个高考报名登记表就是当初参加高考时填的确认考生信息的表格,现在哪里去找。听说被存在江苏省招生办了,于是我又打电话去招生办,结果被告知这个高考报名登记表已经超过存放年限被统一销毁了!当时我都震惊了,一点都不知道怎么办,支队领导也不听我解释,说别人能拿出来,为什么我就拿不出来?就催着我交,没办法,我就找高中老师帮忙,还好老师很热心帮忙,几经周折终于在我们县的教育局找到了当年的电子备份,然后打出来盖章寄了过来,事情到此为止才算告一段落。

终于到了统考的那一天了,我们大学毕业生参加的考试叫专升本考试,所以我们专升本生单独划了一个考场。全总队共有18人参加这次专升本考试,而根据招生计划,招生院校在全武警部队只招130人,竞争激烈之大,对于我来说真是压力重重。全武警部队有三十多个总队,再加上各个机动师,更有五十多个单位参加考试,假如每个单位有十人参加考试的话,每个总队也只有前两名有希望录取。而且只按照分数来,意思是不是每个总队都有名额的,也有可能你这个总队一个都考不上。想到全国有这么多单位参加考试,又不知道他们的水平怎么样,心里真的没底。而他们高中生的录取名额又多,今年我们总队有三十个名额,也就是说只要考到前三十名就可以被录取,而全总队只有200多名考生,竞争压力很小。而我虽然在预考中考了总队第三,但是对于要考的大学内容没真正考过,不了解试题套路,也可以说是没有实战经验,所以并不感到轻松。不过令我出乎意料的是,考试进行的异常顺利,几场考试下来竟然没有卡壳的地方,只不过之前重点复习的军政基础有些不顺,因为考的内容有些超出了考试范围,我只能依靠平时积累的军事知识以及高中时的政治基础来应付,对错先不说,反正我写了满满一篇。唯一有点小遗憾的是英语,因为英语考到了11分的原题,而我因为此前忽视了英语,这11分白白丢掉了。

终于考完了,在经过十几天的漫长等待后,成绩终于出来了,我考了491分,是总队18名专升本考生第一名,比第二名整整高出了91分,在全总队200多名考生中也是第二名,所以说成绩确实不俗,基本上军校时稳上了,但是我还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毕竟是在全武警部队只招130人,谁知道我的水平在全部队是什么样的,能不能进得了前130名还不知道呢,但是后来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我作为广西总队唯一一名专升本考生被军校录取,比录取分数线整整高出82分!是武警部队第一名!得知我被录取了,梦想终于实现了,我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了,这两年的辛苦没有白费啊,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一波三折,心中的感情无以言表。

最后的日子

现在还有几天就要离开部队了,我现在所能做的就是跟战友兄弟们多多相处,珍惜最后的日子,也许这次离开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这也算是退伍了,想到这里心里就一阵伤感,虽然每天心里都在骂这个部队,都在渴望早点离开这里,但一旦真的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奋斗了一年多的地方,离开朝夕相处的战友,心里又是一阵不舍,别了,我亲爱的战友,别了,我奋斗过的中队,大家以后珍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