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为什么会失败?与敌人实力对比过于悬殊

拿破仑为什么会失败?与敌人实力对比过于悬殊

我对拿总的看法主要来自英国将军詹姆斯 马歇尔 康沃尔写的拿破仑传,这本书主要是从军事角度写的,比较推荐。

他对拿破仑的研究基于两点,第一,拿总在军事科学和战争艺术方面并不是一个创新者;第二,良将,不同于诗人,是造就而非天生的。作者强调了家庭,尤其是拿破仑母亲对他的影响,以及拿破仑的自学内容,这些对他后来的胜利和失败都构成了重要影响。

从军事角度可以看到,拿总的胜利,很多情况下是他的对手过于愚蠢,他的对手大部分都是旧制度的封建国,而拿总率领着经历过大革命的法国革命军。

马基雅维利对拿总形成了重要影响,这种影响在波澜诡谲的政治斗争中是正面的,但是却无益于拿总称帝前后的军中生活——“他虽然满口热情洋溢并赢得士兵爱戴,但事实上,他对士兵和将领始终内心冰冷。” 拿总并没有打算把生命献给法国和革命事业,他的前半生是伟大的政治投机成功人士,后半段则受困于这种投机胜利带来的不安全感。

这些都导致拿总身边并不存在一个稳定和高输出的统治核心,虽然他身边充满了天才,他也善于驾驭这些天才,但是这些天才之间却并没有深刻的关系,这导致拿总个人的状态成为影响系数过大的一个变量。

吴起认为战争的胜利来自政治的清明和稳定,庙算的高超可以让任何一场战争在开始的时候就决定胜负,但是拿总身后的法国已经不是一个正常国家——属于旧时代的道德人物和王党精英大量死于革命镇压或者流亡,理想主义的革命党有被富于斗争经验的政客出卖和消灭,等拿总上台的时候,法国已经不存在一个稳健有效的统治核心,所以我们不能指望拿总安心蹲在巴黎做帝国的皇帝,他的皇位完全建立在不断的对外胜利之上,而失去军队和战争就意味着失去了王冠。

拿总烧干了法国人最后的激情,等到路易十八上台,法国彻底进入了一个后英雄时代,具体的悲哀场景,参见基督山伯爵和红与黑中的故事。

所以,我的结论是,拿总个人的失败是由于实力对比过于悬殊导致的,他必然会不断对外作战,而这导致了理所当然的灭亡,但是,拿总背后,是一个受困于革命,复辟,再革命,再复辟的民族的失败,这才是十九世纪法国历史的最中肯评价:西欧人口最多,封建王权最顽固,农业最发达的大陆国在政治现代化进程中必然要经历的惨痛和动荡,拿总的辉煌和失败不过是这个民族在历史的漩涡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而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感觉有些道理,不过也不全对,楼主要是以英国人为拿破仑做的传记为蓝本,还不如去用德国人的更实用些(首推克劳塞维茨的著作)。英国媒体的嘴脸,大家有目共睹,就说一次阿拉曼就把蒙哥马利捧上天(顺带把隆美尔也顶上去,不过隆美尔比蒙哥强多了),那宣传力度,还有后来莫斯科会战,里德尔.哈特就说是莫斯科的寒冬拯救了俄罗斯。不谈这些。拿破仑受普通士兵爱戴是有无可非议的,他对军队的投入也是实打实的,你要是说他“并没有打算把生命献给法国和革命事业”,还不如说他“把法兰西的未来和个人的命运捆绑在了一起”,这是法国人自己说的。拿破仑上台前后法国政局的确相当不稳定,其实我感觉拿破仑走的路线和当年英国克伦威尔有异曲同工之妙。还有,从军事角度说,“拿总的胜利,很多情况下是他的对手过于愚蠢,他的对手大部分都是旧制度的封建国”,这点我必须承认,真的,当时的哈布斯堡家族、罗曼诺夫家族和霍亨佐伦家族都相当的完蛋(不是单指统治者,而是统治集团),瑞典更没有以前北方霸主的风采,唯一危险的就是英国佬,像纳尔逊带领的皇家海军和阿瑟.威尔斯利带领的陆军,纳尔逊我就不多说了,威灵顿更是直接让马塞纳元帅回家种地去了;但我想说的是,“而拿总率领着经历过大革命的法国革命军”这句话有着严重漏洞。了解拿破仑征战史的都能知道在洛迪战役之前北阿尔卑斯军团的战斗力,吃喝都是问题,至少与之对垒的奥地利军队当时就不存在给养问题。真正说法军整体实力的大幅提升那要等到1805年拿破仑称帝后。而且,拿破仑的对手并不都是吃素的,普鲁士的统治者差,可是军队的底子却没丢,但是在滑铁卢之前,为啥布吕歇尔等一干普鲁士将领就没说正面战胜国法军呢?再回到起点,“拿总在军事科学和战争艺术方面并不是一个创新者”。怎样才算是一个创新者?瑞典国王奥古斯丁成立了独立的炮兵团被称为创新者,那拿破仑可是第一个让炮兵称为独立兵种的。好吧,这个可以不算,那是谁第一个设立总参谋部(并且直接让元帅当参谋长)的呢?想想后来德皇威廉一世和俾斯麦、老毛奇的铁三角吧,老毛奇的总参谋部可以说是直接学习了拿破仑的。不过呢,楼主谈到了关于拿破仑征服核心领导层的问题时,我还是深以为然的。远的咱就不说了,假如滑铁卢一役拿破仑带的是德赛(死了)、拉纳(也死了)、达武或苏尔特,也许整个世界史都将不一样......总的来讲,那个时代法国内部派系过多,保皇派、雅各宾派、吉伦特派等(保皇派还不止一派)各自代表不同利益,一直到拿破仑三世下台前后,法国的内部政局都非常不稳定,就更不用提“一个稳健有效的统治核心”啦。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