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国家发展了,我当一个富裕国家的公民就行了。”

——1993年9月16日对邓垦的谈话

“邓小平你也有一个巢,我把你的巢搞烂了,你要不要叫几声?”

乍看这一句,很多年轻人可能骇然失色。有位大名鼎鼎的博主,摘引这句话也是如获宝贝。这话,载于《毛泽东选集》第五卷。初次公开发表的1977年,邓小平还没有被正式平反。,

毛泽东同志在讲话中时常带着亲昵的口吻提及邓小平,就如列宁谈及布哈林,时常引起会场哄然大笑。八届二中全会的著名讲话中,毛主席模仿农民的口吻说“你拿根长棍子去拨树上雀儿的巢,把它搞下来,雀儿也要叫几声——邓小平你也有一个巢,我把你的巢搞烂了,你要不要叫几声?”对这段话,很多人有误读,认为是调侃性批评小平同志,非也,官僚主义作风引发的河南修机场事件,甫到中央(政务院三办主任,主管铁道、交通、邮电)的邓小平主持了善后工作,自然要担待农民代表的“猫洗脸”。据回忆,这段话恰恰是邓小平本人讲话的自嘲(以自嘲化解有关负责人担责的压力),语重心长,设身处地,谆谆诱导。此事的解决,群众路线人民立场的重整,在党风建设史上成为佳话。

二十多年前,听一位曾在1949年参加革命的老先生讲:刘邓大军渡江后,一位著名的军政首长(不是李云龙哈)在南京的人民革命大学讲课,开门见山说“革命就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这个震爆的表述,把怀着热烈情绪投入革命洪流的小清新们吓坏了,很多学生跑了。革命大学负责人愁眉苦脸找到邓政委,邓政委亲自去讲了另外一堂课,才把人心归拢,学生们听了小平同志一席话:哦,原来那位鲁莽首长不是那个意思,原来革命家也是讲道理通人情的。

此番讲话消除了负面后果。可见邓很会做工作,善于转圜局面,但又不庸俗化。主政重庆(西南军政委员会)时期,“霓虹灯又亮了”,成为口碑,成为政治经济风景。

老先生回忆,邓政委讲话是非常诙谐的,“四川籍的领导讲话大致都很欢喜”,然而,老先生也认为和有些四川领导的快活风格不太一样(很多重庆人记得解放后第一任市领导任白戈讲得兴致所起,会站起来手舞足蹈表演一段端公戏),与他们相比,邓政委有点“冷面滑稽”的意思。此时的邓政委和几十年前“不停地活动和开玩笑”的“四川男孩”大不一样了。留法时期,聂荣臻将他介绍给周恩来时如是说——“我给你介绍一位‘欢喜豆’。此人姓邓名希贤,是我的小老乡,乐观派,喜欢笑,喜欢逗乐,天生的喜剧材料。”但同时,邓在留法同学中也有个好辩好强的名声,“小钢炮”绰号由此得来。毛泽东曾言:文风即作风,邓政委讲话有张有弛,并不放任,在西南工作的干部流传一句话:邓政委说出的话就像打出的一颗子弹。干净利落,指引明确,实用性强。复杂的问题被他两三句话一讲就令人豁然。

历练了几十年的政治风云,邓小平内敛了风格,并没有在是非问题上变得隐晦,政治上的打击(撤职、苏区的离异、靠边站)使他的肖像画染上了一层风霜,但是读他的各种传记,还原各种音画,观察者发现,在坚定的党性后面,感染人们的,仍然是他的人性亮点,真诚,达观,和艰难选择背后的倔强——这一点,邓是绝不圆通的。

有人对当年同时崛起的两个相貌体格相似的政坛明星——邓小平和饶漱石,做了一个有趣的比较。从表象上看,饶政委也是个典型的布尔什维克,奉公廉洁,作风严厉,一丝不苟,然而遗憾的是,饶漱石把他引以为豪的革命标准变成了凉薄的人性(一个插曲:饶在北京住院,其夫人来探望用餐,饶吃毕敲着筷子说“这是组织上给我安排的病号饭你下次不要跟我吃了”,夫人气得浑身发抖,回敬“我千里迢迢来看你吃一顿饭不为过吧!”拂袖而去。不近人情,叹为观止。)

一位党史工作者叹息道:模范的革命家也要交朋友讲亲情的,饶的悲剧,也许是性格悲剧,批判他时同志们并不原谅他,而挖苦他只是把情欲化成了政治野心而已。

再来看邓小平,也是坚如钢铁。但我们感受最强烈的的还是顺势的姿态,可亲可近的凡人形象。女儿毛毛曾经问父亲在长征时做过哪些大事,父亲的一些老战友回忆说起了好几起较大的于革命胜利有关的事,说是邓小平做的。邓小平微笑着说:那些事都不是我做的,我那时还比较默默无闻,我在长征中惟一做的就是三个字“跟着走”。

索尔兹伯里的《长征》写到邓的肖像,不乏对他的落寞处境(苏区挨整,吃鸡)甚至身高的揶揄。

漫长的革命史中,很少看到他感情爆发的片段,唯独可想象的,是他为瘫痪的邓朴方擦身子;唯独可看到的,是江西流放时期,小儿子走后,突然面色苍白大汗淋漓被送去紧急抢救。

没有人看到邓小平哭,但这次昏厥,是最沉默的哭,是唯一体现的软弱。

翻阅邓小平音画,更多的,是简练的一面,是刚中有柔的一面,是未被岁月消损的幽默。

小平同志打桥牌输了,也要钻桌子,这一点,在文革受迫害中,成为罪名。然而,在正常的岁月来临,成为百姓乐见的快活。

小平考察深圳,孙女在车上对爷爷蛮横伸手:“拿钱!”邓小平无奈地说“我几十年包包里都莫揣钱了”。引起哄笑,这个经历过数次人生大败局的人,唯独在亲爱的孙女前面显露出窘迫。令人想到那副著名的照片。

他退下来后给孙辈写信说:对国家,我是交了卷子的。你们要学点本事,大本事没有,小本事、中本事总要靠自己去锻炼。

给人深刻印象的,是他对国家民族的全局,以及一个辩证唯物主义者对个体机能规律的洞明。

1989年邓小平恳请中央批准自已退休时说:多年来我就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一个国家的命运建立在一、两个人的声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也是很危险的。

在转圜中独善其身,在政治震荡中注重圆通,在福祸的静观中进退有致,最重要的,注重家庭价值,伦理亲情,命运与家庭的切片,折射出对人民福祉的注重,也许这是解读邓小平性格、形象、气质、智慧,一个重要的途径。这个精神遗产,也是习总所主张的“幸福观”的由来。

请网友不要在回复里面恶意灌水,否则给于1~3天的禁言处罚

本文内容于 2014/2/13 12:11:55 被小编a45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