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老兵:中国强大不再怕日本 谈日军暴行痛哭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英国老兵:中国强大不再怕日本 谈日军暴行痛哭

英国老兵:中国强大不再怕日本 谈日军暴行痛哭

英国老兵:中国强大不再怕日本 谈日军暴行痛哭

英国老兵:中国强大不再怕日本 谈日军暴行痛哭

英国老兵:中国强大不再怕日本 谈日军暴行痛哭

英国老兵:中国强大不再怕日本 谈日军暴行痛哭

英国老兵:中国强大不再怕日本 谈日军暴行痛哭

英国老兵:中国强大不再怕日本 谈日军暴行痛哭

今年初,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在《每日电讯报》上发表文章,批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不思悔改,决意将日本带上军国主义道路的错误行径。今年98岁的二战北大西洋战队老兵弗瑞德·塞克,曾被日军强征修建泰缅铁路,是一个深受日本军国主义摧残的西方幸存者,他看到文章后与中国大使互致信件,共批日本军国主义行径。1月28日,塞克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痛苦地回忆了自己二战期间作为远东战俘的经历,他痛斥日本军国主义的残暴罪行,提醒世人永不忘历史,呼吁国际社会警惕日本政治右倾化,对安倍等人企图漂白侵略历史和复活军国主义的言行不能熟视无睹。

“中国站在道义、公正和真理的一边”

环球时报: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在《每日电讯报》发表《拒不反省侵略历史的日本必将对世界和平构成严重威胁》一文后,您为什么想到要写信给他?刘大使与您往来书信,共批日本军国主义罪恶行径,这是您预料到的吗?

塞克:我家里订有《每日电讯报》,我每天都按时阅读这份在英国很有影响的报纸。今年1月2日,我在《每日电讯报》上看到中国大使刘晓明的这篇文章。大使在文章中有力批驳了日本首相安倍不思悔改,决意将日本带上军国主义道路的错误行径。我完全同意文章的观点,随即给大使写信,表达我的心情。同时,我还附上我作为泰缅铁路工幸存者写下的《永远不能忘记》一书。随后,中国大使回了信,长达3页,进一步批驳了日本军国主义,这是我看到的最美丽的文件。接到信后,我又给大使回了信,以表示感谢。

环球时报:您预期,中方针对日本军国主义复辟、否定历史的舆论战将会有哪些收效?您还有什么建议?

塞克:中国站在道义、公正和真理的一边,获得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通过舆论战,人们更加看清了日本政客的野心。我告诫世人不能忘记,我同时也认为,中国人不会忘记受日本欺压的过去。这是由中国人的个性和民族性所决定的。而且,现在的中国,已不再是以前的中国,中国强大了,不再惧怕日本。

回忆修建“死亡铁路”时泣不成声

环球时报:能讲讲您在二战期间,特别是您提到的作为远东战俘的经历吗?

塞克:二战爆发后,我应征入伍,先是北大西洋战队的一名战士,后来成为战俘,被拉到远东,帮日本人修建泰缅铁路,也叫“死亡铁路”(日本在二战期间为占领缅甸修的铁路,参与修路的盟军俘虏6万多人,其中有6000多名英国人——编者注)。我与十多万从事这一艰巨工程建设的战俘和当地劳工一样,受尽非人的待遇。从早到晚,在日军皮鞭和枪口的威逼下,你只能一刻不停地埋头干活,干活,再干活,稍有一点懈怠,便会遭到鞭子抽、枪托砸,或者被拉去上刑、毒打。哦,吃什么?哪也叫吃的,简直连猪狗的食物都不如。我们总是吃日本人不吃的东西。

我在《永远不能忘记》中记述过这样一件事:一次轮到我去厨房找食物,有些食物是红十字会交托日军供给战俘的,却被日军据为己有。我拿了一个罐头,在回营的路上被日军发现,结果就是一通狠揍,打得我动弹不得。日本兵把我双臂双脚反绑在树上,继续打我的脸。他们说偷皇军的东西就是冒犯了日本天皇,是要被砍头的。

在工地上,只要你不倒下,你就只能干重活,直到你干不动,一命呜呼拉倒。一天晚上,我们从桂河大桥收工回来,收工总是结束得很晚,睡在我旁边的约翰对我说,弗瑞德,我今天晚上感觉不好。我说没事,睡一觉,明天早上就好了。谁也没有想到,第二天早晨6时,约翰就死了,他是睡着的时候死去的,他干不动活了。有人嘟囔着说:“这小子真幸运,他再也不用活受罪了。”(说到这里,塞克忍不住哽咽起来,开始还是小声音,接着情不自禁,竟一点点大声痛哭)。对不起,不好意思,男人是不应该流眼泪的。

环球时报:您什么时候写《永远不能忘记》?成书于什么年代?在英国社会引起哪些反响?据悉,此书也有日译版,在日本又引起过哪些反响?

塞克:1946年我被遣返回祖国,当时不到31岁,由于长期饥饿和超负荷劳动,我的内脏器官严重受损,身体只是勉强能够站立起来,此外我还患有严重的恐惧症,往事历历在目。为了让人们了解日本军国主义残暴的罪行,我很早就酝酿写一本有关自己经历的书。我还经常画画,用画来描述我和我的同伴们受过的苦难。1995年,《永远不能忘记——我们被日军俘虏的年月》终于出版,并先后再版3次。

《永远不能忘记》在英国引起很大反响,不少记者还来采访我,但在日本,此书虽然有日文版,但没有听到太大的反应。日本右翼势力一直不承认日本是二战的战败国,更没有忏悔,他们说:“我们失败是输在了高科技上。”他们指的是原子弹。他们从没有承认过自己战败,这就说明他们早晚会寻求报复。现在,安倍是故意参拜靖国神社的,他是日本新思维的代表,他要忘记日本对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所做的一切,把日本拉回到军国主义的过去,这对中国是巨大的伤害,是对战争中惨遭杀害的大量生命的侮辱,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就连日本国内,很多有良知的人也认为,作为一国首相或大臣绝对不能参拜靖国神社,这不仅严重伤害中韩等遭受日本侵略与殖民统治的各国受害者,而且也践踏了那场战争中丧失亲人的日本普通民众的心灵。

环球时报:您在信中提到,1995年至今您一直积极参与“远东战俘协会”的工作。请您谈谈这个“远东战俘协会”的情况,他们的家属是否知道那段历史?

塞克:“远东战俘协会”最初主要由像我这样历尽劫难的战后幸存者组成。现在,我是他们中仅剩的最后一个活着的人了。这些人的家属通过报纸或者图书,了解他们父辈的过去。只是我与他们联系得不多,不知道具体情况,我的腿脚也不方

便。也许你下次来,我已经不在人世,但我对日本军国主义的罪恶历史,却永远也不会忘记。

“未经同伴的许可我不能轻言宽恕”

环球时报:为什么您呼吁世人永不忘历史,警惕日本军国主义卷土重来?

塞克:我不能承受遗忘之痛,因为如果我忘记了,我就不再是我的战友和我所经历的这段恐怖历史的见证人。忘记是一条充满现实危险的道路。永不忘记,铭记历史,才能捍卫未来,阻止可怕的军国主义死灰复燃。

我也永远不会宽恕日本人,因为如果我这么做了,我就背叛了我的朋友和同伴——我现在还可以准确地一一叫出他们的名字来,他们有英国人、荷兰人、澳大利亚人……他们这会儿却再也不能为自己说些什么了,我就是他们的代言人,我替他们说话,在未经他们许可的情况下我不能轻言宽恕,因为他们已不能述说,也听不到任何来自日本方面忏悔的声音了。

环球时报:明年将迎来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众所周知,中国、英国同为二战盟友和战争受害者,两国应与国际社会一道共同承担维护战后国际秩序的责任。为维护世界永久和平与稳定做出积极贡献,坚决制止日本军国主义复辟,您对国际社会有什么寄语?

塞克:维护人类和平是世界的责任和使命。明年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在此重要时刻,人类肩负的和平使命更加沉重、庄严、神圣和重要。今年,人们更应该警惕日本,因为以安倍为代表的日本社会政治右倾化的走向已十分危险,他们企图漂白侵略历史,复活军国主义,国际社会对此不能熟视无睹,不能姑息罪恶,而要警惕日本军国主义的抬头倾向,否则罪恶将再次重演,人类将重遭浩劫。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