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称沙特买DF21导弹获美许可 中情局充当顾问

沙特前防长法赫德王子接受一个装有导弹模型的玻璃箱

综合美国《新闻周刊》、《外交政策》杂志:美国防务专家相信,沙特采购并装备中国弹道导弹属于“公开的秘密”;考虑到这些武器威力有限且处于国际监督下,其对地区安全形势的影响并不显著。

长期以来,沙特一直是中东地区“核权力游戏”的幕后玩家之一,试图依靠雄厚财力实现巴基斯坦和萨达姆·侯赛因统治伊拉克时的雄心,以应对宿敌伊朗的崛起。

如今,随着西方和伊朗就核问题达成和解,有迹象显示,沙特正准备让世界一睹其新的远程打击力量。引人注目的是,其升级换代得到了华盛顿的默许。

中情局暗中当顾问

1月29日,美国《新闻周刊》刊登署名杰夫·斯泰因的独家报道称,沙特在2007年从中国购买了一批弹道导弹。尽管这笔交易并未公开,但它获得了美国认可,条件是允许美方技术专家确认这些导弹无法运载核武器。文章援引专家说法称,这种使用固体燃料的DF(东风)-21导弹,可以被视为沙特1988年从中国购买的DF-3导弹的改进型。

美国詹姆斯·马丁核不扩散研究中心主任杰弗里·刘易斯告诉《新闻周刊》,DF-21的射程较短但精度更高,在打击高价值目标时更加实用,此外,其发射速度也更快。

时任利雅得防空部队司令的沙特王子哈立德·本·苏丹的回忆录《沙漠勇士》披露,第一次海湾战争期间,老式的DF-3导弹因准头不够而被束之高阁。顾及平民安全,法赫德国王拒绝用它回击伊拉克,而且“报复伊拉克,联军的空袭就足够了”,哈立德写道。

战争结束后,沙特着手寻找更先进的导弹,又一次看中了中国产品。但与1988年秘密采购DF-3而惹恼华盛顿的举动不同,这次,美国中情局成了该国政府指定的“玩伴”。

2007年春天到夏天,中情局和沙特空军高层在兰利(中情局总部)和北弗吉尼亚召开了一系列秘密会议,敲定了沙特采购新导弹的方法和途径。按照消息灵通人士的说法,美方的全部花销由时任中情局副局长史蒂芬·卡佩斯个人报销,估计支出60万~70万美元,以“内部支援”名义含含糊糊过了财政这一关,还引发了后勤部门负责人的大声抱怨。

除了技术人员,中情局内只有少数人知情,包括时任副局长助理、亚洲事务专家迈克尔·莫雷尔和情报处长约翰·柯林根。此后,两位该局分析师前往沙特,检查“货物”,对结果表示满意——据这位匿名消息人士说,美方判断,这款导弹并非设计用于携带核弹头。

类似流言并不鲜见

对于《新闻周刊》得到的内部爆料,中情局不愿发表评论,白宫现任和前任官员不置可否,驻华盛顿的各国大使馆也没有明确表态。

事实上,有关沙特升级其弹道导弹的传闻并不鲜见。2010年,前中情局分析师乔纳森·施尔克就在专著《“爱国者”导弹失踪》中声称,中国开始向沙特提供一套弹道导弹系统,交付期“不迟于2003年12月”,还说此举得到了乔治·布什政府的认可。

施尔克声称,他从中情局内部信息系统中看到了相关报告,但刘易斯等专家对此不屑一顾。与之类似,就《时代》周刊早先引述以色列前军事情报负责人的说法——称沙特已经订购了巴基斯坦的核弹头——中情局和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前中东问题专家肯尼思·波拉克也未加理会。后者告诉《新闻周刊》:“这简直是胡说八道。”

施尔克在美国海军当过工程师,2008年被中情局解雇,理由是当詹姆斯·克拉珀掌舵的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开始关注沙特时,他非要对细节刨根问底(克氏现任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当时,司法部抓捕了施尔克,罚没了他靠自费出版得来的稿酬、禁止他再出书和进一步谈论此事。如今,39岁的施尔克在写剧本的同时,在南加州一家酒店当夜班经理。

不过与此同时,沙特方面的某些举动,似乎是在引诱外界关注其一度神秘的导弹计划。“过去几年,沙特开始大谈特谈其战略导弹部队,”刘易斯在给《外交政策》杂志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提道。“利雅得这样做的目的,似乎是为了暗示它至少购买了两款新型导弹。”

“例如,2010年,时任沙特副国防大臣哈立德在利雅得为新落成的战略导弹部队总部大楼剪彩。官方发布了几张该建筑物的图片。”刘易斯补充道:“此外,自2007年以来,沙特媒体多次报道了导弹部队学校的毕业典礼,典礼上的主讲嘉宾大都来头不小。”

“沙特(导弹部队)的招聘非常公平,薪酬等信息一应俱全,全部打印在纸上……有一阵时间,该国战略导弹部队甚至建立了网站,尽管现在已经失效了。”

沙特官方存心泄密?

据《外交政策》观察,到目前为止,最耐人寻味的一张照片显示的是哈立德的继任者、2013年8月去职的法赫德王子参观战略导弹部队总部的情况。此君获赠的礼物不是通常的“黄金饰品”,而是放在密封玻璃箱中的三种导弹模型。“最左边的导弹,显然是沙特在上世纪80年代末从中国采购的DF-3,”刘易斯分析称,其他两种或许与巴基斯坦有关。

换个角度思考,这种破天荒的炫耀也可能是障眼法。不管怎样,沙特人在其导弹基地周围“敲锣打鼓”,而没有太多人关注那里,可能是因为见怪不怪。刘易斯对《新闻周刊》表示,其实,沙特本地媒体一直在报道导弹基地人员的献血活动和救灾工作等。 虽然沙特官方对导弹基地的位置三缄其口,但有人在阿拉伯语BBS上走漏了风声。譬如,“嗨!我在沙特导弹部队工作,我分配到了此地,我在哪里买公寓好呢?”

也许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也许是沙特人迫切希望引起外界关注,藉此破解无法传递出威慑信号的窘境。据哈立德回忆,1988年底,他一度担心假想敌意识不到沙特部署了弹道导弹——如果没人害怕,即使有了它们,又有什么好处呢?他暗示,这些导弹的存在被故意泄露,以便让伊朗和以色列知晓,否则“采购导弹的目的就达不到了”。

有关2007年那笔交易的情况又怎样?美媒称,截至目前,其受关注度似乎不是很高。

“这些武器并非奇兵”

观察人士进一步指出,DF-21导弹并没有按照沙特人的意愿改变中东的版图。“除非他们得到了核弹头,否则对地区军事平衡几乎没有意义。”波拉克告诉《新闻周刊》。

“沙特上世纪80年代已经有了产自中国的弹道导弹,DF-21比最初购买的DF-3射程更短。加上它携带的常规弹头威力太小,无法对具有战略影响的目标造成破坏。即使中国向沙特出售最先进的mod-4弹头(理论上可以瘫痪航母等大型舰艇),沙特人也缺乏发现航母的侦察技术——除非航母就停靠在邻国阿联酋的港口。”

“导弹有它的优势,肯定有它的好处,”谈及沙特最新的导弹交易,刘易斯的立场与波拉克稍有区别。如果中情局的人离开,这些导弹也许会经过改装,能够携带核弹头,“但我不清楚事实如何,至于DF-21与DF-3是否存在根本上的不同,伊朗人大概更心知肚明。”

他补充道:“也许伊朗人会说,‘嘿,这些家伙花了好多钱,他们是认真的。’这件事有其自身的、独特的逻辑。尽管(两种导弹)存在区别,但这些武器不是奇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