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专家:日本走纳粹德国路线 号召青年为国牺牲

[群体性危机感让日本右倾 中国需做最坏打算]

日本与“正常化”渐行渐远

安倍在新年感言中预言,日本到了2020年将全面恢复“正常国家”地位,并强调,“夺回‘强大日本’的战斗才刚开始,这是应该朝着日本‘建设新国家’迈出一大步的时刻”。作为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希望自己的国家成为一个让世界接受的正常国家,并以此为奋斗目标,是有可能忽悠并赢得国民支持的,在国际社会也会有人认为这无可非议、顺理成章。但问题是日本通过什么样的途径来实现“正常国家”、“强大日本”和“建设新国家”的目标?

当今,亟盼建设强大日本、走向正常国家的日本政治家面临着两种途径选择,一是像二战后的德国诚实对待历史、坚持和平发展的路线;二是像一战后的德国那样,煽动战败国的民族悲情,挑战战后国际秩序,再次走上扩军备战和军事冒险的路线。

从安倍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可以明显地看出,他要“夺回”强大日本的路线正是“以二战战败国的身份选择一战战败国——德国的路线”。正如安倍的亲信、副首相麻生太郎公然宣称的那样,要向纳粹德国学习,在“不知不觉”中修改日本现行宪法,逐步摆脱战后体制,使日本成为能发动战争的所谓“正常国家”。

在2013年,安倍靠鼓吹对外强硬论,煽动民族主义来“垄断”内政,导致日本外交的僵化,为了坚持这种僵化的外交,不惜调整日本外务省人事,强化官邸主导型外交;在国内制定并通过“特别秘密保护法案”;在政府层面,设置国安会,与秘密保护法相结合,使安倍一步一步获得如同战前“军部”那样“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天皇统帅权”;在军事上不仅积极强军备战,而且在年底一气儿放出“安倍军事学”三支箭……可以说,2013年已经成为日本“军事复国”(日本一位政治家语)元年,但由于它披着“振兴强大日本”的外衣,迎合了战败国的民族悲情,带有很大的欺骗性和煽动性。

当今日本最大的“不正常”之处正是它不能诚实地对待自己过去犯错误的历史,不克服这个“最大的不正常”,日本又如何成为“正常国家”呢?丘吉尔说过:“那些忘记历史的人注定会重蹈覆辙。”安倍一方面积极地推动修改和平宪法,要使日本成为“能够进行战争的国家”,一方面虔诚地参拜靖国神社,他还任命极右翼史观分子推行教育改革,凡此种种,暴露出他参拜战争亡灵,实质上就是为了弘扬战争亡灵的精神,号召活着的日本人,特别是日本的年轻一代,能够像长眠在地下的战争亡灵那样,为了日本将来进行战争而流血牺牲,使日本人成为“能够进行战争的国民”,为军事大国化做精神动员和思想准备,这与他企图通过“修宪”使日本成为“能进行战争国家”的努力显然是“相互配套”的。

19世纪西班牙哲学家加塞特曾经说过一句话:“通过保卫国家,我们真正要维护的是我们的明天,而不是昨天。”安倍的所作所为,正是为了昨天的“战斗”。安倍自己坦承,相对于行事温和的父亲,他更加继承了有“昭和妖怪”之称的外祖父岸信介的基因,二战战犯岸信介的基因使他的思想仍然停留在“昨天”。而当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顺应和平、发展、合作的时代潮流,为建设美好的明天而奋斗前行的时候,日本却在安倍的领导下为“维护昨天”而参拜、而修宪、而“战斗”,这样的日本怎么不会离“正常国家”渐行渐远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