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根据一些媒体报道,一张出现在中国网络上的红旗-19导弹试射的模糊图片说明这种导弹的性能可能更类似美国尚在研制中的“增程型THAAD”或“标准3”导弹,具备对大气层内外目标实施拦截的能力。红旗-19的曝光再一次让人们把目光聚焦在中国的反导体系建设上,因此我们有必要了解一下中国为什么要发展自己的末端高空区域防御系统,这种系统我们还需要补充哪些方面的建设。

众所周知,中国已经至少进行了两次陆基中段反导试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自己频繁测试反导系统并四处部署,却对中国仅有的两次试验指手画脚,甚至还呼吁中国“在自己的能力和意图方面表现出更多的透明性”。近年来,美国打着“反恐”和应对“无赖国家”弹道导弹攻击为由头,陆续进行了一系列导弹防御试验,除了在本土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外,还一度试图在东欧也建立反导基地。尤其是最近几年,美国还计划从澳大利亚经菲律宾、台湾、韩国和日本到阿拉斯加建立“东方反导防御系统”。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助理的梅德林-克里2012年在华盛顿主办的第十届反导年会上表示,美国将通过两组“三边会谈”在亚洲推进“新反导壁垒”:一组是美日韩,一组是美日澳,推进过程将采用与在欧洲筹建反导系统类似的“分阶段适应方案。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不断提升导弹防御技术水平以应对美国正在建立的亚洲反导系统是一种理所当然、无可厚非的选择。

末端高空区域防御系统的概念是由美国率先提出的,最初叫做战区高空区域防御系统,是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为谋求绝对战略优势在战术反导的名义下研制的武器系统,既能防御战术弹道导弹,又能防御战略弹道导弹,其拦截的目标是射程3500KM以内的弹道导弹的飞行中段,3500KM以上弹道导弹的飞行末段,在大气层内40KM以上和大气层外100KM以上的高空用动能杀伤拦截弹防御中远程战术弹道导弹,保卫己方免遭弹道导弹的攻击。总的来说,末端高空区域防御系统可与陆基中段拦截系统配合,在末端拦截远程弹道导弹,也可与末端拦截系统配合拦截中近程弹道导弹的飞行中段,补充末端拦截系统和陆基中段防御系统,使一个国家具备对弹道导弹的多层防御能力。

<ignore_js_op style="word-wrap: break-word; color: rgb(68, 68, 68); face-family: Tahoma, Simsun, 'Microsoft Yahei'; line-height: 21px; background-color: rgb(239, 239, 239); "> </ignore_js_op>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