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起源史DNA研究本身就是谬误或骗局

——在草根网回答古人类史的问题

流波

在草根网发表《糯民》一文后, 吾庐独破评论说“古埃及的法老像就很像岭南人”,我回复说:“是的,古埃及法老典型的中华炎帝系海外王族!”,于是开始了我与一网友A的关于古人类文明史的对话。

A:古埃及法老典型的中华炎帝族海外王族”有没有人类学以及DNA论据的支持?这个也不能轻易下结论吧。

流波:关于这个人的疑问我说三点,一是可能只要西方人的说教,类似的人就不会有这样的疑问了,而是满心欢喜捡了个金元宝的去接受认可了,然后去宣扬,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国及其它国家地区的人也是,因为近代以来西方中心论在历史文化上牢牢控制了他们的认知思维。

二、几千年以上的人类,是不可以都用DNA证据的,如果强行论证,不结合考古和其它进行综合研究就直接妄下结论,其实就是典型的学术造假。

三、我在这方面有了许多的文章,可能在草根网都形成了系统,你如果真是想搞懂点这个问题,先去研究;我在这里打仩比喻: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你没见过你们家族没有记载也不知埋在什么地方所以也无法找到进行DNA,我说你是有这个爷爷的,你非常怀疑说“有没有人类学以及DNA论据的支持?这个也不能轻易下结论吧”,你可能暗自高兴我看你怎么回答?

A:回流波:我肯定是有爷爷的,但我不能肯定哪一个是我的爷爷。如果要确定,则非要拿这个疑似我爷爷的DNA来与我的进行比对。现在博主十分肯定地说“古埃及法老典型的中华炎帝族海外王族”,那请问从埃及的金字塔中发掘的的木乃伊中有没有提取到有效的DNA然后与今天的中国人进行比对(须知今天的中国人是古代中国人的直系后裔,存在可比性)?如果有,结论如何?如果没有,流波的结论是根据什么下的?

流波:借此做点普及工作。我说了,所谓的西方动不动拿几千年甚至十几万年甚至于几十万年证明古人DNA的问题本来就是个骗局,比喻说人类起源在非洲的问题,我反复说了,灵长类问题好说,看谁发现的到时候古老,这个有骨头作证,把东北非的所谓的南猿与人类中华进化龙相比完全是小巫见大巫:考古发展到今天,整个中华大地,一条连续完整系统的人类进化链——“中华龙”呈现眼前:(猿人阶段)1500万年前的开远腊玛古猿——800万年前的禄丰腊玛古猿——400万年前的保山古猿(另有:蝴蝶古猿)——300万年前的八公山古猿——(直立人阶段)250万年的东方人(另有:建始人)——200万年的巫山人——175万年的元谋人——133万年的蓝田人⑾——100万年的郧县人——60万年的陈家窝人——50万年的北京人——35万年的南京汤山人——(早期智人)28万年的金牛山人——25万年的和县人——24万年的桐梓人——20万年的大荔人——15万年的长阳人——14万年的奉节人——13万年的马坝人—12万年的丁村人——10万年的许家窑人(另有丽江人)——(晚期智人)7万年的柳江人(另有:河套人)——5万年的西畴人(另有:昆明人)—— 3~2万年的左镇人——2万年的 资阳人——1.8万年的山顶洞人——1.2万年的兴义人——1万年的东胡林人。且各个时期的进化链环多有不同地点的发现且不断被发现补充着,使这条进化链更加系统完整缜密。其实,分子遗传说实验的结果与考古学综合研究说明了另一个明了的事实:非洲人、欧洲人来源于中华,地中海东岸是中华祖先“走出亚洲”迁往欧洲、非洲的分叉点⑿。看着这条起源进化链,人类起源在哪里还需争论吗?随着考古的新发现和科学的发展,非洲起源论将越发经不起检验,而中华起源论必将越来越多地被新的考古和科学所证实!

西方学者当时热衷于灵长类的论证,后来看到情况有利于中华起源了,又胡乱提出DNA的问题,但问题在于就是上千年骨头的DNA就不好研究了,何况几千年或上万年更遑论几万十几万或几十万年的化石——只能是化石了,所以所谓的人类起源的DNA研究其实就是假设人类起源在非洲,然后说研究的结果是中国等其它人类的DNA与非洲人相似,于是就强行得出了人类起源在非洲了。正因为实际上不可能说DNA研究还能实际百分之几能证明这些化石之间真的有DNA的延续——这只能如现在做亲子鉴定之类——血液破案之类——因为上几千年上万年就几乎不可能直接说金字塔里的骨头能直接证明是中国的谁或尼罗河的谁等——如果要强行证明——就只能得了出相似——问题是人类的DNA与猪的鸡的都相似呀——于是能用DNA证明谁是哪只鸡了么?

所以我用考古加其它综合研究得出人类起源、文明发祥在中华——用三铁律——你如果真想驳我,你先去研究西方到底研究出了什么东西证明了人类起源在非洲了?人类文明发祥在两河流域了——西方还有我们的教科书都讲了的——但他们到底讲了什么——能比流波讲得更有道理吗?

A:我倒是希望人类起源于中国,问题是这是当下世界考古学和人类学界的主流观点吗?你比如中国研究者的主流观点是怎样的?他们支持您的观点吗?

流波:如果“西方中心论”下的主流的观点是正确的,当然就不会有“新文明文化史观”的出现,真理战胜习惯性的谬误是一候过程,人类的觉醒也是这样——尤其是知识的纠正——至于具体到个人的认知——与个人的思维、知识、修养相关——但绝大部分人对问题是不会有真正的认知或也觉得没必要去真认清楚什么问题——如人类起源的问题——所以这大部分人宁可相信习惯认知——对是真理还是谬误于他何相干?

一百多年来的“西方中心论”下的观点就是你认为也许心里非常认可的主流观点,但这个主流观点是非常之错误,所以才有了我提出的正本清源中华并人类的“新文明文化史观”,这个史观是这样:“新文明文化史观”是对近代以来“西方中心论”主导下的文明文化史观进行反思、结合中华并人类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再进行综合研究得出:“中华文明上万年”、“中华文明是人类文明的源头”、“中华文明引领人类直到近代”、“中华人种是人类的祖种祖族”、“长江流域古糯语(人类最早文明发祥者——种植古糯稻的糯民说的语言暨古汉语的前身)为上中古全球通用语”、“中华文明博大精深,海纳百川,引领人类上万年,是人类文明进步的源动力”、“中华文明突显人类真善美、是人类社会美好和谐的圭臬”等重大新史观的概括。这一史观和理论的横空出世,是近代以来人类文明文化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件,是对近代以来由“西方中心论”主导下形成的中外主流意识形态下的文明文化历史观的彻底拨乱反正,是中华民族自鸦片战争来陷入内忧外患困境、民族意识步入“崇洋媚外”、“弱智糊涂”窘境重新走向文化复兴的标志,是人类重新走向天下大同、走向和谐文明、重建中华大九洲康庄大道的隆隆礼炮……中华文明的现代发展就是人类文明的未来走向。

2014年2月11日

返回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