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回乡些语

(以下存瞎掰,怀念下长假)

在京,准备开拔当天,居然还又被郁闷了一把。

霾,不仅在天空呀。

人心存霾,也会生霾、发霾?也如霉变?霾其实还不如直接发霉得了。

一路火车,快到贵州之前,仍一路阴、云。(当然,这次火车,咱居然诡异地主要是在补觉,修复大脑?)。

看着窗外山水,有人说咋还有霾?另有人回答说,那是雾,水汽。

真正的雾?吸到肺里是清爽感觉的那种?想起小时,只可见几米外的小道上,吸到肺里凉爽、还不用担心呼吸有啥问题。虽然后来听说因为大雾出现几次车子跌到道旁小河的大事故,所以才稍不喜。再到现在,居然还知道什么叫霾了,而烟花爆竹除了其爆炸破坏力外也成霾的罪魁祸首了(因为创造不出绿色的烟花爆竹?)。

回想以前乘车,希夷到省内后是阳光。

天没亮,下火车,乘小车。

快到市区了,天微亮,似乎比较透明。比较兴奋。

不眯觉了,东张西望。不过咋地,这个钢厂喷出的火焰这么地蓝艳和醒目!快年关了,还在上班。

还是小地方还是老家不错,过节几天都是晴天。天蓝得太透明了。不时还有些风,几乎无云。

温度也可。老家有个支柱产业烟厂,所以公园很不错。任意地漫步在随处的绿油油的草坪上,都想着在京时这样是否罪过,窃喜加心情舒畅。

阳光下的心情,果然不错(郁闷的京城,还得调整心情再回去)。

不过,听说烟厂似乎在没落、没以前景气了,权力似乎收到省会去了。窃以为,难怪前几年老家建了这么多舒服的公共设施(赶快回馈自家人?)。当然也可能因为以前建多了,所以被收权了。

储橙,受欢迎?(不过仅微甜、水,个人口味不如带点酸的鹅蛋柑)。

以前成都似乎也喜欢抢资源。想想,中央外省级及其以下还是不宜乱集权的好,当不了诸侯的总会自然地想方设法敛财。

先拆后建,似乎也蔓延到小地方了。打着名义,建立地下商业区,都快没节日气氛了(还是因为禁烟花爆竹的区域太大?)。

另外一次上午出行,远处山头似雾,但又略显灰霭,霾?或者是因为听说那里有个水泥厂,大惊小怪了吧。

前阵,听说昆明想建石油加工,不少人反对,但被禁言。联想下,高原为何没石油,是否因地势高,所以油气都流到盆地去了,难怪四川到处乱挖都产气。现在高原建加工厂,反正不仅污染自己也顺带下低地。

大好的风景,哪个脑袋长包的光想着建重污染行业,不先开发绿色产业?(帮缅甸建粗加工厂修沥青路。)

就不知道先引进治污技术,发展起相关行业后再图可控污染行业?

不过,现在小车的确多。

小地方,绿化环境好,还是少来些破坏吧。

有些奇怪,烟厂转型,为何没有能引进类似软件开发园、服装设计、之类的轻污染、研发、设计行业?毕竟,偏脑力活动的人员,还是比较喜欢好环境,需要充足氧气的。

地区不平衡?

乡村城市化成小城镇就平衡了?窃不以为。

假期总这么快结束,调整好状态吧,希望不要太快被破坏。

自见阳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