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美军搜集华人基因 欲用基因战不战而胜

随着生物科技的快速发展,基因芯片、蛋白芯片等技术日臻成熟,酶工程、细胞工程等生物工程也日新月异。生物技术和生物工程的有机“嫁接”,在造福人类的同时,可能会催生出新的生物武器——基因武器,一旦如此,人类战争将会再次面临洗牌式的变革。

据报载,美国2014年1月11日解密的一批文件显示,美军上世纪60年代曾在日本冲绳基地试验生物武器,用“手动风箱式喷粉器播撒培养液”,散播稻瘟病病菌,损碍水稻生长。当时,这种生物武器针对的是“中国和东南亚国家”。

军报:美军搜集华人基因 欲用基因战不战而胜

随着生物科技的快速发展,基因芯片、蛋白芯片等技术日臻成熟,酶工程、细胞工程等生物工程也日新月异。

实际上,这并非美国首次被爆出研发生物武器。早在2002年,美国五角大楼就曾公布机密文件披露,美国曾在20世纪60年代初至70年代初,在本国的夏威夷、犹他州和加勒比海国家波多黎各进行过数十次海上和陆地生物武器试验。尽管国际《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早已于1975年生效,也没能阻止一些国家继续研制基因武器。据报道,美国、以色列等国,都有研究基因武器的计划。

美国《华尔街日报》称,随着基因研究的突破,美国军方的基因研究项目越来越向实战目标迈进。美国军方已制定了以基因武器打击对手的秘密研发计划。参与者透露,亚洲华人、欧洲亚利安人、中东阿拉伯人的基因,均属于美军的搜集范围。大量的非军方机构参与了美国基因战项目,如美国的孟山都公司、MCRC公司(合成核酸,制造基因结构)、国家医药总局等。美国的基因战项目包括:通过研究竞争对手的基因组成,发现其基因特征,进而研究诱变基因的药物、食物,通过改基因食物、药物,使某一特定的人种群体的基因发生突变,从而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

据悉,美国已经研制出一些具有实战价值的基因武器,如在普通酿酒菌中植入一种在非洲和中东引起可怕的裂各热细菌的基因,可使酿酒菌能够传播裂各热病。俄罗斯已利用遗传工程学方法,研究了一种属于炭疽变素的新型毒素,可以对任何抗生素产生抗药性,至今找不到任何解毒剂。以色列则正在研制一种仅能杀伤阿拉伯人而对犹太人没有危害的基因武器。

这些国家之所以大力研发基因武器,是因为基因武器拥有十分突出的优势。首先,基因武器的杀伤威力极其巨大。利用基因技术制造的炸药,爆炸力强,威力比常规炸药大3~6倍。据估算,用5000万美元建造一个基因武器库,其杀伤效能远远超过50亿美元建造的核武器库。如果将“埃博拉病毒”“艾滋病病毒”“O-157病毒”制作成基因武器,这些“生物原子弹”足以毁灭人类。因此,科学家又称基因武器为“世界末日武器”。

军报:美军搜集华人基因 欲用基因战不战而胜

美国2014年1月11日解密的一批文件显示,美军上世纪60年代曾在日本冲绳基地试验生物武器,用“手动风箱式喷粉器播撒培养液”,散播稻瘟病病菌,损碍水稻生长。

同时,基因武器的使用方法简单多样,可以用人工、飞机、导弹或火炮,把经过遗传工程改造过的细菌、细菌昆虫和带有致病基因的微生物,投入他国的主要河流、城市或交通要道,让病毒自然扩散、繁殖,从而使人、畜在短时间内患上一种无法治疗的疾病。并且,基因武器还能根据需要,任意重组基因,可在一些生物中植入损伤人类智力的基因。当某一特定族群的人沾染上这种带有损伤智力基因的病菌时,就会丧失正常智力。

另外,基因武器不易被发现,使对手防不胜防。因为经过改造的病毒和细菌基因,只有制造者才知道它的遗传“密码”,其他人很难破译和控制。况且,基因武器的杀伤作用过程,是秘密进行的,人们一般不能提前发现,并采取有效的防护措施。一旦感受到伤害,为时已晚。而且,基因武器还具有成本低、持续时间长、不破坏敌方基础设施和武器装备等特点,具有较强的心理威慑作用。

当前,随着生物科技的快速发展,基因芯片、蛋白芯片等技术日臻成熟,酶工程、细胞工程等生物工程也日新月异。生物技术和生物工程的有机“嫁接”,在造福人类的同时,可能会催生出新的生物武器——基因武器,一旦如此,人类战争将会再次面临洗牌式的变革。战争将成为不流血的战争。敌对双方将不再依靠使用大规模的硬杀伤武器,而可能在战前就使用基因武器,使对方人员及生活环境遭到破坏,导致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丧失战斗力,在不流血中被征服。英国生物学家断言,基因武器的问世不会太遥远。

军报:美军搜集华人基因 欲用基因战不战而胜

早在2002年,美国五角大楼就曾公布机密文件披露,美国曾在20世纪60年代初至70年代初,在本国的夏威夷、犹他州和加勒比海国家波多黎各进行过数十次海上和陆地生物武器试验。

面对基因武器的潜在威胁,为保护人类的共同利益,维护和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一方面,要积极敦促国际社会按照1998年联合国大会批准的“关于人类基因组与人类权利的国际宣言”的精神,在全球范围内尽早达成有关限制基因技术的使用,及全面禁止基因武器研制的公约和协议。另一方面,要采取有效行动,认真研究本民族的基因密码,及早察明其中的特异性和易感性基因,有针对性地采用相应技术,提高和增强民族的基因抵抗力。同时,积极应用高新技术,研制新型探测和防护器材,做到有效识别和防护,并针对敌人可能实施基因战的战法、途径和手段进行专门研究,及早制定行动预案。只有这样,在未来可能面临的基因威慑与反威慑的斗争中,才不至于受制于人

相关阅读:

刘亚洲:未来生物化战争行将兵临城下 中国如何亮剑

20世纪80年代,刘亚洲撰写了《恶魔导演的战争》等著作,被一直追踪研究他的美国人(美国有研究他的专门机构)认为:他是最早吹响世界新军事变革号角的人。1984年8月20日在美国做访问学者的刘亚洲发表论文《谈谈突击队员》,其中谈到的突击队作战编成和使用特点等,与2011年美国海豹突击队越境猎杀本·拉登的行动,几乎如出一辙;2004年11月刘亚洲在所著的《西部论》中疾呼:“美国人已到了家门口了!”果不其然“狼来了”。

军报:美军搜集华人基因 欲用基因战不战而胜

早在2005年1月8日,刘亚洲在《大战略》一文中,论及的中国与其他大国关系及南海、东海、台海问题等见解,与时今的情形惊人一致!有先见之明的刘亚洲总是引领人们登高望远。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全面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作出全面战略部署。面对新一轮风起云涌的世界新军事革命浪潮和发展大趋势,我军如何实现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我国国防建设和军队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培养联合作战指挥员的中国最高军事学府如何发挥职能作用,为落实强军目标提供理论和智力支持?

2013年12月25日,在刘亚洲上将的办公室,他围绕记者提出的上述问题侃侃而谈,发表了一系列发人深省的新见解。

来源: 霸血军事编辑: admin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