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中国社会存在的一些病态审美观念

分析中国社会存在的一些病态审美观念
中国拥有一万余年的悠久人文史,而专制历史文化就有四千余年。专制制度催生的专制文化使得“君臣父子”世袭等级制度深入人心;使得少数权贵压榨多数人成为理所当然天经地义;使得“文字狱”、“诛心论”大兴其道;使得人心越来越虚伪险恶,好人不得好报,坏人做恶却能逍遥法外。长期被压抑、被扭曲的社会人心,在习俗、文化、审美方面必然集体走向病态。
一、以摧残女性为乐的缠脚习俗
由中国宋朝开始兴盛的以年轻女子“三寸金莲”为美的“缠足”之风,把缠脚当成了妇女的美德,把不缠脚当做耻辱。用布裹足限制脚骨成长致其骨折成一定形状为美,脚的形状、大小成了评判女子美与丑的重要标准,缠足之风历经几百年最终被中国社会各个阶层逐步接受最终成为一种习俗。如流行数百年的山西大同的“赛脚会”:女人们在农历六月初六这天,向人们展示自己的畸形小脚,以博得好评为荣。这种摧残女性身体器官以娱乐满足自己的病态欲望,把对人体美的理解引向了歧途,这种专制文化所产生的畸形审美观,也并不被世界其他民族所认可。
二、以摧残男性人格尊严的满人辫子制度
清朝是建立在以满清皇族为核心、满族人集体获利基础上的种姓世袭化中央集权专制制度。满族人因为人数少,为了确保人人臣服,推行剃发留辫的“辫子制度”。
清朝之前,汉族男子是不留辫子的。剃发留辫原本是满族人的风俗。1621年,努尔哈赤攻下辽沈后,即大规模的强迫汉人剃发留辫。1644年,清兵入关,在攻占北京,尤其是在攻占南京之后,厉行剃发令,“叫官民尽皆剃头”,违令者“杀无赦”。当时不仅有“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之令,而且还有“一个不剃全家斩,一家不剃全村斩”之令。清朝统一中国之后,剃发留辫凭借政权的力量由满族的风俗变成了满汉民族共同的习俗。从此,中国男人在脑后就多了一条长长的发辫,留辫成了效忠清朝的标志,而不留辫或剪辫子就成了叛党。(此节节选:中国的辫子制度是什么时候取消滴?《 Soso问问》、参考文章《治国平天下:未被阉割的奴才辫子》作者:唐伯虎瞎画画 天涯论坛)
三、以摧残花草树木为乐的盆景园艺
我曾在《确保南水北调中段有水进京的对策和思路》介绍过一些地方存在的“砍掉成片由参天大树组成的原始森林,然后种些弱不经风的树苗来自欺欺人的植树造林工程”。因为我信道,我认为花草树木皆有生命,人应该认识到自己的动物性,并减少肆意残害花草树木的冲动。但中国有种盆景园艺则是专门以摧残花草树木为乐的艺术,正如清末龚自珍先生在《病梅馆记》所言:江宁之龙蟠,苏州之邓尉,杭州之西溪,皆产梅。或曰:“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qī)为美,正则无景;以疏为美,密则无态。”固也。此文人画士,心知其意,未可明诏大号以绳天下之梅也;又不可以使天下之民斫(zhuo阳平)直,删密,锄正,以夭梅病梅为业以求钱也。梅之欹之疏之曲,又非蠢蠢求钱之民能以其智力为也。有以文人画士孤癖之隐明告鬻(yù)梅者,斫(zhuo阳平)其正,养其旁条,删其密,夭其稚枝,锄其直,遏其生气,以求重价,而江浙之梅皆病。文人画士之祸之烈至此哉!
下图1为一位当代盆景园艺家现场示范盆景制作方法,在用电动磨石机锯去掉那颗松树的树皮:

分析中国社会存在的一些病态审美观念


下图2为流行于当代城市乡村道路的园林修剪艺术制造出的人工美景。因为部分人的审美要求,路旁种植的植被整齐划一的修剪成不能超过0.8米的灌木,因为长期被剪刀镰刀摧残,这些能长4米以上的丁香树不足两个鞋子的高度,既没有防风固沙,保养水土的能力,奄奄一息只剩下半条命:

分析中国社会存在的一些病态审美观念


四、以摧残珍惜鱼类、鸟兽等动物为乐的笼中文化
鸟笼文化、鹰隼市场、象牙贸易、观赏鱼折射出部分人的审美观念是:这些飞禽走兽、鱼类因为是低等动物,活该被擒住被摆布娱乐,反映的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大鱼吃小鱼”的丛林生存法则。
当然,很遗憾,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中国人,并没有从不负责任的畸形审美观念中得到朗朗乾坤,得到的是还要持续很久的雾霾天。
王军军
2014年2月11日

<o:p> </o:p>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