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五星红旗

第一章 延安

2056年特战营长林涛和二个巨大的武器仓库、二个训练基地(延安一个、太行山一个)以及卫星通信系统一起,莫明其妙穿越到1931年。到1937年有6个年头了,林涛已经是28岁的大龄青年了。回想起1931年12月22日在福建长汀县跟周恩来的秘密会谈,其敲定的培训技术兵种计划执行得非常顺利。周恩来秘密组织选送各地进步教师、学生、青少年到延安基地来训练,起初派刘亚楼、许光达、肖华来协助工作,湘江战役以后将少共国际师师长彭绍辉、政委罗华明派来协助,并将余下的少共国际师陆续派来基地。

1936年9月,中国共产党与东北军正式签订了《抗日救国协定》,双方正式结束敌对状态,中国工农红军、张学良的东北军、杨虎城的西北军形成了拥护“民族统一战线”的“铁三角”。同年11月28日结束了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的最后一仗——山城堡战斗。红军有一段空闲的时间,林涛觉得此时可以同中共中央主要领导人见面了,立马拔通周恩来的手机(是当初送的)安排跟毛主席、朱老总见面的时间。

“喂!周总理,我是小林。忙不忙啊?”

“呵呵!是小林啊,忙死了,6年了,基地发展还可以吧。”

“嘻嘻!总理,还算不错,该跟主席和老总见面了,这几天安排个时间咋样?”

“噢,没问题,等我跟主席和老总打个招呼,然后定个时间见面。”

“好的,就这样,有事见面最聊,再见。”

“再见。”

周恩来正在跟毛泽东谈工作,手机铃声响起,知道是林涛打来的,只好先接听,后再跟老毛解释。见周恩来通话结束了,毛泽东惊讶地问:“恩来,你这是在跟谁说话。”

“主席,在跟林涛通电话。”

“谁是林涛?你这个没有电话线,怎么通话?”

“我这个叫手机,不用电话线。”

“我看看,这么小东西能通话。”毛泽东看来看去也看不出明堂。周恩来笑笑说:“主席,别急,我把事情的经过讲给你听。”周恩来把在福建长汀怎样见到林涛以及安排人员送基地训练的事,向毛泽东做了详细的汇报。

1936年12月1日, 在周恩来的带领下,林涛走进了毛主席居住的保安县(今志丹县)一孔直接从红石头山开凿的又阴又湿的沙石窑洞里。据说是北宋名将杨继业父子统兵一镐一镐凿成的。石洞里只有一张旧方桌,一把老木椅,一盏旧马灯,一个铁皮文件箱,几个开会坐的小木墩。

“主席、老总,这是林涛。”周恩来介绍说。

“毛主席、朱老总好,陕北红军训练基地教官林涛向你们报到。”林涛一个敬礼。

“好,好,坐下坐下。”毛泽东指了指小木墩。

“小林,喝口水。”朱老总拿来茶缸。

“听恩来说你来自未来,真是神仙下凡哟!”毛泽东面对着林涛脸上溢满笑容。

“主席啊,是意外意外,也算是我倒霉。穿越过来后,鉴于当时的形势没有跟您和朱老总联系,真是对不起,请主席和老总原谅。”林涛之所以没有跟毛主席和朱老总联系是考虑到当时他们还没有在中央确立领导地位,选择长汀跟周恩来见面的原因是,由于顾顺章、向忠发的叛变,在上海的中央首脑机关向端金苏区秘密大转移,周恩来中途经过福建长汀,停下来休息三天,那时他身边没有其他中央领导方便商谈。又为什么要到1937年才跟毛泽东和朱老总联系,因为各技术兵种的训练是需要时间的。

“没关系,恩来都向我和老总说过了,历史的原因,这事不必介意。小林这次见面有什么构想,我和老总急着想知道呢!”碰到这样意外的事件看来毛泽东也表现出心急的一面。

“这样吧,我先说一下现在这个历史节点上发生的事件,就在本年的12月12日发生了惊震中外的‘西安事变’。”林涛拿出西安事变的具体资料分别递给了三巨头。

“小林啊,西安事变真的发生了吗?”看完资料主席就发问了。

“老将真的同意第二次合作吗?”朱老总也不相信。

“是的,我们红军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后改为第十八集团军。随着山城堡战斗的胜利,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从此结束。之后红军部队没有任何战事,直到开赴抗日前线,正好有一段休整期,所以我选择这个时机跟你们联系,真是机会难得。我的计划是这样的,咱不等国共谈判好了再整编部队,反正知道谈判结果。抢时间将部队提前整编集体换装,而后进行磨合训练和熟悉新装备,以期适应新的战争模式,尽快形成新的战斗力。对各部队军事指挥员进行短期讲座,掌握信息化条件下的作战样式和了解日军作战的特点。这几份资料是向三位首长汇报的基地人员训练情况。另外几份是八路军原始编制和一个装甲师的装备配置及人员编制与各种武器性能的资料图片。”林涛把这些材料统统放在小桌上。

看了武器装备资料的朱德发愁了:“小林,这些武器,我们的战士见也没见过,更谈不上使用,比方说这步战车,红军里恐怕无人能开。还有飞机,这咋弄弄呢?”

一听朱德在发愁,周恩来笑了起来:“老总,放心,基地里有开车的、打炮的、开飞机的。”

朱老总拿着武器资料,拍拍整编计划书说:“有了开车的,打炮的技术兵种,整编就变得简单了。那部队的换装呢?还有训练?”

林涛答:“这一段时间部队没有战事,换装和训练可以放在基地进行。”

朱德笑道:“呵呵!这么先进的武器给部队换上,简直乐死老彭他们。”

周恩来担心说:“突然的整编如何向部队解释呢?总不能说以后要发生西安事变才整编,这会引起怀疑。”

林涛说:“总理,现在就是借换装说整编部队,我想不会引起怀疑。”

毛泽东说:“新装备的到来,人员配置肯定不同,所以部队也要重新编制,不会出什么问题。”

林涛说:“鉴于后世的经验,中央的有些组织需要更改一下,撤销社会部设立情报部,负责全军的情报工作,避免把每个人都当作敌特怀疑,搞得人心不稳,自己害自己人,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主席,老总,总理。刚在提到的中央组织的更改只是个建议,我不担任中央的任何职务,仅负责部队训练的顾问工作,具体的训练由总参谋部实施。训练基地由总参谋部接管。还有长征后红军人数大幅缩减,部队基层骨干老兵缺少。部队的扩张离不开这些老兵。叫在永昌的西路军尽快撤回来整编,历史上的西路军败得非常惨,令后人扼腕长叹。进入山西前线抗日的时候,部队扩编从牺盟会上打主意,牺盟会学生比较多,先进武器需要的是大量知识青年。抓好这一块,抗战初期的部队建设就不用发愁了。”

毛泽东讲:“这样吧,小林,根据西安事变后跟老将的谈判结果,对外称三个师先期进入山西作战,因为红军比原来历史上的人数多了不少,在编制上做一下改动,实际是每师为两个师的人员和装备,为以后扩军作准备。进入山西作战的三个师,整编为现代化的装甲师,另整编四个装甲师,八路军总部留一个师,延安留三个师。至于其余人员嘛,等部队扩大了慢慢补充。”

接着主席的话林涛说:“三位首长,穿越过来的武器装备足够部队使用,以后正规部队统统整编为装甲师,缴获的武器分配给地方部队和民兵及游击队,使之弹药充足,装备不落后于日军。由于装备的先进,前期作战可以进行小规模的歼灭战,歼敌人数可在一个联队的日军左右为宜。但不宜过大,免得引火烧身。一、二年后可以扩大歼敌数量,视情况灵活多变。地方部队和民兵及游击队还是以山地游击战为主。避免正面跟日军对抗。对付日军的各种规模的扫荡就不用客气,狠狠地打击,这对于提高八路军的威望,增强民众对共产党的希望是很有必要的。在这次的历史机遇中要使民众把希望完全寄托在共产党身上,感觉没有共产党就要亡国。没有共产党就更没有新中国。”

朱老总说:“老毛,战斗力超强的部队投入战场会不会影响历史?”

毛泽东最后拍板:“小林这话说得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老总就不要担心历史了,不管影响不影响,就这样定了,有变动以后再讲。老总,是不是可以通知下面的部队了,叫老彭他们先去训练基地感受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武器,让他们开开眼界,外面的天到底有多大。恩来就做好武器装备从那里来的解释工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