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台湾律师:中国大陆现状让台湾人不敢统一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2月10日电 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香港船家新春“行大运”,疑捞获价值连城的巨型沉香木,有专家表示,如这巨木验明是沉香,估价可达10亿元(港元下同)。该幸运船家起初以为捞获枯木,但用火一烧,木头冒烟及传来香气,他再用刀一削,巨木渗出琥珀色的油,深信是一级“水沉香”,认为是新一年“福气”到来。他表示今天(10日)将为巨木“验明正身”,又指会将部分金钱捐作慈善用途,希望把“福气”与人分享。中新网

香港人就是牛,意外得到巨型沉香不用掩不用藏,而且还能通过新闻广而告之,与人分享意外得利的喜悦,要是在大陆,不仅会引来当地政府的上门没收,而且公安机关也会闻风而动,先下手为强,因为他们认为地下的矿产和包括文物在内的其他有价物品均属国家所有,任何人不得侵占。之前曝出的多起村民发现乌木的事件都印证了这一点。最有意思的是有一户人家在建房时从祖宅原址挖到了原来新四军打的几十张欠条,这家人便以欠条为依据向人民政府催讨欠款,人民政府提出两点意见:一是这些纸张的年代真假必须进行鉴定;二是既便这些欠条被鉴定是真的,也只能当文物看待,而从地上挖出的文物是归政府所有的,是要被没收的...如此滑稽的解释相信在世界上绝有仅有?

除对地下的矿产国家提出所有权要求之外,对地面上的财产亦然,因为国家最终的解释权是土地归国家所有,这造成了社会上许多权属的不清和私产公占的现象存在,使人民当家作主成了一句空话。以土地为例,尽管解放已经六十多年,也历经几次轰轰烈烈的所谓土改,但到如今,农民们只对田地有证,但对园地却没有证,杂地、荒地、山地更不在话下,而没有证就意味着无法对其使用权和所有权提出有效主张,这在法制时代是难予维权的。对于林业主产区山地的确权颁证,也存很大漏洞,有些地方的山民在林改后虽拿到了林权证,但这些农民所获得的林权往往达不到总林权的一半,因为大部分的山地仍由私人承包,并没有分到村民的手里,因此这些山地山林虽是山民共同的财产,但山民却无法对其声索主权,更无法参与利益的分配。

中国最大的腐败是农村的腐败,而这些腐败有部分是由体制和政策所造成。一些地方虽然很贫穷,但从九十年代开始,村级干部集体公费到东莞泡桑拿、到泰国享受人妖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因为不管是沿海还是山区各级政府均很有油水可捞,沿海靠强征巧取豪夺,山区则靠林产或矿产拍卖,我的地盘我作主,因此山越多的地方官员就越富,这与一般认识上的穷乡僻壤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诚然,按照相关的规定,人民群众拥有监督权,但中国的人治与集权体制使人民监督成了一句空话。你去反映,他们抓你辫子;你写信向上告状,但这封信很快就会落到被举报者手里,不信他可以一字不漏地念给你听;你去上访,他们可以把你关起来,甚至把你“神X病”...这是真实的中国,同时也是怵目惊心的中国。

2007年,我国通过物权法,但物权法回避了许多国家民法都明文规定的“先占”制度,即对无主物,先占者先取得所有权。在现实中,地方政府通常拿民法通则来说事,认为地下矿藏一律归国家所有,这样的解释是一种生搬硬套,因为乌木并不是化石,也非矿产,并不适用《古生物化石保护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对村民挖到的乌木进行强行没收的作法于法无据。

国台办主任张志军2月11日下午在南京与台湾方面陆委会负责人王郁琦举行双方两岸事务主管部门负责人首次正式会面。此次的“张王会”引发界的高度关注。就在这几天,中国台湾网发表了一篇题为“台湾律师:中国大陆现状让台湾人不敢统一”的文章,以下是部分内容:

台湾一个律师事务所的主持人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中国目前的状况让台湾人不敢统一。”位于台北的“元贞联合法律事务所”的詹顺贵律师说,台湾跟中国到底是要独立还是要统一,这个以后可以决定,但是希望或许可以通过台湾的民主进程,给中国一些正面的影响。在他看来,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将有助于统一。“如果中国未来慢慢地也可以走向民主,那样的话,来谈统一,也会比现在条件会好很多。或许难度很高,但总是一个期待。”

由此看来,让大陆走向民主,让大陆的法律体系与世界接轨,不仅有利于大陆社会的公平正义,同时也有利于增大大陆的吸引力,加速祖国和平统一的进程。这或许是媒体在这个敏感的时刻刊登这篇文章的目的之所在。

(谢绝转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