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宋鲁郑:索契冬奥会,看俄罗斯的强大与脆弱

索契冬奥会五环变四环(上图),巧合的是,1984年美国《运动画报》曾制作漫画(下图)评论苏联抵制洛杉矶奥运会,红色环象征美洲

斥资五百亿美元精心打造的豪华索契冬奥会,正如法国媒体所评论的,成为“沙皇”普京的光荣时刻。俄罗斯也以此成功宣示了强盛大国的回归。

确实,仅仅巨额投入,就已经直白地展示了今日俄罗斯的实力——负债累累囊中羞涩的西方,再也没有以经济实力展示自己制度优越性的能力了(当然嘴还是硬:奥巴马就说美国不缺场馆,不用花这么多钱)。国际社会向来是现实的,苏联解体后一直想抱西方大腿的乌克兰在最后一刻重返俄罗斯怀抱,根源就在于此。俄罗斯出价一百五十亿美元和下调30%的天然气价格就瞬间将欧盟击溃。

然而,俄罗斯如同大病初愈的巨人——九十年代的民主和自由经济试验几乎毁掉了它的元气,在向全球展现力量的同时依然未能掩饰其弱点,甚至与生俱来的、基因式弱点。

冬奥会揭幕伊始带给世人的不是喜而是惊。倒计时大屏幕仅仅到五就罢工黑屏了,开幕式必须创意般展示的五环只剩下了四环。全球注目之下接连发生这样严重的硬件问题,绝不是组织上的原因,而是俄罗斯制造业实力的真实写照(可资对照的是,印有四环的T恤第二天就在中国的淘宝网站上和国外部分网站同步销售了,而且还有中国式的幽默:T恤的质量比索契的五环更靠谱)。

俄罗斯经十月革命再度成为世界强国之后,加工制造业一直是其短板。哪怕他们在太空赢得先机,长期领跑美国,但在地面上的加工制造业却毫无起色。最终日常生活水平与西方的差距,成了苏联模式去道德化、去光环化乃至国家解体的重要原因。

俄罗斯在普京时代虽然再度崛起,除了政治恢复稳定、成功镇压分裂势力和迅猛打击财团寡头之外,根本的还是世界能源价格的暴涨。俄罗斯昔日畸形的经济结构并没有多大改变。今天的俄罗斯仍然基本上依靠出售能源——燃料和能源产品出口比重接近60%——换取日用工业品和其他高科技产品。所以,冬奥会开幕式上发生的令俄罗斯尴尬甚至蒙羞的一幕,并不意外(台湾有网友戏言是中国大陆造的,言外之意则是俄罗斯连这个也造不了

当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前苏联在和西方的激烈对抗与封锁中形成了偏重能源和重工业的经济结构,也一直未融入国际劳动分工体系。对能源等原材料的过度依赖,导致在苏联时代,俄罗斯经济就出现了大规模的“去工业化”现象,工业品不仅单一而且质量低劣。更重要的是,俄罗斯上下形成了路径依赖,既不愿意搞创新,更不愿意冒风险。这大概就是经济学原理上的“能源诅咒效应”。或许,试图改变现状也是普京投入巨资承办冬奥会的动机之一,就如同申办奥运会也有促进更大开放的目的。在全球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开幕式瑕疵,将成为激励俄罗斯上下的“索契”:追索的契机

以俄罗斯的地缘政治份量,对外它能依靠的恐怕只有中国。无论是叶利钦倒向西方的时代还是西方处于经济危机急需救助的时期,俄罗斯都无法得到西方的技术支持。正如普京曾经批评的:在国际金融危机期间,一些俄罗斯企业试图收购西方部分拥有先进技术的公司,哪怕是个汽车企业,都遭到无情的拒绝。俄罗斯想通过购买技术提升自己是不可能的,西方的企业也不会把核心的技术卖给你

俄罗斯第二个短板淋漓尽致地展现在普京身上。1999年最后一天,普京成为俄罗斯的最高领导人。当时中国的国家领导人是江泽民。现在中国已经经历两次制度性轮替,进入到习近平时代,而站立在俄罗斯权力之巅的依然是普京。

我们当然可以赞叹普京的奉献精神,可以赞叹他超强的能力,也可以他是民选的作理由为其辩护。但事实却是,俄罗斯的政治传统过于依赖强人。纵观整个俄罗斯的历史,无论实行什么制度,只要有强人,国家就强盛。否则国家就衰败。同样一套制度,在斯大林手上,就可以决定欧洲乃至世界的命运,在戈尔巴乔夫手上,几年间就可以令国家解体。同样是民主制度,在叶利钦和普京手上就截然不同。俄罗斯的普京现象也是传统胜过现实政治制度的另一佐证。然而,一个过于依赖强人而不是制度的民族,大起大落式的命运就不可避

如果说经济发展路径依赖难以改变,那么政治路径的依赖恐怕就更无法撼动。

诚然,许多国家和民族都有伟人现象,戴高乐之于法国,邱吉尔之于英国(此二人在二战后就迅速被选民抛弃),但伟人对国运影响如此巨大,俄罗斯大概是唯一。中国传统上也是一个十分依赖于人治的社会,但今天的中国已走向制度化,国运更是去个人化。虽然在西方的理论体系中,中国是专制,俄罗斯是民主,但显然中国的政治文明已经走在俄罗斯前面。全世界包括俄罗斯自己,都会有这样的疑问:没有了普京的俄罗斯会走向何方?面对中国,却不会。

冬奥会开幕后,赛场出现大量空席,成为重大体育盛事少有的景象。这不由得令人联想起俄罗斯要想重新成为世界大国的第三个软肋,即人口的加速凋零。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一直经历着一场旷日持久的,并且还在不断加剧的非战争因素人口危机。全国人口自1993年起灾难性地持续减少,当年全俄人口为14829.5万,较上年减少3.1万,1995年同比减少5.9万。此后,人口下降速度明显加快。到2002年,在全俄89个联邦主体中,共有66个出现人口负增长,农村近1/3的居民点人烟稀少,有的早已空无一人,不到10人的村子占到了全俄农村居民点的22%。人口自然增长率连续十多年呈负数,造成人口构成急剧老化,社会劳动力储备日益萎缩。

这被俄罗斯人口学家称作第四次人口危机。与前三次分别由战争和饥荒引发的人口危机显著不同,此次危机发生在和平时期,并且持续的时间空前漫长。其后果将严重影响俄罗斯民族的生存能力,严重制约俄罗斯的经济发展潜力,并不可避免地在很大程度上削弱其国际影响力。

俄罗斯人口危机,表面上看是出生率下降(没有计划生育却比中国都低)、死亡率上升(特别是新生儿死亡率高)、人均寿命低(比中国低4.49年),但根源却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民主化大转型。

苏联的突然崩溃和混乱的民主转型演变为一系列社会危机。社会生存环境的极端恶化导致酗酒、吸毒和疾病的蔓延,也导致暴力事件和恶性事故迭起,从而造成了大量人口的非正常死亡。有数据显示,90年代俄罗斯人口的非正常死亡率达到了战后的创纪录水平。政治体制的突变,国民经济体系和社会保障体系的瓦解,民众生活水平的下降,对未来的茫然和担忧,大量无序的人口迁移,民族的纠纷,社会的动荡,家庭的不稳定,价值观的转变,凡此种种极大地提高了养育成本,并因此限制和压抑了人们的婚育意愿,年轻人普遍不愿生育,离婚率高得惊

宋鲁郑:索契冬奥会,看俄罗斯的强大与脆弱

索契冬奥会五环变四环,普京面色凝重

80年代,俄罗斯每年每千人中结婚人数在10人左右,离婚人数约占结婚人数的40%;90年代每年每千人中的结婚人数下降到5-7人,而离婚比率却大幅上升,离婚人数占到了结婚人数的60%,甚至更高。所有这些造成了俄罗斯人口自然增长率可怕的断层式剧降。可以说,第四次人口危机是俄罗斯民族为社会转型付出沉重代价的一个具体表现。

目前走向民主带来的成本还在延续,根据俄罗斯和联合国人口机构的预测,到2050年,俄罗斯人口将减少至7000万至1.2亿之间。

别说成为一个世界大国、强国,就是一个文明的维系,没有相当规模的人口做支撑都是不可能的。今天的俄罗斯是否还有未来,取决于人口危机是否能够化解。至少到目前来看,尚是无解的挑战。

俄罗斯最后一个软肋就是腐败。俄罗斯出现腐败爆炸是进入民主化转型时期。没有了党纪和国法的俄罗斯,变成了贪官污吏和黑手党的天下。根据德国透明国际的廉洁排名,俄罗斯长期在120到140余名左右徘徊(中国80位左右,得分也一直在提高)。腐败对俄罗斯的直接影响就是大量资金外逃,同时国外投资锐减。在世界银行投资环境评估报告中,哈萨克斯坦位居第47位,而俄罗斯仅为120位。不少在俄罗斯从事经营活动的企业不是在俄注册公司,而是在国外注册。俄罗斯从海关到税务,从司法到护法,国家工作人员办事“不透明并缺乏问责机制”,简而言之,就是系统性腐败。

处于转轨时期的中国腐败也十分严重,但和俄罗斯不同的是,中国的腐败一直处于被遏制之中而不是恶化之中。2014年,亚洲政经风险顾问公司发表了17个国家和地区的年度贪污评比报告,台湾名列第八,排在大陆之前(最严重的前三名是印尼、泰国和柬埔寨),从中可以看到2013年大陆反腐的成果。更为奇特的是,腐败在中国并没有产生其他国家阻挠经济发展的现象。我们可以说改革开放三十多年腐败很严重,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三十多年中国经济发展很迅速。俄罗斯则是腐败很严重,经济很混乱,社会在倒退。

|

当然,腐败只是外资停滞不前的一个原因,政治的稳定性也极为重要。虽然俄罗斯是民主国家,从理论上讲民主制度能够提供最稳定的合法性,但俄罗斯过于依赖普京一人的政治现象显然和理论较上了劲。反观中国,流入的资金一直远远超过流出,而根据研究,外逃的资金大多又回流。海外一向以批评中国闻名的程晓农教授,就认为贪官的钱70%都流回中国。不管谁都对中国如此有信心,中国投资环境还需要质疑吗?2014年奥巴马发表国情咨文时,竟然喜不自禁地宣称,美国已经超过中国成为全球最佳投资国,也同样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俄罗斯所无法比拟的投资环境。

面对俄罗斯,同为转轨国家的中国确实要反思几个为什么:为什么俄罗斯有财产申报制,却依然腐败,而且比中国更严重?为什么俄罗斯免费医疗,人均寿命却远远低于中国?为什么俄罗斯普选民主,却依然塑造的是强人政治,政治文明远落后于中国?

索契开幕式最令人惊讶的应该是对苏联时代的正面表现:红色的幕景下,经济高速增长,科技突飞猛进,人民安居乐业,充满民族自豪感。这当然令西方大哗。法国新闻台I-TELE第一时间邀请专家点评,认为是对文明社会的公然挑衅。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则将这一段剪掉!(美国人干的,自然不属于侵犯民众的知情权,应该属于新闻自由的范畴)。其实没有切身经历民主转型灾难的西方是很难理解这一幕的。这未必表明俄罗斯要重回历史,而是以此来表达俄罗斯民族对昔日强盛的眷恋和对未来强盛的憧憬。只是,俄罗斯将在何时、以何种方式重回大国之巅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