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乙的回忆“毛主席谈‘满族很了不起,’存在重大疑点


舒乙的回忆,“毛主席谈‘满族很了不起,康熙的历史功绩’”存在重大疑点

兼谈明清历史问题,如何演化成“满汉之争”,民族主义泛滥的起源


毛主席谈“满族很了不起,康熙的历史功绩”,最先出自1994年5月20日人民日报副刊。之后,各类书刊纷纷发表和转载。这篇谈话大家都知道,这是为满清翻案的镇宅之宝。但这篇谈话是非常可疑的。

其一、和主席一贯的言论不一致,见下述附录一。

其二、这篇谈话不是出自中央文献办公室,而是出自个人,不合常规。主席在官方场合的所有活动和言论应该是被随时记录的。而这篇谈话是老舍之子舒乙在1994年拿出的,但是他没有提供老舍亲笔文字为据,也没有提供这次会面的具体时间。主席和其他中央领导人如此重要的活动,都会有会议记录和新闻摄影记录。这完全是可以查证的,可是没有。六十年代当时的党报党刊并无关于这次“谈话”的相关报导。

其三、孤证不立,此事没有旁证,老舍生前从来没有以口头的或书面的形式记录有这么一次“谈话”,非常令人疑惑。

其四、这么长一段文字,如果仅仅凭记忆,很难记得那么准确。而且经过了三十多年,那么“老舍的回忆”和“舒乙的回忆”是否可靠?这段谈话从形式上看属于闲谈之类,不排除观点和文字被加工篡改过,这点无人能保证。

其五、既然老舍在78年就平反了,为什么舒乙不在当时就拿出这段重要讲话而等到了94年。如果真有其事,应该是一段重要讲话,当时就该流传或者公布,为什么他压了这么久?

其六、为什么老舍在文革中被批斗,没有用毛主席讲话做辩护,这也是令人不解之处。

其七、就文中所言清朝、康熙、满族需要歌颂,并不符合老舍日后的创作主题,历史剧《神拳》讲的是义和团运动,通篇没提满族,哪来的“表现满族人民的作品”?《正红旗下》老舍生前是偷偷摸摸写的,外面根本不知道,更不可能出版,纵观《正红旗下》整部小说,也看不出来“这些作品形象生动地说明了满族是一个对中华民族大家庭做出过伟大贡献的民族”。

其八、情节太荒唐。

从谈话内容来看,明明是中央几大领袖对清朝、对康熙取得了新共识,要公之于众,而却以偶遇老舍的方式来谈。老舍什么人?文中说 “有一年的人大代表会上,适逢大会中间休息,老舍先生下了主席台到休息室去,过了一会儿,他看到毛主席、周总理、刘少奇等领袖们也走进了休息室,老舍先生以为他们要商量事,起身想躲开。”从这段话来看,明明是多位中央领导人特地到代表休息室去找老舍。而代表休息室也不可能只为老舍一人所用。见毛主席来了,众位代表肯定都围拢上去。而毛主席他们却只看见老舍,把其他代表都从休息室赶走,专门拉老舍来谈康熙?这太不合乎常规了。如此,还不如直接把老舍请入中央去谈。

有趣的是,之后出版的《巨人的情怀---毛泽东与中国作家》(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5年11月版第37~38页),是这样叙述的:“4月,毛泽东在全国人大二届二次会议期间和老舍作了谈话。毛泽东一开口便说,‘满族是个了不起的民族。……’”该回忆被转发加工多次,绘声绘色,人民网转发时的标题是:毛泽东老舍促膝长谈:满族了不起。


再后的“编造”越来越离谱,1999年第7期《人物》杂志登出了:“冰清玉洁伉俪情:听老舍夫人胡契青忆往事”(文/宋淮生),据胡契青讲:“毛泽东最佩服康熙皇帝,在他看来,康熙皇帝不仅懂几国文字,精通地理、历史,而且执政时间最长,是难得的一代明君,他把这个想法告诉老舍,要他写一部关于康熙皇帝的剧本。老舍说:“您的好意我知道,但我没有进过皇宫,不知大臣们怎样接触皇帝。没有生活的体验,我写不了。”尔后,老舍满怀激情完成了《龙须沟》的创作。在周恩来的推荐下,毛泽东观看了这部话剧并给予极高的评价。”

而在“‘满族很了不起’毛泽东谈康熙的三大贡献”文中说这是六十年代的事情,《龙须沟》是老舍的代表作之一,剧作完成于1950年,1951年2月由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首演。那么老舍到底是50年还是60年换脑筋?

毛泽东一生最反对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建国初年,毛泽东就发起批判《武训传》是奴隶主义,批判《清宫秘史》是卖国主义。针对《清宫秘史》、《武训传》这类影片,他尖锐地指出:“狂热地宣传封建文化,并为了取得自己所没有的宣传封建文化的地位,就对反动的封建统治者竭尽奴颜婢膝的能事,这种丑恶的行为,难道是我们所应当歌颂的吗?”文革时期,他怒斥中宣部是“帝王将相部,老人死人部,才子佳人部”,76年前,根本没有排过一本皇帝的剧本。

那个年代,谁见到毛主席三天三夜睡不着觉,和毛主席握一下手,回来都不肯洗手。何况主席对他讲这么一大段重要讲话,竟然没人用笔记录下来不说,竟然连时间、地点、人物都语焉不详,这不是假的能是真的?可知所谓的毛泽东赞颂满清明明是某些人搞的骗局。

世界上所有报刊的第一原则不是真实,而是符合政策,舆论导向。其次才是真实。所以我们在各国媒体都能看到假新闻,这并不奇怪。 93-94年纪念毛诞,各媒体出了不少有关毛的奇闻佚事,当事人大多不在,多是亲属转述。这些东西可以作为茶余饭后的闲谈,但是当不得真的。

《人民日报》登出这篇东西却是有政治影响的,这是“满清翻案大事记”中的关键一环。它利用毛主席的声望掀起满清翻案的高潮,打下群众基础。其次是蓄意掩盖了建国三十年来政府一直对满清的批判态度,欺瞒了国人。之前之后社科书刊大量出现歌颂康乾盛世的文章,美化满清的所谓电视正剧也纷纷粉墨登场,辫子热一直持续到今天。


如果这篇谈话真是捏造的,就舒乙而言,他真有此胆识去捏造吗?但这篇谈话毕竟出笼了。以上事实存疑的同时,如此精心的设计,给“多元一体工程”(7·5事件”和多元一体工程的破产)存在提供了佐证。这篇谈话曾经沸沸扬扬,各类媒体传播了很久,06年时,笔者就已经撰文质疑,之后在网络上引用该文越来越少了,今天旧话重提,是为了探秘“多元一体工程”,幸好舒乙先生还健在,希望舒乙先生能早日站出来澄清真相。


附录一:毛泽东对满清的真实态度如下,都是入选毛选和党内文件的(网友提供):

1、郭沫若在《甲申三百年祭》中指出:

“要就中国来说吧,就在清朝统治的二百六十年间一直都没有亡,抗清的民族解放斗争一直都是没有停止过的。

然而甲申年总不失为一个值得纪念的历史年。规模宏大而经历长久的农民革命,在这一年使明朝最专制的王权统治崩溃了,而由于种种的错误却不幸换来了清朝的入主,人民的血泪更潸流了二百六十余年。这无论怎样说也是值得我们回味的事。”

郭沫若发表《甲申三百年祭》之时,正是抗战最艰难的时期,国共两党爆发了激烈争论,以明朝、李自成、满清分别类比为国、共、日。两党互相指责对方不顾大局,内耗磨擦导致亡国。

毛泽东对《甲申三百年祭》给了极高的评价,并作为党内整风文件,而郭沫若对满清的看法,也是中央对满清的看法。

2、

你的研究民族史的三个态度,我以为是对的,尤其第二个态度。如能在你的书中证明民族抵抗与民族投降两条路线的谁对谁错,而把南北朝、南宋、明末一班民族投降主义者痛斥一番,把那些民族抵抗主义者赞扬一番,对于当前抗日战争是有帮助的。只有一点,对于那些“兼弱攻昧”“好大喜功”的侵略政策(这在中国历史上是有过的)应采取不赞同态度,不使和积极抵抗政策混同起来。为抵抗而进攻,不在侵略范围之内,如东汉班超的事业等。

--《关于研究民族史问题给何干之的信》(《毛泽东文集》第二卷)

3、

“中华民族的各族人民都反对外来民族的压迫,都要用反抗的手段解除这种压迫。他们赞成平等的联合,而不赞成互相压迫。在中华民族的几千年的历史中,产生了很多的民族英雄和革命领袖。所以,中华民族又是一个有光荣的革命传统和优秀的历史遗产的民族。”

毛并没有说满族自古就属于中华民族。相反,根据上下文“外来民族”“在中华民族的几千年的历史中”,毛难道不是暗指匈奴、契丹、女真、蒙古、满洲都是“外来民族”么?否则谈何“几千年”?明末,中华民族的各族人民--汉、苗、彝、畲等族人民反抗外来民族满洲人的民族压迫。

4、我们的敌人大概还在那里做元朝灭宋、清朝灭明、英占北美和印度、拉丁系国家占中南美等等的好梦。

5、 搜遍毛泽东选集毛泽东文集等毛泽东著作,毛泽东总共谈到过清朝皇帝的只有一处:

康熙有许多儿子,其中一个是雍正,雍正搞特务机关压迫他的对手,把康熙的另外两个儿子,第八个和第九个儿子,一个改名为狗,一个改名为猪。

--《关于人的认识问题》 (一九六四年八月二十四日) 《毛泽东文集·第八卷》

《毛泽东评24史》,毛泽东从来不评辽史、金史、元史、清史(这句有误,24史无清史-博主注)。以毛泽东的雄才大略和他遗留下的很多文字来看,毛泽东不可能喜欢满清,几乎不去读清史,哪里有那么多有关清代的当代见解、时代语言。这一点不管你是喜欢清朝还是讨厌清朝,都不得不承认。


附文二:“满族很了不起”毛泽东谈康熙的三大贡献

60年代初期,老舍先生是北京市的全国人大代表。有一年的人大代表会上,适逢大会中间休息,老舍先生下了主席台到休息室去,过了一会儿,他看到毛主席、周总理、刘少奇等领袖们也走进了休息室,老舍先生以为他们要商量事,起身想躲开,毛主席却把他叫住了,说:“一起坐一坐,说说你们满族人。”于是,大家围坐成一圈,开始谈论起来。

毛主席一开口便说,

满族是个了不起的民族,对中华民族大家庭做出过伟大贡献。他还说,清朝开始的几位皇帝都很有本事的,尤其是康熙皇帝。

维护统一和主权

毛主席说,康熙皇帝头一个伟大贡献是打下了今天我们国家所拥有的这块领土,我们今天继承的这大块版图基本上是康熙皇帝时牢固地确定了的。他三征噶尔丹,团结众蒙古部,把新疆牢牢地守住。他进兵西藏,振兴黄教,尊崇达赖喇嘛,护送六世达赖进藏,打败准噶尔人,为维护西南边疆的统一,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他进剿台湾,在澎湖激战,完成统一台湾的大业。他在东北收复雅克萨,组织东北各族人民进行抗俄斗争,和沙俄签订《尼布楚条约》,保证我永戍黑龙江,取得了独立自主外交的胜利,为巩固东北边疆做出了重大贡献。

坚持统一战线政策

毛主席说康熙皇帝的第二个伟大贡献是他的统一战线政策。满族进关时兵力只有五万多,加上家属也不过二十万,以这样少的人口去统治那么一个大国,占领那么大领土,管理那么多人口,矛盾非常突出。康熙皇帝便发明了一个统一战线,先团结蒙古族和其它少数民族,后来又团结了汉族的上层人士,他还全面学习和继承了当时比满文化要先进得多的汉文化。毛主席说康熙皇帝第三个了不起的地方是他有奖罚分明的用人制度,即使贵为皇子,打了败仗也不能进得胜门,而要在城外听候处置。

重视科技学无止境

毛主席还特别夸奖康熙皇帝的学习精神。康熙除了会几种民族语言之外,还会好几种外语,包括希腊文,他还精通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毛主席还说,康熙皇帝是最早懂得向西方资本主义先进知识学习的开明君主,他喜欢研究自然科学,对数学、天文、地理、医学、生物学、解剖学、农艺学和工程技术有浓厚兴趣,还亲自主持编辑科技书籍。

毛主席这一番议论,还有周总理、少奇等的插话,使老舍先生大为惊讶。所以,回到家中,他便说他完全换了脑子,换了眼睛。

以满族为荣

老舍先生是满族正红旗人,但直到50岁,他从不在正式场合说自己是满族。在老舍先生前半生的文学作品中,没有一处标明其中的某个人物是满族。1950年后,老舍先生不仅明说自己是满族,而且代表满族积极参与各种社会活动。听了毛主席对满族和康熙皇帝的评价后,他开始着手写表现满族人民的作品,如历史剧《神拳》、长篇小说《正红旗下》等。他的这些作品形象生动地说明了满族是一个对中华民族大家庭做出过伟大贡献的民族。


1994年5月20日人民日报副刊



再谈“舒乙的回忆”如何演化成“满汉之争”的,民族主义泛滥的起源


上次论述了舒乙的回忆,“毛主席谈‘满族很了不起,康熙的历史功绩’”存在重大疑点。本文讲讲“舒乙的回忆”如何演化成民族问题-所谓“满汉之争”的。


舒乙的回忆通篇回忆的是毛泽东称赞康熙的历史功绩,却无端戴上了这么一顶帽子,“满族是个了不起的民族,对中华民族大家庭做出过伟大贡献。”

这种民族主义的语言不会出自毛泽东之口,毛泽东向来是把统治阶级和劳动人民分开的,更不会把民族和朝代合在一起。如果因为满清有功绩,就说满族了不起,那么满清时代的丧权辱国是不是就可以说“满族很糟糕”呢?“剃发变服”、“扬州十日”是否又能说成“满族很罪恶”呢?同样道理,日本侵华战争,中国政府一贯的态度是:这是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行,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再者如果说满清有功,就说满族了不起,国内其他55个民族没有这样的功绩,是否就没有什么了不起?这种民族主义语言只能出现在改革开放以后,高水平的政治家是不可能说这种话的。

50年代,国务院曾经下发通知,在正式出版物中,不要用满清而要用清朝。当时,在绝大多数人看来,满清是罪恶的。老舍同样也有这种心理,他曾经说过“我们满族人对中国是有罪的。”国务院下通知思路是一贯的,清朝统治者的罪恶与广大满族同胞无关,将满族人民同满族统治者区别开来。从“周总理接见嵯峨浩、溥杰、溥仪等人的谈话”也不难看到这点。但是,现在却不同了,清朝被无限拔高之后,某些人喜欢用“满清”,因为在他们看来,满清就是“满族人的清朝”。而对其他人来说, “满清”一词意味着非正统。所以,这些人一会儿因有人用了“满清”一词,以“国务院通知”谴责别人是大汉族主义。一会儿自己也用“满清”一词,视为满族人的骄傲。

总有人把批判满清说成是批判满族,想不通问题出在哪里。现在可以说了,问题就出在这段话上,舒乙捏造毛泽东赞康熙也就罢了,关键是暗藏玄机加上“满族很了不起”这句话。这下问题严重了,从那以后,满清和满族就被勾连上了,满族被绑架到了满清,满清的功罪事关满族的荣辱。自从人民日报推出这篇谈话后,大批书刊转载扩散,后果是很恶劣的,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盒子,从此明清历史问题演变成了民族问题,由此开始,有关清朝是非的争论,就进入民族主义话语体系,之前,大家讨论明清问题,本来是没有那么多民族意识在内的。从这天起大家都被不知不觉的洗脑了,激发起了民族意识。比如,我们常常见到如下命题:“中国不是汉族一家的!”,“汉族人当得了皇帝,少数民族为何当不了皇帝?”大家在这种语言氛围下,立刻被选边站,要么(被)站在汉族一边,要么站在少数民族一边,一有人批判满清,马上就被诬蔑为这是批判满族,是大汉族主义。而站在少数民族一边,则被公认为是民族团结。甚至某些左派也误入毂中,说:“民族主义只能对外的!”对满清只能歌颂,“剃发变服”、“扬州十日”不能说,丧权辱国说成是封建社会的必然现象。这篇所谓的“回忆”是引发越来越激烈的“满汉之争”,当今民族主义思潮泛滥的真正起源。

那么舒乙捏造的这段“谈话”,到底有没有影子呢?还是有的,我认为出自周总理的这段讲话。对比这两段谈话,明显看出舒乙在添油加醋,最关键的是他把周总理核心观点:满族统治阶级造成的功罪和满族人民无关,他把这层意思完全篡改,颠倒了。


附录一 接见嵯峨浩、溥杰、溥仪等人的谈话(一九六一年六月十日) 节选自周恩来选集(下卷)

现在介绍一下满族的杰出人物老舍先生。他是一位名作家。辛亥革命后,若讲自己是满族人就会受欺侮,受歧视,所以他就不愿意讲。他有许多著名作品,如《骆驼祥子》、《龙须沟》等等。老舍夫人是位画家,中年学画,拜齐白石为师,现在和陈半丁、于非等画家合作绘巨幅的国画。

再介绍一下,这是程砚秋夫人。程砚秋是中国著名的京剧演员,也是满族人。解放后他非常努力,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五七年我和贺龙元帅介绍他入了党,可惜第二年他就去世了。旧社会他们被叫作戏子,受人歧视,我们称他们是艺术家,都是平等的。

我还介绍一位照顾我们夫妻的护士,她也是满族人,自己不说,被我认出来了。在座的汉族同志很多,就不一一介绍了。中国旧社会,等级森严,不平等。清朝时我们这些人要见溥仪非下跪不可,也根本见不到。辛亥革命后就变了,但只变了一点,推翻了清政府的压迫,代之以少数汉人的统治,而且更凶。北洋军阀是年年打仗,国民党统治也是战争不断,搞得民不聊生。只有中国革命胜利了,社会才变了,全中国人民都平等了。

现在谈谈满族的问题。满族统治阶级入关统治中国近三百年,奴役各族人民,虽然曾使中国一度强盛,但最终还是衰败了,这应由清朝的皇帝和少数贵族负责,满族人民是不用负责的,他们也同样受到灾难。

现在的问题,是要恢复满族应有的地位。辛亥革命以后,北洋军阀和国民党反动政府歧视满族,满人不敢承认自己是满族,几乎完全和汉人同化了,分不清了。民族将来是要互相同化的,这是自然发展的结果,但不能歧视,不能强制。因此现在还要把满族恢复起来,事实上一九四九年以后已开始这样做了。

清朝是中国最后一个王朝,它做了许多坏事,所以灭亡了。但也做了几件好事:

第一件,把中国许多兄弟民族联在一起,把中国的版图确定下来了,九百多万平方公里。

第二件,清朝为了要长期统治,减低了田赋,使农民能够休养生息,增加了人口,发展到四万万人,给现在的六亿五千万人口打下了基础。

第三件,清朝同时采用满文和汉文,使两种文化逐渐融合接近,促进了中国文化的发展。清朝在确定版图、增加人口、发展文化这三方面做了好事。

康熙懂得天文、地理、数学,很有学问。俄国彼得大帝和康熙是同时代的人,因为俄国地处欧洲,手工业比较发达,他汲取了西欧的经验,发展了工商业。中国当时封建经济的统治比较稳固,工商业不发达,康熙只致力于发展封建文化。清朝所做的坏事,历史已经做了结论,用不着多提,做的好事是应该讲一下的。我说这些话的意思,是要说明就是和满族人结婚了也用不着自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