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十万小姐赴岭南,百万嫖客下东莞”,这句流传甚广的段子,成为富裕的东莞在民间的另一形象。为摘除这顶“黄帽子”,从11月初开始,东莞市刮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扫黄风暴……

因为扫黄行动的实施,现在很多小姐都处于“休假”状态,所谓“休假”就是无所事事地混日子。除了睡觉,看电视之外,就是邀请其他在“休假”的朋友逛街,去网吧上网聊天玩游戏,在烧烤档吃几个小时宵夜,几乎是东莞小姐最近这段时间里全部的生活内容。她们以往认识的老乡们,一部分已经远走他乡失去联系,剩下的也大多会因为觉得她们“脏”而不愿跟她们打交道。

除了网络上认识的众多陌生人外,她们在现实生活里为数不多的朋友都是酒店里其他省份的同行,“小姐一般都不太喜欢跟老乡打交道”,她们说,“大家都希望知道这事的人越远越少越好”。

在大多数人眼中,色情业差不多就是堕落、犯罪、病菌的同义词。但在她们眼中,这意味着她们唯一的挣钱渠道。她们之所以选择这样的生活,不是因为她们的教育不如我们,大多数是生活的无奈。大家好提供云平台的教育信息,但不代表着她们不会去每天学习提升自己。只是生活真的很无奈。也许她们更愿意这样的“工资”,可以让她们快速的过上比以前更好的生活。在东莞市的扫黄行动开始之前,她们每天的生活都很有规律。不过她们的作息时间跟普通人截然不同—中午十二点后才爬起床,在路边的餐馆吃完午饭后,在下午三点钟前赶到厚街镇的一家酒店“上班”。在东莞,像这种不算豪华但也并不低档的商务酒店随处可见。

“上班”,不过是在被称为“钟房”的简单休息室里等待客人上门而已。一间“钟房”里常常坐着十多位甚至更多的小姐。

每当接到小姐们的主管—“妈咪”的电话,“钟房”的负责人就会安排女孩们四、五人一组地前去供“客人”挑选。

在进入客房的瞬间,所有小姐都会马上解开统一款式的外套,把仅仅穿着三点式(或者还蒙了一层薄纱)的身体呈现在从未谋面过的男人面前,然后双手背在身后,面带微笑地自我介绍:“先生您好,我是××号”。

一拨又一拨的女孩进进出出,直到其中一个被选中,被留在紧闭的门后。一小时、两小时,甚至是一整夜之后,房门再次打开,被选中的女孩裹着浴袍悄然走出。而这时,她们的手提袋里已经装着了数百元甚至更多的“服务费”。

在被分账后,她们便回到“钟房”开始等待下一位客人,或是回到自己的出租房里蒙头大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