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野外驻训得急病 房东让我服毒品

鸦片俗称大烟是我国政府明令禁止的毒品。人一旦沾染了它,不仅给身心健康和家庭幸福带来灾难,而且严重地危害社会和谐稳定。因此,人们对它深恶痛觉,纷纷拒绝它、远离它。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对鸦片仅仅听说而已,很少有人见过它。而我不但见过它,还服用了它,当然不是用来吸毒的,而是用它来治病的。至于效果嘛,非常之好,让我这个刚入伍的新兵蛋子啧啧称奇。

1974年夏天,我在炮连侦察班当兵,按照上级部署,参加了团组织的指挥分队野外驻训。当时,正值盛夏,我们背着枪支、器材,冒着酷暑翻山越岭连续行军二、三个小时,军装干了又湿,湿了又干,后背上结了一层白花花的汗渍,真是又累又渴。快近晌午时来到一个屯子,这时前面传来命令:“原地休息15分钟”。我一看不远处有一口水井,赶紧和战友们跑了过去。那口井有好几十米深,大热天,打上来的水竟像冰镇过似的,喝一口透心凉,我知道喝生水容易生病,但那时渴得要命,根本顾不了那么多,一顿畅饮喝了够,还把水壶灌得满满的,趁势又洗了把脸,顿时感到精神了许多。年轻人就是这样,刚才一个个还是疲惫不堪,转眼间又互相嬉笑打闹起来,队伍里充满了笑声……。

“出发!”随着一声号令,我们又上路了。刚走出去不远,我就感到肚子隐隐作疼,便咬牙忍着,谁知越来越厉害,到后来简直疼的直不起腰来,心想:不好!可能要腹泻。喊了声“报告”!,便一头就窜进苞米地,经过一番紧急处置后又急急忙忙地去追赶队伍。可是不到十分钟,肚子又疼了起来,没办法只好故伎重演,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居然腹泻四、五次,领导看到我这副摸样,干脆留两个人来陪我,大部队继续前进。就这样我一路腹泻一路追赶队伍,狼狈至极难以言表!。

终于到达了驻训点,我们班进住的这家就母女俩,她们住东屋我们住西屋。趁班长和大娘在寒暄之际,我赶紧去看病。军医根据我的症状断定得了急性痢疾,于是给我开了一些土霉素、黄连素之类的药。那时候我年轻力壮,根本没把它当回事,随便吃了点药,第二天就跟同志们一起上山训练了。

在山上,我一会训练,一会钻林子,成了全连最忙碌的人了。同志们见状都取笑我:又去侦察地形啦?,今天埋了多少颗地雷啊……?,搞得我哭笑不得。俗话说“好汉架不住三泡稀屎”,我连续腹泻三、四天,人都有点虚脱了,但我仍然坚持着。心想:不就是拉肚子嘛,轻伤不下火线嘛。尽管我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还是让干部和班长看出来了,几次要我回去治疗都被我拒绝了,只得跟我说:你自己掌握,千万别硬撑,我连连点头称是。不知咋的,天天吃药就是不见效,白天在外训练还好说,到了晚上可麻烦了,隔一会儿就要上厕所,折腾的全班和房东都睡不好觉,我自己也十分懊恼。后来病情愈发严重,腹泻时还带脓血,军医诊断说可能由急性转为慢性了。身体日渐虚弱,有一天,终于抵挡不住彻底躺倒了。

白天,同志们都出去训练,我一个人静静的躺在炕上。大娘时常过来问长问短,有几次想跟我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了,看到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很纳闷心想:大娘究竟想说什么呢?。有一天,她过来对我说:“孩子!看你都瘦成啥样了,昨夜你说了一夜胡话,这样拖下去会得大病的,还是赶紧回部队住院吧”。我摇摇头不吭声。她见我这么固执,叹了口气说:“真没辙!”,而后吞吞吐吐地对我说:“我这里有点药可能管用,但有点苦,要不你吃点试试”?,我心想:药哪有不苦的,只要能治病,什么苦的药我都能吃。说着她从兜里掏出一个小铁盒对我说“你可千万不要对别人说啊!”,看她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我十分好奇心想:小铁盒里装的是什么灵丹妙药?,只见她慢慢打开盒盖,我一看里面是一团黑乎乎膏状物,她用火柴棍挑起一块约黄豆粒般的大小放在碗里,用温开水慢慢搅开,叫我一口服下。看我有些迟疑,她说“你放心,治拉肚可好使了”。听她这么一说,我一仰脖子喝了下去,又苦又涩很不是滋味,便问她“是啥玩意啊”?,“是大烟”!,我一惊心想:这不是毒品吗,用它来治拉肚子能行吗?,可再一想:一连吃了十来天药都没见效,只要能治病吃啥都行,大娘总不至于害我吧。大娘见我服下后,再三提醒我不要乱说,我连连点头,“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乱说的”。我心里十分清楚,在那个动乱年代,让解放军服大烟,要是让别人告发了她还不挨批斗,说不定还会被拿下问罪呢。难怪几天来,大娘总是吞吞吐吐犹豫不决,她不得不考虑可能带来的后果!

说起来就这么真神奇,服完大烟后肚子很快就不疼了,拉肚子的次数也明显减少,几天以后就恢复正常了。又休息几天,就能正常参加训练了。大家见我病愈都很高兴,营部军医见到我也直打哈哈,拍着我的肩膀说:病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哈哈哈……!,看他哪副洋洋自得的样子,我想:就你那破药,吃了十几天都没见效,让我遭了那么多罪,还好意思在这里臭美,我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嘴上没敢这么说,那时咱还是一个新兵蛋子那敢冒犯干部啊!。

很快野外驻训结束了,临走时,大娘把我们班一直送到村口,一个劲地叮咐我回部队后马上去医院看病,别误了大事。我眼眶润湿,紧紧地拉住大娘的手,从心底里感谢大娘对我的关心照顾,感谢她对子弟兵的一片真情!。

事后,我经常想,种植鸦片国家是绝对禁止的也是违法的,大娘的大烟土从哪来的呢?,是过去的存货还是现在种植的?有一年我又参加野外驻训,无意间看到房东家屋后自留地里长着一种植物,开的花朵非常鲜艳夺目,便好奇地问房东“大爷这是什么花”?他悄悄地告诉我“是罂粟花”,细问之下得知,那时候山里缺医少药,村民一旦有个头疼脑热什么的看病很不方便,于是便偷偷摸摸地在屋后自留地里种点罂粟熬点大烟土用来治病,村干部对此也心知肚明,只要不出大格,一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后来,我知道大烟虽是国家明令禁止的毒品,但也是制药的好材料,至于治腹泻效果为何这么好,其中的药理作用我就不得而知了。

转眼间,几十年过去了,改革开放使我们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经济建设成就举世瞩目、医疗卫生事业蓬勃发展,如今老百姓的日子越过越红火,不但城、镇居民看病方便了也有了医保,连农民也享受新农合医保待遇,这是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回忆过去、展望未来,你说现在谁还去为那些头疼脑热的小病犯愁呢?谁还去干那些违法乱纪的事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