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日报》:俄罗斯不会与中国结盟拒日抗美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在美俄关系陷入谷底与美国带头下,英、法、德领袖拒绝出席俄罗斯索契冬奥开幕典礼,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都参加开幕式,让俄罗斯总统普京深感欣喜。国际媒体与国际观察家大做文章,表示当前中国外交战略为“联俄、睦韩、反日”,中俄关系将进一步推进,不排除两国结盟的可能性,共同目标是对付正在亚洲推动再平衡的美国。问题是,索契冬奥的国际政治学真能搅动东北亚一池春水,让大国权力政治重新洗牌吗?

习近平主政以来,中俄关系不断有进展。一年内,习已与普京五度会晤,连续两年习近平都锁定俄罗斯为“开年外交”造访国家。从俄罗斯对中国军售、俄中联合演习频仍、中国向俄国采购石油与天然气,以及双方经济合作来看,中俄关系2014年应有进一步深化的空间。

但两国深化关系是一回事,是否结盟又是另一回事。不少人认为,习近平的外交政策继承前领导人毛泽东的“12字真言”,即“认清主敌、结盟对抗、离间敌盟”,但这种说法不仅引喻失义,还时空错乱。

首先,以“认清主敌”言,美国推动亚洲再平衡主要目的,就是透过外交、政治、军事与经济影响力,让亚洲重新回到对美国及其盟邦有利的均衡状态。由于中国经济、军事快速崛起,强势坚持“核心利益”使美国政学界普遍认为,中国崛起本质上是“扩张主义”,而非“和平崛起”。北京继去年11月宣布东海防空识别区,今年1月再度宣布在南海实施新渔业法,要求外国船只进入捕鱼前须先报备,似证实美国对中国崛起本质的判断。

显然,北京也有充分理由相信,美国亚洲再平衡政策是冲著中国而来。但俄罗斯却没有必要认定美国亚洲再平衡政策是针对俄国。俄罗斯近年经济略有起色,莫斯科有意睽违20多年后重返世界舞台,但并不表示要与华府为敌。

斯诺登事件后,美俄关系的确下滑。但只要有朝一日俄国将斯诺登送还美国,美俄关系仍可能恢复旧观。事实上,尽管奥巴马、拜登都不出席索契冬奥,仅派遣层级很低的代表出席开幕式;但美俄仍在共同监控冬奥场地、保障选手与观众安全、打击恐怖主义等方面密切合作。尽管克里姆林宫与白宫近期存在严重歧见,但普京应了解在反恐、防核武扩散、对抗气候变迁与地球暖化等议题上,还是须与美国合作。

其次,对北京来说,“结盟对抗”或许是不错的构想,但对莫斯科而言,结盟对抗未必符合其国家利益。在美国再平衡政策压力下,中国即使希望与俄国结盟,共同对抗美国,这样做符合中国外交战略利益,也有助将更多心力用在国内维稳上。但对莫斯科而言,与北京结盟对抗华府却非最佳选项。

除非美国主动与俄罗斯为敌,俄国才会认定有必要与中国结盟,否则莫斯科会倾向认为,与各方维持“等距外交”最符合国家利益。何况,莫斯科看得很清楚,美中战略互疑或竞争大于合作,是双方亚太战略结构性与政治制度性矛盾使然,俄罗斯没必要淌这个浑水,更没有必要俄中结盟将两国绑在一起,与美国为敌。即使一方“落花有意”,但另一方却“流水无情”。

第三,1950与1960年代初期,中国与苏联结盟对抗美国,但如今已事过境迁。中国在经济、军事快速崛起后,一跃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全球各场合,无不展现财大气粗架势。若俄中形成联盟,莫斯科不啻要尊奉北京为“老大哥”,恐非普京或俄国所乐见。

第四,联盟形成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自己力量不足抵御外侮,需与他国结盟对抗假想敌。但俄国本身有强大军力与核武,足可自保,或无需因与中国结盟,得罪美国。

总之,由于美俄须在许多国际议题合作,莫斯科当前应无意和北京绑在一起与华府为敌,也不愿奉中国为“老大哥”。习近平出席冬奥向普京送暖,无非是中俄有革命历史渊源,两国当前处境有些类似,加上领导人性格投射的综合结果。索契冬奥的国际政治学虽引起联想猜测,但可能只是昙花一现,眼前各种条件,中俄结盟仍不太可能实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