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官场饭局学问



饭局,是人们重要的公共活动场所。在不少人印象中,官员尤好饭局。有调查显示,部分官员七成时间都在吃喝。只要你身在官场,就不能不深陷“局”中。有人在感受权力带来的快感,有人在碰杯和斗酒中感到无穷的乐趣,更多的人在抱怨饭局太多,应付不过来,却又不得不应付。那官场饭局到底有何学问?[详细]

盘点官场饭局学问

谁请客不重要,谁被请更重要

盘点官场饭局学问

饭局之妙,不在“饭”而尽在“局”。

饭局之妙,不在“饭”而尽在“局”也。中国的饭局菜虽然一定丰盛,但“局”更加重要:吃饭事小,出局事大。一个完美的中国式饭局,设局人、局精、局托儿、陪客、花瓶众角色一个都不能少。有组织,有派系,有结交,有承诺,有阴谋,有称兄道弟,有采阴补阳,有大哥的女人和新加盟的生面孔,有一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有真心话与大冒险。

饭局在中国,也是社会身份认同体系。看一个人常混迹于何类饭局,便可洞悉其兴趣、财富、身份、地位。透过饭局里的中国人,看得到饮食之道里的政治利益、社会关系、人际规则和文化滋味。能参加一定分量的饭局,意味着一种资格。意义越是重要的饭局,自然越封闭,级别越高的人才有资格参加。

原安徽省副省长倪发科就和商人吉立昌特别“投缘”,经常在一起吃饭。一次,倪发科应吉立昌的邀请,去吉家吃羊肉饺子。吃完饭后,倪发科顺手挑了吉立昌3块较大的玉石籽料带回家。官员老是跑到商人家里吃饭,这种官商关系自然是很不正常,如“大师”王林家就经常举办官员盛宴。

到场顺序和饭局座次:权力大小的反映

盘点官场饭局学问

官员迟到看似无意实则是摆官谱。

官员迟到,司空见惯、习以为常,是官员的一种习惯,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看似无意实则是摆官谱。到场先后是权力大小的反映。官员迟到是一种常态,科长迟到几分钟,而局长迟到半个多小时,权力越大的官迟到的时间也就越久。官员迟到表面无意实则有意,是在摆官谱,所谓官谱、官派,就是做官的排场、派头。官场中人的普遍看法是:做官就应当有官谱、官派,不然算什么官?所以,一旦为官,便要摆谱、摆派。

总的来讲,座次是“尚左尊东”、“面朝大门为尊”。若是圆桌,则正对大门的为主客,主客左右两边的位置,则以离主客的距离来看,越靠近主客位置越尊,相同距离则左侧尊于右侧。若为八仙桌,则正对大门一侧的右位为主客;如果不正对大门,则面东的一侧右席为首席。若为大宴,桌与桌间的排列讲究为首席居前居中,左边依次2、4、6席,右边为3、5、7席,根据主客身份、地位、亲疏分坐。

以单位名义宴请客人有一定规矩:一般副主陪在主陪的对面,1号客人在主陪的右手,2号客人在主陪的左手,其他可以随意。但有些地方经常会让客人坐在主陪的位置上,而副主陪的位置坐了一名司机,“大概他们觉得,这个位置是上菜的地方,一点都不重要”。

有时候,一块桌布都有非同寻常的含义。如果有几桌客人,且难以用方位设置的办法来突出主台,就要利用主台与其他餐台的桌布色彩不同、餐具的不同来突出主台。为避免敏感的“次序高低”问题,在桌次安排上不用数字,而是通过花卉名称不同加以区别。

官场背后的“酒经”:饭局的精华

盘点官场饭局学问

饭局的精华在于酒。

“能喝八两喝一斤,这样的同志可放心;能喝一斤喝八两,这样的同志要培养;能喝白酒喝啤酒,这样的同志要调走;能喝啤酒喝饮料,这样的同志不能要。”“公家出钱我出胃,吃喝为了本单位。”这些民谣都体现了酒在饭局中的重要性。

酒的档次。酒的档次一般是根据饭局中的官员级别决定。市县级的领导尤其钟爱茅台,而有省部级领导的饭局更多喝洋酒。浏阳河、金六福这种档次的酒在农村可以说是高档酒,在官员的眼里这种档次的酒是上不了台面的。

敬酒。权力在现代社会中已经无孔不入,敬酒看是无关紧要,实则充满了权力的音符,敬酒后面隐藏的是权力崇拜,表现为权小者对权大者的媚权行为。饭桌上常常有多位领导同坐,这时你如果想单独向某位领导敬酒,一定要等职位比自己高的人敬过之后,你才可以跟上。敬完最高领导之后最好声明一下,告诉大家自己接下来要顺着圈敬酒,让大家心里有数。如果宾客刚被敬过酒,就不要立刻敬酒了。如果对方嘴里在咀嚼食物,也不要敬酒,否则对方手忙脚乱地连嚼带咽。

酒量。在官场,饭局很多,不喝酒的人很难在官场生存,仅仅喝酒是不够的,还要有酒量才行。喝完2瓶白酒,也没有什么醉意,看来官员“喝白酒一斤两斤不醉”并非言过其实。难怪有的领导在选用干部的时候,认为“酒场就是战场,酒风就是作风,酒量就是胆量,酒瓶就是水平”,把会喝酒、酒量大作为选拔干部的一条重要标准,“喝得满地爬,这样的干部要提拔”,就是不去理会是否“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

吃什么不重要,说什么才重要

盘点官场饭局学问

饭局上说什么比吃什么更重要。

有人说,在官场,吃饭的目的并不简单,宾客们的肚子大多并不饿,有人甚至很少体验饥饿,吃饭是为了维持一种关系,或解决一个问题。饭桌上,官员们的话通常不少。

一方面,官员表现出普通人粗俗的一面,言语中充斥粗话、脏话、笑话;另一方面,官员就是官员,官员话官场,小心翼翼,点到为止。

官员是官不假,但是官员也是人。吃饭喝酒过程中粗话、脏话连篇,“他x的”、“操你x的”、“顶你个肺”,脏话粗话基本不离口。有吃有喝是不够的,还要喝得痛快才行,笑话是酒桌上的调味品,特别是说起黄色笑话来津津乐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让人忍俊不禁捧腹大笑,这样酒桌上的气氛也就浓了。

官员在一起,交谈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提到一些与官场有关的人和事。如“XX普通话说不标准、一口XX腔,写文章也不行,可现在在X单位做一把手。”“某某领导最近怎么样怎么样”、“谁是谁的人”、“谁又可能被提拔”。尽管大家都是熟人,还算“信得过”,但是几个官员说话时都很注意分寸,知道哪些事可以说,说到什么程度,哪些事不能说,不该说、不能说的的坚决不说,“不说好,不说坏,谁也不见怪”,点到为止就行了,反正都是官场中人,大家心知肚明。

正是因为吃喝应酬具有了这么多的官场意义和功能,再加上“公款”二字,所以对其的治理绝不是几条禁令就能毕其功的。其根本的治理之道在于健康文明的官场生态的形成,在于权力和资源的公开透明。(资料来源:廉政瞭望杂志,中国新闻周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