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牛顿为什么没有像伽利略那样遭到保守势力的迫害?(知乎)

我觉得这个认识来自一个误区,即因布鲁诺等几位先驱的磨难而认为宗教对科学的完全排斥。

首先,牛顿自己就是你可能认为的“保守势力”,他的显贵身份不提,后半生大量时间用在钻研神学。

第二,从现代科学发展来看,其实在其形成过程中是大量汲取了经院哲学较为严密的逻辑思维方式。

第三,牛顿在自然科学与神学之间找到的契合点是:他认为上帝是理性的,所以他创造这个世界必然是按照某种理性逻辑,他的职责只是为人们揭示神的理性。

第四,迫害最狠的是西班牙的天主教宗教法庭和加尔文派,牛顿的英国与其说是政教合一不如说,神权只是君权的工具,在亨利八世干掉托马斯莫尔后尤其明显,莫尔可不是因为写乌托邦被干掉的,而是因为以宗教原因干涉亨利八世婚姻。而且他本人还是个相当严厉的法官,曾因宗教原因大肆折磨和杀害异教徒。

最后,布鲁诺的死,他本人不是完全没有责任。

顺便再摘几段斯特隆伯格《西方现代思想史》里的描述,比较有趣:

[indent]最后还有一种荒诞说法, 即某些势力合谋压制了哥白尼的真理。其实, 哥白尼假说提出之时并不是不证自明的真理, 相反, 在大多数受过教育的人看来, 它几乎是不证自明的荒唐; 而且它也并非像后来许多人所说的那样是惊人的新发现。诚然, 公认的宇宙论已经被纳入基督教神学, 抛弃它会对教徒造成许多伤害。但是, 教会并没有反对哥白尼的工作。路德称他是傻瓜〔1 〕, 但是许多博学的科学家也抱有同样的看法。学术界早已证明, 拒绝接受哥白尼学说, 主要不是因为反动派的阴谋, 而是其他因素, 主要是缺乏令人信服的证据。当时宗教改革和文艺复兴依然主宰着欧洲大部分地区, 人们关注的是其他方面的研究, 要么是神学, 要么是人文学科。针对物理学界对地动说的否定, 哥白尼用经院哲学的方式加以反驳, 即从事物的性质和目的来推理论证, 这显得软弱无力。〔2 〕例如, 他仅仅说, 我们应该认为运动比不动更高贵、更神圣, 而不是相反; 引力是“造物主赋予物体各个部分的一种天然倾向, 是为了把各个部分结合成一个天体, 从而促成它们的统一和整体性”。哥白尼不愿发表他的学说( 直到临死前才在他的一个年轻弟子、德国新教徒雷蒂库斯的一再敦促下发表) , 并不是害怕教会不高兴, 因为教皇本人似乎也敦促哥白尼发表他的学说。哥白尼是担心遭到嘲笑, 因为他对人们提出的反对意见还不知道如何回答。哥白尼秘而不宣的做法可以换个理由来辩护: 当时公开他的学说有可能败坏科学革命的名声, 从而延误整个科学革命。过早公开那种让人目瞪口呆的创新, 可能是不明智的策略。在能够证明之前, 不应该宣布出来。哥白尼的胆怯可能是更明智之举。总之, 哥白尼确实还没有使自己的假说做到让人信服的程度。同时代人以怀疑的态度看待他的宇宙论, 不应为此受到责备。

纵观最近的许多研究成果, 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有关教会压制科学真理、推行蒙昧主义的传统故事有许多夸大之词。虽然确有其事, 但是不像流行的历史书本所说的那样严重。有许多“理性主义神话”必须抛弃。

开普勒名义上是路德宗教徒, 但大部分时间是在天主教国家工作, 不仅没有受到滋扰, 反而很受尊崇。伽利略与教会的戏剧性冲突乃是由于触及到前面所说的限定, 即如果将哥白尼学说当做“ 假说”提出来, 教会不会反对。(哥白尼学说事实上可能也是“假说”, 而不是绝对真理。) 也有人说伽利略属于那种生性好斗、难以共处的人; 恃才傲物的特点在他身上得到充分体现。耶稣会很快就接受了新天文学, 并且对此做出新的贡献。例如, 可能是沙伊讷〔3 〕在因戈尔施塔德(德国城市) 首先观察到太阳黑子。( 不过, 耶稣会愿意支持第谷的学说, 而不愿支持哥白尼的学说。第谷认为, 行星围绕太阳旋转, 但是行星和太阳都围绕地球旋转。这样的修正既适应了新的观测结果, 又维护了旧体系的本质。) 当然, 那种反对新学说的保守僵化势力肯定存在, 但是典型的现象存在于大学和科学院里, 其基础就是阿瑟· 凯斯特勒所说的那些“维护传统、垄断学术的专业人士..迂腐的学究”。

在我们这个时代, 有人反对弗洛伊德、反对现代绘画、反对乔伊斯和劳伦斯的小说, 可能也与上述情况相似。反对者并非都是“宗教人士”, 也并非都是愚钝之人。各种各样的保守分子以及不能马上适应一种崭新观念的人都会联合起来, 相反, 有些敏锐的教会人士则会成为先锋派的一部分。保守主义和教权主义很难说成一回事。在伽利略时代, 教会势力要更为强大, 但是它的基本态度是, 避免用自己的权力来限制科学探究。相比之下, 低级教士的视野更为褊狭, 高级教士的思想开明得多。总之, 对伽利略的惩戒十分可悲, 但不能简单地归咎于整个教会对科学的无知和排斥。[/indent]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