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吴贤德:东莞涉黄酒店老板“后台”到底有多硬


吴贤德:东莞涉黄酒店老板“后台”到底有多硬

中国有个怪现象,很多“怪事”不是政府冲在前,而总是媒体冲在前。以此次广东东莞市多家五星级高档酒店、会所、KTV等涉黄案件为例,中央电视台记者在此地暗访,把发现涉黄场所线索反映给当地警方和相关部门时,当地警方和相关部门竟然无动于衷和无人问津,由此可见东莞色情业的根深蒂固,为什么?我们早已习以为常和见怪不怪了,记者为何还认为很稀奇呢。

曝光、曝光,只有曝光才能引起关注,只有曝光才能引起“领导”重视,不是吗?这边中央电视台刚曝光,那边广东和东莞当局慌了,领导又是批示,又是马上组织警力突检。一查果然查出了问题,涉黄场所不是一家、两家,而涉及多家宾馆、会所……卖淫小姐和嫖客抓了一大堆。

让人最不理解的是,打黄扫非为什么总是把抓小姐和嫖客场面公布于众?小姐和嫖客虽然触犯了法律,那也是在某些人默认和许可下才肯干的,如果没有人为小姐和嫖客们,提供“安全”场所,会发生这种丢人现眼事吗?扫黄打非可以,不要拿曝光抓了多少、多少小姐和嫖客,当宣传工具和“业绩”,因为这样对他们打击太大,不利于很多社会问题。

中国有个普遍现象,某个地方一旦出了问题,大官员无所谓,倒霉的总是小官员,东莞此次涉黄案件央视曝光后,当地一批小官员立即遭到撤职处分。是的,作为当地监管部门,发现问题,不但不管还装聋作哑,甚至还在背后充当其“保护伞”,受到撤职和处分一点不亏。

不过,中国人都知道这样一个道理,中国官场有很多让弄不明白的东西,像太子酒店老总梁某这样又是全国人大代表,背后又有强硬“后台”,根本不把当地小官员放在眼里的大“政治人物”,若惹祸了这位梁“太子”到上面告你一状,自已丢“乌纱帽”是小事,弄不好遭来牢狱之灾。

为什么笔者这样肯定?大家可以想一想,梁某是怎样“发迹”的?梁某修建太子大酒店不需要土地吗?太子酒年长期从事卖淫嫖娼非法等活动,当地政府和公安机关真的不知道吗?梁某太子大酒店有没有当地政府个别官员和公、检、法、司领导,以及工作人员的股份(明股、暗股、干股)?有多少官员没被梁某请进“享受”过?老百姓总结的好:当今官员没有一个屁股擦“干净”的,只不过贪污多少问题,真正一身“清”的,只怕万分之一,都难找一人。自身不“干净”,何能查别人?自已一身毛,不要说别人不是人?

回过头来,咱们把话题转到东莞此次涉黄一个关键和重量级人物身上,这个关键和重量级人物不是别人,他就是五星级酒店太子酒店董事长梁某。据报道资料显示,这个梁某人不但是太子酒店老总,也是“全国最大酒店”东莞奥威斯国际会议酒店幕后控制人。梁某不仅是多家高档豪华酒店的老总,还是据称在哈萨克斯坦有10个油井的石油大亨。曾于2007年、2008年分别以10亿元、20亿元荣登胡润百富榜第654名及406名。

梁某地地道道东莞本土人,当地人称太子辉。太子酒店位于东莞黄江镇,文明东南亚,有上千名陪酒小姐,像澳门金鱼缸的方式任由客人挑选色情服务。当地知情人透露,梁某在东莞的实力很强,连黄江镇单位领导都会给他几分薄面。他的酒店每次在被扫之前都有所准备,就算是武警扫场,也仅只带走十多个小姐而已,许多人都知道他后台硬,没人敢招惹他。

梁某不仅是个身价20亿的富豪,在东莞是个经济上重量级人物,同时在政治上也是个重量级人物,据媒体曝光的梁某的个人资料显示,2008年1月当选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后任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广东地区代表,2013年担任全国人大代表。这个梁某确实了不起,难怪当地人都称他“太子辉”,太子,在中国古代是什么人物?只有皇帝的儿子才敢称“太子”,难怪梁某在当地没人敢招惹他。

像梁某这样经济实力雄厚的人担任全国人大代表,在中国可以说基本是普遍现象,笔者虽然是个普通百姓,攀认不上高官,所了解的几个经济比较厚实的老总,他们几乎个个称自已小到地方县、市(地级),大到省、部级和中央背后都有人,当个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这些腰缠万贯钱财老板来说,只不过是小菜一碟的事。

在中国谁都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肯花钱,没有买不来东西,不要说人大代表,买个官帽也很正常,中国有史以来就是“官商一家”,只不过现在换了个名叫“官商勾结”。大老板花钱买大政治“资本”(省级、全国级),小老板花钱买小政治“资本”(县、市级)。不信大家仔细查查,有几个房地产商和腰缠万贯的其他商人,头上花钱买来的“政治”花环不一大堆。又有几个真正靠民心选出来的?东莞太子酒店梁某担任全国人大代表也就很正常了。“红顶商人”全国各地都存在。

这里笔者要问的是:广东省能否严查一下?东莞涉“黄”酒店老板是怎样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谁是他的后台?这个后台究竟有多强硬?背后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才是人们最关心的。(文/吴贤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