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继公务出国、公车、公务接待之后,浪费严重的豪华超标“官衙”,成为社会关注的“第四公”顽疾。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地方在当前的“清房改革”中仍遭遇“应付式”清理。(2014年02月10日 京华时报)


采访调研发现,随着办公楼奢华之风的蔓延,不少地方出现了“级别越低、领导办公室越阔”的怪象。一些乡镇领导办公室面积超标,并配备会客室、小会议室,乃至卧室、淋浴房,楼内还有健身房、娱乐室,有的甚至达百余平方米。尤其令人难解的是,有的卧室还装配暗门,如同密室,如果不是特别注意,在办公室里坐上半天也不会发现,近在咫尺的墙壁上还“别有洞天”,豪华的卧室里配有豪华双人床,让人看后容易想入非非——金屋藏娇?要藏谁?……


比如,近日被舆论曝光的盐东镇“新政府大楼是2014年元旦正式启用的,当天还在楼下举行了升旗仪式,场面颇为热闹。”新楼是以新城乡大厦的名义建设的,共10层,西边还有3幢附属楼,分别为便民服务中心、后勤服务中心、宿舍楼,政府大楼门前还有大约10亩地的绿地广场,“镇里的全部在编人员不超过120个人,还有许多人在西边的附属楼办公,这个楼有好几千平方米的面积,人均面积严重超标。”当记者问及超标会带来何种影响时,有的领导竟称:“工作辛苦,改善办公条件,有什么不可以?”还有人称“楼盖得有气魄才能招商引资”。


多年来,关于新建楼堂馆所的禁令不断,但“豪华衙门”亦不断涌现。何也?在笔者想来,一是“定标难”。根据2009年国家发改委公布的《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标准》,县级正职办公室使用面积20平方米、副职12平方米,其直属机关科级干部9平方米,科级以下6平方米。而这样的标准与实际情况相差太大,难以“对号入座”。比如,科级干部6平方米,实际上现有办公用房没有这么小的房子,那就要几个人合在一起,不要说接待来客,就是打电话也会互相干扰吧。


二是“切割难”。办公房屋类型多样,建好后结构、大小已确定,分割、调剂起来不像切豆腐,若超标几到十几平方米,无法“切”出来收回。有的单位独门独院,超出几间房子、几十个平方米,也难以腾出来给其他单位使用。


三是监督不力、问责不够。君不见在媒体曝光的豪华办公楼事件中,最常见、最多的处罚不过是通报批评,鲜见官员因此被更严厉问责甚至丢职,这也使得官员对此缺乏足够的重视。


其实,如果真要杜绝奢华“官衙”,一是多占的要退,二是“有余”的要匀(给“不足”的),三是超标的(面积)要卖(拍卖),四是顶风在建的官员要撤。温州一处级干部说的好,“用房严重违规的多是领导,清房就是要动领导的特权,他如果不是真心改革,效果怎能落地?”正因此,在一些地方出现了“水过地皮干”式的“假改革”苗头。为应付上级,该局局长、副局长搬到处长办公室,处长搬到科员办公室。岂不是想“避过风头”后,再堂而皇之地回潮吗?!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