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日本人的很与不很!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以前看过某人发的这篇文章如下:(先假设这是一件真实的事件)



最近嫁在日本的二表姐和日本姐夫回娘家探亲,带了个日本小孩过来,说是日本姐夫亲戚家的小孩,对中国很感兴趣,就一起带过来了。二表姐、姐夫和日本小孩都借住在我大表姐家,因为大表姐家儿子和日本小孩差不多大,可以做个伴。

这个日本小孩叫俊夫,刚上小学1年级,看起来憨憨的长得挺秀气,戴个眼镜颇像《机器猫》里的康夫。会说几句中文,第一次到陌生的国度,见了这么多说话听不懂的生人有点紧张,但看到我们亲切的笑容,俊夫都很有礼貌的一一鞠躬,用生硬的中文问好。

说真的,对这个日本小孩,我们都觉得挺可爱挺喜欢的。所以我们都对他非常友好。

但是,大表姐的儿子,正在读小学三年级的鹏鹏,对小俊夫却充满了敌意。鹏鹏早知道这是个日本小孩,见到俊夫,做的第一个动作是挥起小拳头,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打倒小日本!”

俊夫听不懂什么叫“打倒小日本”,看到鹏鹏扬起拳头,有些不知所措,当然鹏鹏也没有打他,只是吓唬了他一下,也把俊夫吓得变了脸色。

大表姐赶紧把鹏鹏拉到一边,训斥他,这是客人,不许不礼貌!结果鹏鹏哇就哭了,说老师说了,日本人是中国人的敌人,你们都不爱国!

我也跟他解释,老师说的是历史,但现在,日本正在和中国改善关系,来到我们家的日本孩子,是善良的,是我们的朋友。

鹏鹏更愤怒了,说那为什么前阵子,爸爸妈妈天天在家谈论日本抢中国的土地,抵制日货?学校老师最近让我们看一个教育动画片,就是要我们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那天鹏鹏一直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瞪着俊夫。

俊夫倒真是个善良守规矩的孩子,后来我去大表姐家玩,听大表姐说,俊夫自己的东西都装在箱子里收拾的井井有条,洗脸刷牙从来不用催促,每天还知道主动把自己的内衣袜子洗干净,不好意思让大表姐帮忙晒,就仔细的搭在阳台的晾毛巾架上。吃饭会瞅着屋子里的长辈,看到长辈们拿起筷子,然后再瞅瞅我二表姐,等她用日语说一句话,大概是可以吃了,俊夫才乖乖的拿起自己的碗筷。

中国家长真的蛮喜欢拿自己孩子和别人的孩子比较,这点不得不承认。大表姐说,真希望家里鹏鹏也像俊夫这么懂事省心。习惯了跟在鹏鹏身后各种捡垃圾、收拾战场,替他干这干那,鹏鹏吃饭理所应当的要把最好的据为己有,而我们也会溺爱的把好东西给鹏鹏夹过去——看着俊夫处处守规矩懂事礼貌,吃饭都懂得先让着长辈,大表姐就不由得时不时的对鹏鹏说,你看人家小弟弟怎么怎么着。

说真的,日本家庭、学校对小孩的教育和中国真是太不一样了,真不知是不是因为整个社会风气造就。

一来二去,就彻底激怒了鹏鹏。

俊夫来的第二天,俊夫就友好的把自己的遥控车拿给鹏鹏分享。也许分享,也是他们受到教育的一部分。然而第三天,大表姐就看到了遥控车的零件,散落在鹏鹏的房间里。问鹏鹏这是怎么回事,鹏鹏恨恨地说,抵制日货!

于是俊夫再也没有分享自己的玩具给鹏鹏。开始和鹏鹏保持距离。

俊夫来的第四天,鹏鹏终于改变了态度,对俊夫友好起来。看来孩子的天性毕竟是善良的,还是愿意交往朋友。他们首先交换了自己的名字,鹏鹏饶有兴趣的学着日文发音,而俊夫也乐呵呵的叫着“鹏鹏”“朋友”等中文单词。鹏鹏也把自己的玩具车拿给俊夫玩。看得出,俊夫非常开心。于是家长们也放心了很多。

不料,在俊夫留在我大表姐家最后一个晚上,一件事情的发生让我们全家都震惊而汗颜了。

那天晚上,我和我爸妈、大表姐大姐夫、我舅舅舅妈都在客厅看电视,二表姐和姐夫出门采购了。鹏鹏拉着俊夫走到客厅,得意洋洋地说,俊夫最后有话想对我们说。

然后,就看俊夫红着脸,搓着手,笑眯眯的,羞涩的,用生硬的中文说了一句:

“我是该死的小日本,我对不起中国人!”

所有人都石化了。

俊夫看着我们的脸色很诡异,也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大表姐反应过来,立刻赔了笑脸,把俊夫一把搂进怀里摸他的头发;而我大姐夫上去就把鹏鹏拖进卫生间,就听见啪的一巴掌,打得我心里狠狠一颤。

我想,我知道真相了。

一定是鹏鹏教俊夫说的这些话,而俊夫还以为,鹏鹏教他说的是我们爱听的话,可能是类似于谢谢我们,中国之行很愉快之类的。

俊夫走后,我大姐夫一家对自己的教育方式表示深刻反省。同时,也对这么小的孩子,骨子里对日本近乎变态的仇视,表示悲哀和担忧。二姐说,至少她在日本所了解的日本小孩对中国没有太坏的印象,也想不到如今中国的小孩会有如此根深蒂固的仇恨,

或许,我们的爱国教育,可以更客观一些。我们的仇日情绪,可以更冷静一些。孩子不懂事,他的内心应该是纯洁美好的,当他看到了自己的同胞纵火烧日本4S店,砸日本车,围堵打砸佳世客时,当学校的教育带有灌输仇恨日本倾向的情感时,他的爱国观已经开始扭曲。

也许有人看了要说,勿忘国耻,从小就该这么教育孩子!但不知为什么,在一个善良的日本小孩,一个红着脸想要对我们表达亲近的日本小孩面前,我们的中国小孩的仇恨,变得那么让我们这些长辈们无地自容。

下面是我对这篇文章的反驳:反驳的方式不是论述,而是做一个事件假设!请参与者踊跃回答!两道抽象题请仔细看

(事件人物:抽象的“我”和“你”)

一 假设在我和你很小的时候,我的父亲把你的全家都杀了且抢了你家所有东西当然你没死,当你长大知道了真相后你会不会对我产生仇恨情绪?

A 会

B 不会

二 假设在我和你很小的时候,你的父亲把我的全家都杀了且抢了我家所有东西当然我没死,当你长大知道了真相后你会不会对我产生内疚感?

A 会

B 不会

我相信凡是一个有正常思维且正常的人在以上两个事件都会选择AA;要是选择其他的我就不说了,自己思考吧!

看完这个假设你应该懂了,无论是我们的子孙还是日本人的子孙,当他们知道真相以后所产生的“中国小孩的仇日情绪”和“日本小孩的内疚表现”都是一个正常人的正常思维所体现的!我们的学校只是在给孩子们讲历史而已,不是什么的灌输仇恨思想!难道你说要把这段历史从课本中抹去吗?!

如果你要问我,当年德国人侵略过俄国杀了不少俄国人;日本人偷袭过珍珠港也杀了不少美国人。为什么今天的俄国人不仇恨德国人?美国人不仇恨日本人?那我告诉你!当年俄国打到了柏林,美国占领的日本,可我们什么也没有做到!就连最基本的战争赔款也没有,当然这也是无奈的选择!



本文内容于 2014/2/10 23:50:53 被PLA中兴汉室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