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了留住她,他强奸了她[知西书院]

卢妍然是一名中学老师,罗子春是区教育局副局长,他们相识于2012年的一次文友联谊会上。当时,妍然只有23岁,未婚。子春33岁,刚刚离异,没有小孩。以文会友,文是媒介,也是引发这个故事的线索。

记得聚会的时候,子春就对妍然有了很好的印象。人如其名,妍然是百里挑一的美女,丽质天成,顾盼生辉。那次聚会后,大家都相识了,也有了联络方式。后来,子春就时常联络妍然,逐渐地,他们熟悉了。妍然每天下班都路过子春的单位,有时,她会拿着她写好的文章请子春亲自指导。一直以来,子春都希望能和妍然谈恋爱,但妍然并不喜欢子春,她只把他当成一位好朋友。一年过去了,妍然逐渐被子春的诚心所打动,她感觉找一个真心喜欢自己的男人也是幸福的,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完美的爱情呢!于是,她接受了子春爱的请求,开始和子春谈恋爱了。

妍然兼具古典美女的神韵美和现代美女的时代美,她有时文雅,有时活泼,有时腼腆,有时奔放,把个子春看得眼花缭乱,心湖荡漾。一开始,妍然还坚信子春对自己的爱,但随着交往的深入,她开始怀疑子春对自己的感情了。

子春从不曾为妍然花什么钱,却理所应当地花妍然的钱。在平时的交往中,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是妍然来花钱,子春从不会掏腰包,他时常会找一些很好的理由拒绝付款。本来妍然的家庭条件就很好,她也养成了大手大脚的习惯,对钱持一种满不在乎的态度。但往往从这经济方面,就能看出一个人的人品和对对方的态度。逐渐地,妍然也发现不对劲了。有一回,两个人出去玩,本来两个人都有车,但子春非要说妍然的车更好,说开妍然的车出去吧,妍然同意了。结果后来没油了,到了一个加油站的时候,妍然突然发现忘记带钱包了,她只有口袋里的一百多元钱。本来子春也知道了妍然的这种情况,但他佯装不知,还在副驾上玩手机。最后,妍然就只加了一百元的油。结果,他们也不敢多玩,生怕回不去了。路上,后来还是妍然告诉子春说他没钱了,能不能先借子春的钱用。子春很大方地说:“我们谁跟谁,还能谈到一个借字?”听到子春说这话的时候,妍然差点没吐了出来。结果一路上,子春就只给妍然买了一碗四元钱的面皮吃,多亏妍然的车上有备用的水,要不恐怕连水都喝不上一口了。回来的路上,子春看到妍然一直不说话,他不知怎么想的,居然把一只手伸到妍然低胸装的领口,去摸妍然的胸。妍然一怒之下打开了子春的手,她瞪着他说:“你凭什么碰我?”一路无语,两个人不欢而散。

还有一次打电话,妍然无意中说到她年少时的偶像某某明星。结果,子春在电话那边发狂了,他一直骂,无厘头地骂。妍然从来没有见到子春这么恶心过,即便妍然说明星可能让子春吃醋了,但他也不必要这么骂人吧,他自己还在做教书育人的工作呢。那天,妍然是在雨中接的电话。后来,雨下大了,子春还在电话那边发狂。妍然告诉他雨大了,他根本不去考虑妍然的感受,还在骂个不停。最后,妍然强行挂了电话,不再理他。

总之,经过很多事情,妍然看清了子春的本质和对自己的感情。子春是个典型的伪君子,子春对妍然并没有什么爱情,只是一种极端自私的占有。于是,妍然向子春提出了分手,子春当时就快崩溃了,他告诉妍然说给他时间让他好好想想。

一周后,子春约妍然到自己的办公室里说分手的事情。妍然进去后,子春就给妍然倒了一杯茶水,妍然正好口渴,居然一饮而尽,然后,很快就没了知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双胸和下身像烧着了一样痛,下边好像还在往外流血。身边是同样一丝不挂的子春,一丝狞笑挂在脸上。妍然还是一个处女,就这样就被一个禽兽给毁了。妍然没有哭,她穿好衣服。当子春再次要求妍然嫁给他的时候,她告诉子春她更加不可能嫁给他,同时问他这件事情怎么处理?子春说,妍然在他心里就是一文不值,看在一年多的感情上面,他可以给她一分钱作为补偿。妍然出奇地冷静,她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

后来,妍然决定永远不搭理子春。但是子春的短信和电话一直没完没了,妍然就是一个不理。她已经彻底看透了这个男人,他就是一个禽兽不如的无耻小人。只怪自己年轻无知,轻易就失去了最宝贵的第一次。一年后,子春的短信和电话还是没完没了,妍然就换了手机号码。不知怎么回事,子春又知道了妍然的新号码,还是没休止地骚扰妍然。妍然也感觉不必换什么号码了,这么小的一个城市,他总能打听到的。任凭子春怎么骚扰,妍然就是不理他。


本文内容于 2014/2/10 21:28:47 被张盈殊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