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5年3月19日,日本以第12军110师团步兵第139联队为右翼从临汝出发,步兵第163联队为左翼从登封出发,向宛西进犯,拉开了豫西南鄂北重大战役之序幕。

26日,日军第110师团经镇平西犯,28日占领内乡县城,29日会同坦克第3师团进攻西峡口。30日西峡口失陷后,日寇继续西进,企图经奎文关、丁河店、重阳店攻占西坪镇。担任正面防御的国民党第31集团军主动后撤,诱敌深入,利用西峡口至重阳店之间30多公里公路两侧的高山,实施后撤包围“袋形布阵”战术御敌,口袋底设在马鞍桥。

马鞍桥位于重阳店西3.5公里,是内(内乡)西(西坪)公路上的一段长300米、宽30米狭隘弯曲谷底,两边山峰陡峭,由国民党78军新编43师127、128团担任公路南北两侧阻击防御。针对西犯之敌配备有数十辆九七型战车(俗称乌龟子),他们调来军部战车防御枪(美国提供的新式武器,穿甲力强,俗称鸭嘴枪)中队,在马鞍桥西一处叫蜂洞的关隘构筑射击工事。

4月1日至4日,日军在国民党守军的节节阻击下,经丁河店、重阳店,西犯到43师防守的马鞍桥阵地。4日入夜,公路南北两侧的127、128团守军以猛烈的火力封锁公路,而日军则采取波浪式战术,不停息地轮番进攻。127团第2营以猛烈炮火轰击敌人,战斗持续数小时,敌我双方伤亡都很大,4连、6连官兵均伤亡过半,6连连长李长庚及37名战士阵亡,但马鞍桥阵地依然安在。

深夜,日军9辆战车向我方阵地猛扑过来。眼看敌军就要突破防线,只见贺一凡营长振臂高呼:“现在是我们报效祖国的时候了,不怕死的跟我上!”霎时,由营部勤杂人员、轻伤战士40多人组成的敢死队带着手榴弹冲向敌战车,军部的战车防御枪队也开炮了,一下子把刚刚窜进防线的日军战车击毁。敌人失去了战车掩护,立即溃不成军,败退下去,再也没有力量发动进攻。时任国民党军43师127团2营上尉参谋的徐耀峰在战后的回忆文章里写到:“……那夜,前沿阵地上军号齐鸣,枪炮声、喊杀声震耳欲聋。我在营指挥所里与营长贺一凡对面讲话都听不清。到底组织了多少次反冲击,我记不清了,反正敌人上来,我们就打……”(摘自《西峡文史资料》第4辑)

5日拂晓,守卫马鞍桥的国民党新编43师在增援友军的配合下,从西、北、南三个方向全面反攻,日军丢下遍地死尸,仓皇后撤至丁河一带,从此再未踏过马鞍桥一步。马鞍桥成为日寇侵犯豫西的最西点。马鞍桥这个只能在1∶25000军事地图上才能找到的地名,从此载入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不朽史册。

为纪念马鞍桥战斗,西峡县人民政府于2005年在马鞍桥战场遗址上修建了“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碑”、纪念亭,以祭奠为我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英勇献身的抗日英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