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英国公张辅之死看明朝武将勋贵清除异已的狠辣

在《土木堡之变是武官集团策划的大阴谋》一文中,我详细叙述了明朝的武官集团是怎样巧妙设计,达到一石数鸟之计(试图派太监代替武将掌握军权的英宗被俘,宦官头子王振被杀,邝野、王佐、丁铭、王永和等数十名高级文官血染沙场),从而使武官集团一扫仁宗、宣宗时期的颓势,在景帝、英宗复辟、宪宗时期重新开始横行霸道,最终因威胁皇权被孝宗、世宗打压下去的情况。

有人提出了疑问,说土木堡之变英国公张辅不也死在了军中么,武官集团损失惨重,可见土木堡之变并不是武官集团的阴谋。

要回答这个问题,你必须具备一定的中国历史常识。众所周知,军队里面也分山头派系,如晚清的湘军和淮军,北洋时期的直系、皖系和奉系,国民政府时期的中央军、桂系、晋绥军和西北军、东北军。

而张辅,恰恰不是属于武官集团的主流派系的。张辅的成名之战就是他在成祖时期的征服越南的战役。随后他在越南一带呆了十年(辅凡四至交阯,前后建置郡邑及增设驿传递运,规画甚备。)。

在他呆在越南的期间,其他的武将勋贵正在陪着朱棣五征漠北。张辅和武官集团的主流怎么能是一个山头呢?

张辅跟武官集团的主流划清界限的标志,则是明仁宗和汉王的权力斗争。稍有明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在仁宗和汉王的权力斗争中,文官站在仁宗一边,武官站在汉王一边。而张辅,恰恰是个例外。而且张辅在明宣宗擒拿叔父汉王的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宣德元年,汉王高煦谋反,诱诸功臣为内应,潜遣人夜至辅所。辅执之以闻,尽得其反状,因请将兵击之。帝决策亲征,命辅扈行。事平,加禄三百石。)。这使得张辅在深受皇帝信任的同时,进一步成为武官集团眼中的叛徒。

由于武官集团的跋扈,英宗继位后,开始派亲信太监插手原来由武将勋贵一手包办的军务。恰逢麓川土司头子思伦发叛变,在正统四年(1439年)正月,英宗在命令镇守云南黔国公沐晟、左都督方政、右都督沐昂等武将勋贵率师讨伐思任发,同时命令太监吴诚、曹吉祥监军。跟预料中的一样,这遭到了武将勋贵们得群起反对,只有张辅一人表示支持皇帝的决定。这使得张辅成为了武官集团的眼中钉。

所以,在麓川之役十年后的土木堡之变时,由于武将勋贵们的精密设计,皇帝被俘,试图掌握军权的宦官集团头子王振身败名裂(有趣的是,杀王振的不是敌人,而是武将樊忠,可见武官集团清除政敌时的手段狠辣),随驾的兵部尚书邝野、户部尚书王佐、侍郎丁铭、王永和以及内阁成员曹鼎、张益等五十余名高级文官被瓦刺杀害。三杨辅政以来文官集团蓬勃向上的局面遭到严重打击。

只有武官集团在土木堡之变获得了最大的利益,在土木堡之变之前的仁宗、宣宗时期,武官没有一个封公的,而在土木堡之变之后的景帝至宪宗时期,武将势力大幅增长,石亨、朱永先后晋封国公。

但是,从长远来看,武官集团玩的这出戏,彻底使皇帝失去了对他们的信任,明朝君主从此改变了朱元璋制定的文武平衡的国策改为模仿宋朝的文贵武贱,用文官来监视武将。经过几十年皇权和文官、太监的联手打压,武官集团衰落“正德以来,军职冒滥,为世所轻。内之部科,外之监军、督抚,叠相弹压,五军府如赘疣,弁帅如走卒。总兵官领敕于兵部,皆跽,间为长揖,即谓非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楼主的说法显然是荒谬到极点了。

明朝初中期的政治格局是,利用勋贵组成的武将集团对抗文官集团。勋贵不能在朝廷上担任文官,但是五军都督府只有勋贵才能负责。正式因为土木堡之变,导致明朝勋贵中最精华的部分被摧毁,之后的明朝皇帝只能用内廷对抗外廷。

楼主刻意突出了英国公阵亡的事情,殊不知土木堡之变中不仅仅死掉了一个国公,还有当时的成国公朱勇,还有一大堆侯爵伯爵。另外,这些勋贵大多是带着自己的嫡长子出征,结果就导致勋贵家中重点培养的后代也都赔上了,只能用并不怎么受重视的次子继承爵位。楼主说石亨的例子,只能说楼主的历史知识低到一定程度了。石亨是命大从前线逃跑回来的,和他一起出征的两个上司都挂了。

土木堡之役赔上了明朝最为精锐的三大营,赔上了从明成祖时期一直延续的勋贵集团最精华的部分,明朝的国防力量一落千丈。这就奇怪了,在政治斗争中,每一个有资格玩这个游戏的人无一不是有自己的班底作为支撑。按照楼主的说法,明朝的武将集团竟然将自己安身立命的军队给玩没了,然后再去争夺权力。呵呵,如果真是这样,我只能说这些武将的智商连60都到不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