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不到位,扫黄难指望

改革不到位,扫黄难指望

央视曝光东莞多个娱乐场所存在卖淫嫖娼等违法行为后,警方立即展开排查打击行动。

作者:徐迅雷

小姐腰上的号牌,9字头的就是900元,8字头的800元,7字头的700元;拉开帘子,玻璃镜子后面是半裸跳舞的女子,不满意的话拉上帘子,再拉开就换了另外的女子……在广东东莞,央视记者暗访发现,多个高档酒店都有“选秀”活动,所谓的“选秀”就是挑小姐进行卖淫嫖娼。

报道播出后,网友们很有“喜大普奔”(网络用语,“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之缩略)的感觉,连调侃的“今夜,东莞挺住”都出来了。早在2009年12月8日,我就针对“东莞治黄”写过《反腐不到位,扫黄将白搭》的“快报快评”,其中明确说:“反腐不到位,扫黄没指望。雷声多大,雨点也是小的。这个,实践将会证明,我们不妨等着瞧。”当时东莞市市委书记刘志庚要求公安机关,“拿出最硬的措施,执行最严的标准”,重点整治涉拐、涉黄、涉毒问题;对于包庇涉黄涉毒违法犯罪,甚至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公务员,查处一个严惩一个(见2009年12月8日《都市快报》的综合报道)。4年过去,现在看来这“黄”果然没扫掉,“挺”得很牢。

东莞情色产业链庞大,甚至有“莞式服务ISO标准”。所谓“性都”、所谓“色情特区”,背后交织着如何浑浊的利益?初始有所谓“为招商引资服务”,后来变成为人民币服务,成了一种固化的权贵利益,要扫掉,就难了。央视记者报警举报招嫖卖淫活动,却并无警察前来调查,警方也无任何反馈,说明什么问题?被曝光的东莞“小姐”这下可能吓得“肝颤”,但“参股人”“保护伞”依然稳如泰山。

对于“黄赌毒”三者,其危害当然是后两者重于前一者。这里不是讨论“少一所妓院,多百起强奸”“多一所妓院,少百起强奸”的问题,而是要说,权力“参黄护黄”、权力“参赌护赌”、权力“制毒护毒”远比“黄赌毒”本身更为可怕,为害更烈。

不久前,广东上千警力清剿“涉毒第一村”—陆丰市博社村,摧毁了18个特大制贩毒团伙,抓捕嫌疑人182名,缴获冰毒近3吨。这次“雷霆扫毒”行动的头号目标,原来是村党支部书记蔡东家!蔡东家还是汕尾市人大代表,他过去参与制贩毒,这两年主要充当“保护伞”,成了全村制毒贩毒的“东家”。村支部副书记蔡汉武则是另一把“保护伞”,家中被搜出350公斤冰毒。全案共有14名党政干部落网,包括涉嫌充当“保护伞”的当地派出所所长。现实如此触目惊心,真可谓“浑浊深水区下,利益盘根错节”。

我们都知道,改革已进入“深水区”;我们更要看到,深水区水底下还有很多层,越到下面越浑浊。没错,经过30多年改革,“容易的、皆大欢喜的改革已经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但改革再难也要向前推进,要“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一个真理性的共识是:改革有风险,不改革有危险。改革的“一分部署”不容易,改革的“九分落实”更艰难,就因为浑浊深水区下盘根错节的利益太难“连根拔掉”了。东莞的扫黄治黄也属这个情况。由此,我想这样说:改革不到位,扫黄难指望。

来源:金羊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