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 苏长和教授绕了一大圈抨击“西方民主退化和衰落”,要确立“站在本土政治资源基础上”的“民主”,其定义竟然是“为民做主”,且认定这就是“人民当家作主”——照此说来,中国岂不早就“民主”了?尽管巧舌如簧,但如此千疮百孔的文章能有“学术”价值几何?

----------------------------------------------------------------------

年逾不惑的苏长和教授虽为70后,但已有所建树,好像现为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院长、教授、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且有多次出国考察、做访问学者的经历,游历颇丰,当为见多识广,看问题自然也应当更有广度和深度。

近偶见苏长和发于《求是》2013年11期一文——《走出民主政治研究的困局》(以下简称《困局》)。我国民主政治研究“困局”何在?标题看上去很“学术”,抱着一探究竟的兴趣细读下来,却觉得此文与其头衔和成就相比真有点名不副实了。为何?因苏教授说了许多似是而非、欲言又止甚至违背常识的话,不知苏教授究竟所言何为?抑或就是……?

纵观《困局》一文,苏氏所谓“民主政治研究困局意指如下两个方面其一,某些国家陷入“照搬已经退化和衰落的西方民主”而出现社会动荡或曰“崩溃”,苏氏论断为“搬来的‘民主’刻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崩溃之墓志铭上”;其二,我国及有关国家研究民主政治跳不出“西方民主政治模式”的话语系统,忽视了“本土政治资源”。

读苏氏该文,感到这显然是类似“五不搞”一类重复N次的老调了,一句话,“退化衰落的西方民主”无可取之处,我们要搞我们的“特色民主”。诚然,作为某种政治宣示,此说无所谓可与不可;而作为自称“学者”为文,那就得有坚实的学理、实践论据和逻辑论证的支撑。

可苏长和作为“学者”,专论“民主政治研究的困局”,却并没有对以下真正重要问题做出探索性解答,使人感到新的“困惑”不解——

1、为何一个多世纪以来,西方典型“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从综合国力到民生水平总体上一直领先世界?

为何一个多世纪以来,西方典型“资本主义”国家的发展,从综合国力到民生水平总体上一直领先世界?甚至“西化”了的东方日本也跑在了前面?如果说中国是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开始建设的,那么日本也是在二战末遭受两颗原子弹攻击、发动侵略战争国力耗尽、经济崩溃的基础上开始建设的,但日本作为当时1亿多人口的弹丸岛国,地利人和尽失,却在中国文革时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GDP是当时8亿人口中国之7.6倍,何故如果这与“西方民主”等政治制度因素无关,那么西方或日本这些国家的发达,其根源何在?相信苏教授不会认为是因为他们“种族优等”使然吧?

“西方”及经历“西化”的明治维新之东方日本,后发而领先中华这其中奥秘何在?假设如苏教授断言——那种曾保障和促使这些国家快速发展领先世界的“民主”政治体制,当今确实已经“退化和衰落”了,那么其根源和规律何在?难道苏教授在专论“民主政治研究困局”的文章中不应当对此作出分析和研判?不做此番功课,又有何理由盲目対“西方民主”不屑一顾?

如果说目前的经济危机是西方“民主政治退化和衰落”的证据,那么如何解释上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危机后出现的再度繁荣和快速发展?目前的所谓“退化和衰落”究竟是不可逆的走向终结,还是发展和自我完善、变革过程中的曲折?“资本主义丧钟”是否已经敲响?对此,苏长和教授可以断言吗?如尚不能断言,如仍需观察再行研判,那么,连马克思的预言至今尚未兑现,难不成苏长和教授又要做一个“西方民主已经退化和衰落”不可逆转的预言?

笔者实在不愿长“西方”志气灭吾等威风,可我们无法不面对几乎所有先进技术之根本皆来自西方的现实——从电影电视到电脑互联网、移动通讯,再到高铁等等——东方(除日本、新加坡、香港等)以及中华民族长期落后于西方究竟是“种族”劣于西方使然还是“社会政治制度”劣于西方使然?而中国的“改革”究竟又是“改”了什么而使国家迅速崛起?台湾为何在结束一党专制后很快经济腾飞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中国“种族”没变,土地、山河更没变,为何仅仅是“制度、政策”稍有变革便迅速崛起?中国的“改革”从制度而言,除了几个“坚持”没变,其增量、变革的因素是什么,缩减、变革的因素又何在?总体趋势是什么?对此,苏长和教授不会不明白吧?

2、世界上有几个“照搬”它国制度的?

你要借鉴别国在政治制度方面经过长期实践检验的成功经验吗?苏长和或房宁、杨晓青等一类“学者”马上就会给你扣上“照搬”的帽子,封住你的嘴巴。可是,苏教授能分清什么是“借鉴”什么是“照搬”吗?世界上有几个国家“照搬”了“西方民主”?即便西方世界,又有几个国家的民主政治制度是一个模子套下来“照搬”的?能否列出几个?并从《宪法》到政权结构、实际运行一一具体对比分析一下?

我们也来点儿“比较政治学”管窥一下吧——东方的日本、新加坡应当是最有“照搬西方”之嫌的,尤其日本“明治维新”几乎是全盘西化。可是,行“宪政”也有“三权分立”的新加坡,却也多年“一党独大”,且还有很古老而匪夷所思的“鞭刑”存在,这就是在确认民主价值追求的前提下具体制度的不同。再如美国宪法第四款:“合众国总统、副总统及其他所有文官,因叛国、贿赂或其它重罪和轻罪,被弹劾而判罪者,均应免职。”而新加坡不仅没有“照搬”且反其道而行之,其《宪法》第二款竟如此规定:“总统不得在任何法院任何诉讼中受到控诉。”更不用说还存在天皇制的日本宪法,英美法德等国宪政也都明显有同有异,有的差别很大。世界之大,地域之广,历史文化民族之不同,除了“民主”政治价值取向的客观趋同,谁会蠢到“照搬”具体制度?难不成真的可以“世界大同”?日本、新加坡究竟可否称为“照搬”西方民主政治制度?仔细想想,不论回答是肯定还是否定的,苏教授之论难道不都将陷入悖论?

3、“搬来的‘民主’刻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崩溃之墓志铭上的也不少”?

苏教授说“搬来的‘民主’刻在许多发展中国家崩溃之墓志铭上的也不少”——此言起码包括利比亚、埃及、叙利亚吧?可是,这些国家所谓“崩溃”(即社会转型中发生的动荡)究竟是什么引起的呢?是“照搬西方民主”,还是社会在民主转型过程中有时因复杂因素而产生的难以避免的冲突和动荡?利比亚等动荡,可比中国当年历经几十年的革命,他们的“民主”制度还没有来得及建立或完全建立起来就“动荡”了——“搬来的民主”在哪儿呢?他们“照搬”了什么?苏教授能说说吗?是否利比亚等国的百姓如果逆来顺受绝不抗议暴政、不提民主二字就对了?

苏教授写《困局》一文时,当下泰国之乱尚未发生,否则苏教授文中一定又多了个“搬来的民主”不靠谱的论据了。可是,研究国际关系的苏教授难道不知道,泰国“民主”的背后一直有着泰王和军方的隐蔽之手?苏教授难道不懂,“民主”政治的客观价值与民主政治建设、制度设计和实践是两个层面的议题?正如“社会主义”实践出了问题,作为体制内的苏教授难道就认为“社会主义”理想本身已经“退化和衰落”而应当抛弃了?

我们不说“资本主义”香港、台湾了,仅就亚洲的日本、韩国、新加坡而言,他们似乎真有“搬来西方民主”之嫌,可他们为何却成为亚洲经济最先腾飞的国家且罕见动荡?苏长和对此为何只字不提呢?

“学者”为文岂能如此似是而非、大而化之、片面地取其所需?

4、苏教授等一类“学者”常用的“障眼法”

苏教授等一类学者往往使用这样的障眼法:把对“民主”客观价值的正义追求与“照搬”西方民主具体制度混为一谈!苏氏忘了:“民主、自由、平等”曾经也是中共宣示多年的价值(在毛文章、上世纪40年代中共《新华日报》上有太多直接赞美美国民主、美国总统的社论)——从辛亥革命算起,中国社会政治转型也“动荡”了近半个世纪,数千万平民为此牺牲,战火不断,民不聊生,国家满目疮痍,苏教授是否也要将其归咎于对“西方民主”追求惹的祸?苏教授是否认为大清统治如不改变,中国就无须经历二十多年的战争苦难?苏教授是否认为在“稳定”的“为民做主”的皇权统治下中国也照样能发展、崛起,民生照样能一天比一天改善而幸福安乐?

而另一种情况则更匪夷所思,想必苏教授也无法解释:在非外敌入侵的情况下,在中共执政期间毫无“西方”渗透,竟也发生“文革”之“大动荡、大内乱”,也照样动枪动炮,约200万平民在如此“文革”中殒命,这当不是“照搬西方民主”导致的吧?可这又算什么呢?那是一位“伟大领袖”在“为民做主”的时代,是“毛领袖挥手我前进”的时代,咋也“大动荡、大内乱”几近“浩劫”呢?

当苏教授无视独裁专制的黑暗,无视老百姓奋起抗争的正义性,而把中东“动荡”归咎于子虚乌有的“照搬西方民主”时,苏教授大约压根儿忘了毛泽东早在1945年就已经看到:当今世界“民主是主流,反民主的反动只是一股逆流”;苏教授也忘记了中国和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忘记了中共也曾号召全国人民争民主、争自由、争平等,国共因此而打了二十多年内战,直弄得华夏山河满目创痍遍地焦土“动荡”不断几近“崩溃”;苏教授忘记了社会转型既可以是和平的(如前苏联的转型),但经历一定时期的动荡乃至付出牺牲——虽然是人们不希望看到的——但有时却难以避免。中国革命的历程便是典型例证。苏教授若生活在上世纪40年代,不知是不是也要批评中共《新华日报》对美国民主和美国总统的直白赞美?是否也要以中国内战“动荡”来论证“西方民主”是祸水和猛兽?如苏教授生于中国“三年大饥荒”时,是否也要认为“现实”与中共的宣示存在“巨大反差”?

5、苏教授等一类“学者”极具迷惑性的似是而非

苏教授说:“每当西方国家为了私利拟对一个国家进行军事干涉之前,打出‘民主’和‘人道’的旗号,宣传工具开动起来肆意给该国贴上专制独裁的标签,这个国家离内战和混乱就不远了。”——这种似是而非的说法是极具迷惑性的,几如“忽悠”——试问:利比亚等国是因为先有本国人民抗议暴政和政府动用军队镇压和杀戮抗议民众而发生动荡,还是因“西方国家”的宣传“贴标签”而发生动荡?“贴标签”?那些国家难道不存在“独裁专制”的暴政吗?难道联合国对于一个国家动用枪炮坦克直升飞机镇压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而袖手旁观、不予谴责和制裁,这反而倒算主持正义吗?苏教授是否还想如广遭拍砖的“帖文”《没有了祖国 你将什么都不是》那样,为卡扎菲、萨达姆这类独裁暴君“评功摆好”赞美一番?

6、跳出“西方民主话语系统”的“困局”,苏教授要立“为民做主”之“民主”

苏氏把“西方民主”弃如敝屣,而要“站在本土政治资源基础上”来确立“中国式民主”的定义了。请看苏氏高论:“民主”这个词,在中国政治资源和语境下,其含义是极为独特的。将其拆开,至少存在三个相互递进的含义。“民为国主”、“以民为主”,此为国体之本;“为民作主”,此为执政者必须密切联系群众、依靠群众;只有在前两者基础上,才能真正实现“人民当家作主”。——当苏教授把“为民做主”也列入“民主”范畴时,我们就很清楚他的“中国式民主”是神马玩意儿了,于是我们更看清楚苏教授所谓“从西式民主话语体系中解套”的真实用意何在了!有了“为民做主”的实质,前面的“民为国主”早已成为虚晃一枪的“挂羊头”。这样的“民主”真是“极为独特”啊!只是此时有这样的场景硬是突然跳到我们眼前:衣衫褴褛的百姓跪于公堂或八抬大轿前高呼“大人在上,您要为小民做主啊……”呜呼,这便是苏教授的中国式“民主”!中国老百姓向官员、衙门下跪的历史已太过悠久了!!

可是“为民做主”的那个人、那个团体如何产生出来并被确认呢?苏教授在《困局》一文中认为“选举”(票选)是“西方民主”把戏,是靠不住的,是必须跳出的“民主困局”;于是也只有两种办法产生“为民做主”的那个人或团体了其一,天降龙种,君权神授,上天要这个人或团体“为民做主”,而他如神一般必然可以做到一直“为人民服务”“走群众路线”而且绝不会变质蜕化;其二,也只有如我们的那个邻国一样,必须是“××血统”的延续了——呜呼,这就是苏教授要论证的“为民做主”的“中国式民主”!这就是苏教授所谓“本土政治资源”产出的“民主”之蛋!这是不是太搞笑?

看来,苏教授对“为民做主”式的“民主”是情有独钟了,抑或可称为“制度自信”?可我们搞不懂的是,数千年来中国一直就是皇上、官僚宣称“为民做主”的国家,古人先贤也喋喋不休说教“民为国之本”,《为人民服务》更是国人妇孺皆知的毛的重要篇章,依苏长和的逻辑,中国岂不是早就“民主”了?苏教授可真会开玩笑!

7、结 语

7.1. 在人类公认的“民主”基本定义和政治价值被确认的前提下,各国具体操作层面的民主制度,如上文之举例,自然可以因国情不同而不同,所谓“照搬”其实是不可能的。苏教授有权赞美“为民做主”,但否认人类基本共识之“民主”的客观含义和价值的存在:即“民主”是对“专制”的反动,“民主”是保障每一个公民人权和参与国家治理的基本权利——苏氏欲将其偷换为“为民做主”,这就是对“民主”的强奸和亵渎,这是给老百姓喝“麻醉药”和“毒奶粉”!——苏大教授有权赞美“为民做主”,而反驳苏教授等一类“学者”的谬论也同样是咱老百姓的权利。孰是孰非,当由广大读者判断,当由实践来检验。

7.2. 比较政治学是很有价值的,但它的任务应当是探求“治国理政”的客观规律而不是人为排斥某些自己不喜欢的经验和人类政治文明的精华。不论对“西方民主”还是对所谓“本土政治资源”的迷信都应当打破,一切“简单模仿”和“照搬”更是愚蠢可笑的;正确的态度是从实际出发,从利民利国出发,而不是从主观意志出发。片面地彻底否定“西方民主”,从主观意志出发宣示“这不搞”“那不搞”,在研究中自设藩篱、自划禁区,而不是从正反两个方面去全面科学论证,这并不是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而同样是另一种“迷信”——盲目“自信”与“迷信”几乎是同义语。

7.3. 海纳百川才能成其大——在信息全球化的今天,任何国家要想实现“崛起”和可持续发展,除了打破意识形态和空间壁垒,吸纳人类创造的政治、物质文明的全部精华为己所用,我们不知还有什么捷径可走?我们在看到“西方民主”具体制度层面弊端的同时,难道不更应当很好研究它促进社会和国家持续、高速发展且长期领先世界的奥秘所在?中国如果不购买发达国家的高铁技术和产品(以及航母),然后加以改造并有所创新,我们能如此快地进入世界高铁发展的先进行列吗?无疑,在中国“本土”技术“资源”基础上也能做成高铁,但那需要多少年?诚如是,我们如何可以快速赶上西方发达国家?科学技术如此,政治制度、国家治理的文明发展难道唯独例外?我们对促进“西方国家”持续发展领先世界之制度层面的经验和成果,应当一概弃如敝屣,不屑一顾吗?苏长和就是想这样走出所谓“民主政治研究的困局”?可这与回到闭关锁国、夜郎自大的昨天又有何区别呢?

笔者斗胆以为,苏教授本文,在台上戴着乌纱正在“为民做主”的那些人看了大约会窃喜——不然,像《求是》这样国内顶级官方政论刊物,咋就能发表把“民主”解读为“为民做主”这样近乎搞笑的文章呢?

欢迎苏长和教授(副院长)逐条反驳本文,以尝试教化草民继续坚信和接受“为民做主”式的“中国特色民主”。□

2014年2月6日

[参考资料索引]

1、中国网:59岁法学教授刘景一跪访替人维权

2、应学俊:郑志学自设“话语陷阱”大观之二(我国《宪法》对“西方宪政价值、法则”的认同和借鉴

3、应学俊:答《环球》:中国为什么能发展这么快?(另见“光明网社区”)

4、应学俊:卡扎菲因“不听老美的话而倒台”?

5、应学俊:如此盲人摸象看中东“动荡”?

6、应学俊:民主:理论“丰满”与现实反差——文革极左路线批判之一

7、苏长和:走出民主政治研究的困局

本文内容于 2014/2/10 15:51:38 被小编a42编辑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