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高官要中国勿质疑美国反对 有机密战略遏华

原标题:美国在亚太海上主权争议中玩危险游戏

本报记者 刘平

本周,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将访问中国,这是里克去年2月就任以来第二次访华和第五次访问亚洲。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萨基表示,海上安全问题当然是会谈议题之一。其实,近一段时间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海上安全问题,具体说就是东海、南海主权争议问题上,采取了不少外交和军事行动,期望“缓解地区紧张局势”,但事与愿违。究其原因,美国压中国、挺盟友、维护自身海上霸权的做法难辞其咎,也很危险。

美国在亚太主权争议问题上拉偏手

南海和东海是当今世界关键的贸易和能源运输通道,全球一半以上的海上贸易途经南海。中国正积极推进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形成全方位开放新格局,且石油对外依赖度已超50%,估计不会有人比中国更关心亚太海上交通的安全问题了。奥巴马政府正推进出口倍增计划,而2013年仅中美双边贸易额就达5210亿美元,稳定、繁荣的亚太市场对美国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

亚太地区几十年来的和平与稳定主要是拜美国所赐,但最近局势变得越来越紧张,这是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的论断。2月4日,拉塞尔在华盛顿外国记者中心发表演讲做出上述结论时,又再次延续近期美国一贯批评中国的语调,称中国划设东海航空识别区不利于地区稳定,加剧了紧张局势,加大误判和发生冲突的风险,敦促中国不实施防空识别区。随后提出新要求,即中国今后不要在包括南海在内的其他敏感区域宣布新的防空识别区,强调中国绝不应质疑美国对任何威胁现状行为的坚决反对。

5日,拉塞尔公布了美方对中国以下7项行动的关切:不断限制外界接触黄岩岛;对菲律宾在仁爱礁上的长期存在施加压力;在远离中方宣告拥有主权的岛屿同时邻近他国陆地的海域进行海洋油气区块开发竞标活动;将一些南海有争议地区宣布为行政管辖甚至军事区域;海事部门在钓鱼岛附近进行前所未有的高频度危险行动;在东海防空识别区有争议的空域内进行突然、不协调的单边执法;在南海有争议海域升级渔业管理规定。美方的这7项关切是拉塞尔1月下旬陪同美国常务国务卿伯恩斯访华时提出的,此次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外委会作证时首次披露。

拉塞尔在作证时强调,中国在南海、东海的上述行为加剧了地区紧张局势,划设东海航空识别区是一种“挑衅行为”和“朝错误方向的严重步骤”,在南海的模糊声索(即主权主张)在本地区“制造了不确实、不安全和不稳定”。美国担忧中国正逐步采取行动控制九段线以内的海域,并首次明确要求中国澄清九段线的涵义。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洛可利尔2月6日访问日本时也表示,美军不承认中国在东海划设防空识别区,中国改变现状的做法是不可接受的。

对于近期在这些争议中闹得最凶的地区盟友,美国则是另一番态度。对于日本,拉塞尔在作证时强调,钓鱼岛处于日本管辖之下,日本是一个成熟和稳定的民主国家,对亚太地区和全世界的和平、稳定和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修改和平宪法应是代表日本民众的人来做决定。克里7日在华盛顿与到访的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会晤时声称,美日同盟一直是亚太地区和平与安全的基石,也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基石,美国将继续致力于对日本的条约义务,这一承诺“包括东海”。此前,美国还派出过两架B-52战略轰炸机进入中国东海航空识别区。对于菲律宾,拉塞尔在作证时称,美国全力支持通过和平机制行使权力,2013年菲律宾就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将南海争端提交了国际仲裁法庭。

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洪磊指出,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是中国作为主权国家的正当权利,完全符合国际法和国际惯例。有关中国计划设立南海防空识别区是日本右翼势力散布的谣言。美国在未核实情况下,仅凭谣言就对中方无端指责,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行为”。洪磊表示,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益是历史形成的,并受到国际法的保护。中国主张并始终致力于通过与有关国家的双边直接谈判和友好协商,以和平方式妥善解决南海争议和分歧,也希望美方以理性、公允的态度,为本地区的和平稳定和繁荣发展发挥建设性的作用,而不是相反。

美国“航行自由计划”突显霸道

其实,拉塞尔在国会作证时已经明确了美方所谓“不持立场”的具体含义,一是坚决反对使用恐吓、威胁或武力宣示主权,二是坚决要求海洋主权声索应符合国际法习惯。美国根据以上两原则,还是长期坚持的“美国航行自由计划”对中国提出反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是有关海洋问题最为重要的国际法习惯,1994年生效以来,在领海主权争端、海上天然资源管理、污染处理等问题上起着重要的指导和裁决作用,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尊重。该公约已获得包括中国在内的150多个国家批准,但美国至今没有加入。没有《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美国为当前在亚太海域的所作所为所找的依据,就是美国自家的“航行自由计划”。

“航行自由计划”是美国政府的一项机密的外交和军事行动计划,出台于1979年。时任美国总统卡特在宣布“航行自由计划”时说:“鉴于美国在世界事务中的显著地位,它感到不得不采取主动去保卫其权利免受沿海国家的非法侵蚀。”卡特之后的美国历届政府都继承、发展和实施了该计划。该计划的诸多内容现仍属于美国的国家机密。中国学者曲升指出,该计划旨在防止沿海国家的“过度海洋主张”挑战美国的海洋霸权,保证美国军事力量的全球机动畅通。拉塞尔等美国高官在亚太海上主权争议中对中国指责的实质就是认为中国的现有行动是“过度海洋主张”。

据统计,中国是美国“航行自由计划”外交抗议和军事宣示清单中的“常客”,中美之间一系列海上事件的发生,与美国对中国实施该计划有密切关系。截至2011财年,美国针对中国的“过度海洋主张”发起外交抗议年度为两个,实施军事宣示行动的年度达12个。1998年中美海上军事安全磋商机制建立后,美军仍在东海、南海的中国专属经济区密集执行“例行军事行动”,由此而引发了“波第其号”事件、撞机事件、“无暇号”事件和包括最近的“考彭斯号”事件等一系严重海上事件。针对所谓的中国“过度海洋主张”,美国其实已形成了以“航行自由计划”外交抗议、双边协商、军事行动宣示为中心的,外加“例行军事行动”的机制。对于“航行自由计划”,美国一向是做多说少。此次拉塞尔将这一美国国内一项机密计划端出台面,介入亚太地区与美没有直接关系的海上主权争议,比较罕见,强硬态度和霸权作风也可见一斑。

美国的卷入使情况变得危险

2011年下半年,美国曾通过一系列高层访问、政策宣示和强化军事存在等手段掀起一股亚太攻势,东海和南海主权争议就是美国“强势东向”的重要依托。表面上,美国声称对有关争议不持立场,实际上却不断强调有关冲突事关美国重大利益,并且其政策倾向明显偏向日本、菲律宾等地区盟友,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就不惜通过将南海称为“西菲律宾海”来迎合菲律宾。

去年10月,因美国政府关门,奥巴马不得不取消计划已久的亚太之行,外界因此严重质疑美国执行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决心和能力。为打消外界特别是日本、菲律宾等美国亚太盟友的担忧,美国通过去年12月底派副总统拜登、本周派克里以及4月下旬的奥巴马亚太之行等措施进行补救,但最实质的应数对中国越来越尖锐的批评和不断强化的亚太地区军事活动及军事存在。

2月4日,在白宫新闻发布会,有记者表示日本媒体报道称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麦艾文表示,如中国在南海划设新的航空识别区,美国将进一步增加在亚太地区的军事活动和军事存在。白宫发言人卡尼未对此作正面回应,但表示该记者所援引的情况符合美国的一贯立场。据媒体报道,拉塞尔在5日的听证会回答议员关于美国在南海是否设有底线时称,“我们确实有充分的机密战略应对中国,南海或其他(海事问题)”。

对于美国此类做法的利害得失,国内学者有深刻分析。资深学者、国际政治及美国研究专家资中筠指出,这一海域岛屿归属的争端早就存在。在过去,美国宣称的政策是不卷入争端,保持低调。然而,美国最近却对这一地区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兴趣,并大大增加军事布防的力度,它展现的姿态只能被理解为在这场卷入多国的争端中它要给中国施加压力。在本质上,这场争端只是与相关各方有直接关系,而与中美关系没有关系。美国的卷入只能使事情变得复杂化,并会使情况变得危险。这是中美关系一个新的负面因素,而且是一个具有严重危险的因素。

人们期望,美国及有关各方切实能通过美方所提倡的“克制、良好判断、外交以及对话”,而不是以选边站、走边缘等危险方式寻求各自渴望的利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