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乌克兰与中国政治走向”浅析(ZT)


之前看到有网友在评论“乌克兰政治动荡”的时候说,因为中国拉拢了乌克兰,所以美国要对乌克兰开刀。

我说,这个跟中国还真没有半毛钱关系。

有网友说,中国刚给乌克兰提供核保护,美国就公开支持乌克兰反对派了。

我这能 “呵呵”你一脸。

今天发一个帖子,说明下乌克兰政治危机吧。

一、乌克兰这次政治危机有其必然性。

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在没有任何预兆的前提下,拒绝加入欧盟,这算是这次乌克兰政治危机的一个导火索。但即使没有这个导火索,也会有其他的导火索。因为乌克兰政治危机爆发有其必然性,当然这个必然性与中国无关。

1、首先是两个阵营的对决。

懂乌克兰历史的人都知道:基辅罗斯之后,特别是在蒙古军队蹂躏了欧洲之后,乌克兰名义上市在立陶宛波兰大公国的统治之下,实际上却是属于无政府状态,所以出现了“哥萨克”。哥萨克一开始是一种职业,一种半军事化,半农牧民华的组织。但立陶宛波兰大公国却在通过册封正规哥萨克军的手段,拉拢一群哥萨克贵族。这个策略看似当时不算成功,可是效果却在几百年后显现出来了。

哥萨克大起义最后一次是有博格丹领导的,而且算是比较成功的一次。哥萨克起义是为了摆脱立陶宛波兰大公国的统治,以获得更大的自主权和获得更多的正规可萨克册封的名额,当然也有不干涉东正教的宗教要求(这个是次要的)。起义成功了,起义却给哥萨克名族带来了亡国灭种的危机。与立陶宛波兰大公国的谈判破裂、克里木汗国背信弃义、奥斯曼土耳其虎视眈眈、沙俄不怀好意,真的是四面楚歌,乌克兰要存活下去,必选要选择一个有力的后援。

乌克兰何去何从,博格丹当时面临抉择。起义的目的是指向 立陶宛波兰的,政治目的明确,所以不会倒向立陶宛波兰。克里木汗国和土耳其是和萨克的天敌,不能选。最后就只有沙俄了。

臣服沙俄后,一部分哥萨克才反应了过来,他们失去了更大的自由,而且被册封的哥萨克贵族也是去了自己的特权,所以有一部分乌克兰人倒是更加还念之前的波澜立陶宛公国,特别是在乌克兰西部地区。而东部和南部因为沙俄长期影响,特别是跟沙俄一起并肩作战赶走土耳其人,民族有了更多的融合,所以他们的政治倾向,更多的是偏向沙俄。

乌克兰的分化走向了必然,集中表现在了一战时期。 乌克兰两派,分别加入了协约国和同盟国,并参战。后来即使在苏联时期也有哥萨克骑兵进行反抗,在二战事情甚至不惜加入了德国阵营。

即使在今天,乌克兰的官方语言是乌克兰语,但在乌克兰东部和东南部民间使用最多的还是俄语;而在乌克兰西部,几乎全部使用乌克兰语,甚至有人根本就不会说俄语,或者以说俄语为耻辱。

在这种大的历史背景下,两个阵营的人再次被调动起来,也是必然的事情。不需要调查基辅独立广场抗议者的背景,只需要站在人群中间听听他们说的话就知道----很浓重的西部口音。

2、美国和西欧的思想渗透。

乌克兰是全世界最自由的国家之一。

自由程度大大超过美国、德国、英国、法国等主流发达国家。这是西方情报部门渗透最佳的场所,而乌克兰人这种崇尚自由的性格也不在乎这种渗透,甚至明知道这是美国人的渗透,他们也乐于接受。

橙色革命和2013年末政治危机,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美国人在背后推动这场革命。如果这种情况在中国,基本可以定位为叛国了。明知道美国在后面搞鬼,你还拿钱去闹,那不是叛国是什么?

文化不一样,也就意味着价值观不一样。

乌克兰人乐于接受美金的资助去革命,每天200-400格里的乌克兰货币,虽然现在贬值得厉害,但对于一个普通乌克兰人来说,也算是高收入了。我们公司有几个员工,天天闹着跟我说,要给他们放假,他们要去革命,每天有额外收入。我问他们为什么,因为我们公司工资不低啊。后来我知道了隐情,白天革命,晚上性派对。

如果天气不恶劣,这种革命我也愿意参加啊。还有性派对。

这种制度也真实只有在这种极度自由的国家才能出现的现象,但殊不知绝对自由就是没有自由。游行者是享受了游行的权利,可是克里夏杰克大街的商店店主对你们恨之入骨吗?你们享受了在克里下杰克大街散步的权利,把基辅交通搞得一团糟,所有的车都要绕道。

支持反政府的人,有工资、有性派对。 支持政府的人,也有工资、也有性派对。可是反政府方面 钱多、妞漂亮,所以当然占上风啦。几天以后,基本上就看不到支持政府的阵营了。从什么时候没有支持政府的阵营了呢?告诉大家,从亚努科维奇从中国回来以后,一个星期以内,这个阵营消失了。至于为什么会在亚努科维奇访华后,支持政府的阵营失败,下文有解释。

3、乌克兰总统的陋习和亚努科维奇的政治失策。

乌克兰总统的陋习众人皆知。

我估计中国人在一定地位以后,还是希望有一定的历史地位,最好流芳千古。

但要说乌克兰人没有流芳千古的想法,我也不信,但乌克兰总统干的事情,都是遗臭万年的事情。

库奇马总统不与民争利,那是因为他卖的是军火,变卖军队现役部队的装备,甚至连一些国宝级别的武器也被变卖了。所以库奇马时期,乌克兰的面包大约0.5格里一个。

到尤先科时期好东西,基本上该卖的已经卖完了,不该卖的也卖了。所以爱是与民争利,一上台就敛财,到后来权利被季莫申科架空,季莫申科也狠狠的赚了一把。特别是通过政治流感,让背后的医药财团转的盆满钵满。乌克兰面包价格大约3格里一个,涨了6倍。

到了亚努科维奇时代,亚努科维奇也是一点也不含糊。直接伸手问企业家要乌克兰好的企业,基本上都被亚努科维奇家族霸占了。

当然在霸占的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硬茬。开口要乌克兰某航空公司时,那家航空公司宁愿倒闭,也不愿意把公司送给亚努科维奇家族。所以大家都知道,基辅飞北京的直航不复存在了。

亚努科维奇把手伸到 PRIVAT 银行时,银行总裁强硬的威胁到,家人都已经在国外了,如果强要银行,那么银行立马破产,乌克兰大部分的贸易无法进行,乌克兰经济将会被瘫痪。所以PRIVAT 银行并没有易手,并且运行正常。

亚努科维奇及其家族的贪得无厌,算是得罪了整个乌克兰的资产阶级,让资产阶级人人自危。财团老板们基本上都是家人出口,资产转移,就把自己和生意留在了国内。

敖德萨是乌克兰最大的港口,大部分的进出口货物都是通过敖德萨,而敖德萨“七公里”市场理所当然就是商品集散地。而管理这个市场的,就是亚努科维奇的儿子。 2013年,敖德萨警察强抢七公里市场的华人商品,就算很大程度上得罪中国了。

彻彻底底得罪中国的,还有另外的原因。

其实在尤先科后期,总理是季莫申科。她虽然是亲欧派,但并不影响跟中国搞好关系。俄罗斯不卖的关键武器,季莫申科不怕开罪俄罗斯,敢于卖给中国,引得俄罗斯抗议连连。

季莫申科很清楚,乌克兰不管亲俄,还是亲欧,对中国都没有根本的利益关系,中国需要的是技术,乌克兰需要的是资金。两者一拍即合,与中国签订了很多大型项目的合作,当然季莫申科是小人,她得到的好处也很多。

中国对乌克兰的投资已经启动,很多都是国企牵头。但乌克兰换总统了,季莫申科入狱,亚努科维奇虽然没有直接拒绝承认季莫申科与中国签订的合同,但处处刁难。资金已经投出,收回不能,继续投入受阻,以至于这些项目都是进退两难。

这些大型投资受阻,算是亚努科维奇彻彻底底得罪中国政府了。

由于亚努科维奇过度的贪婪,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都已经是危机重重了。

就在这个时候,亚努科维奇在是否加入欧盟这个问题上,不管怎么样选择都是错误的,都会把矛盾激化出来。 然而亚努科维奇终究做出了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拒绝加入欧盟。不能说一个选择是错误的,那么另外一个选择就是错误的,因为如果他选择加入欧盟,他会死得更惨。两条路都是危机重重,他选择了一条不会死于非命的一条路,但这条路可能会结束他的政治生命。

二、两条不归路

由于乌克兰与独联体国家的特殊性,乌克兰最大的贸易伙伴是俄罗斯为主的独联体国家。这种特殊性短时间内无法改变。例如:莫斯科有一家大型机械厂,生产成套设备。而制造成套设备的各种零件,需要从乌克兰生产。而乌克兰所生产的零件仅仅适合于GOST标准(全苏国家标准),所以也只有俄罗斯需要买他们的产品,除了俄罗斯为主的独联体国家,谁也不会买他的产品。

作为俄罗斯,只能从乌克兰进口,作为乌克兰,只能出口给俄罗斯,这是一种惯性,但作为一个有远见的政治家当然要改变这种惯性。

俄罗斯和乌克兰都在努力改变这种对双方的依赖性。俄罗斯很幸运,他有一位伟大的政治家普京。 普京把工业分成三类,1.是一般的民用产品,2.能源(天然气为主),3.是关系到国家安全和国家命脉的高科技产品。

1.对于民用产品,俄罗斯向乌克兰打开自己的市场,加重乌克兰经济对俄罗斯市场的依赖。

2.对于能源,这是俄罗斯手里的一跟大棒也随时是一根胡萝卜。乌克兰听话时,能源降价,不听话时,能源升价。

3.对于高科技产品,一方面俄罗斯尽量使其能国产化,另一方面即使在产品能国产化后,也继续从乌克兰进口,以达到让乌克兰继续依靠俄罗斯市场的目的。当然,在俄罗斯能国产化后,也就有了压价的资本。

乌克兰比较倒霉,没有普京一样有远见的政治强人。他的经济在努力摆脱俄罗斯市场,但是很遗憾,没有一个能够得到延续的政策,国家的精力都消耗在内耗中。

除了一些没有什么科技含量的产品的标准开始欧化以外,其他的要么早苟延残喘的等待着来自俄罗斯的订单,要么就眼巴巴的等找中国来撒钱,买自己的看家宝贝。

从今天的情况看,乌克兰的经济似乎是离开俄罗斯便是死路一条的处境了。如果铁心跟着俄罗斯走也不会有问题。问题在于在思想上,乌克兰早就跟着美国和欧盟走了。

信息交流过于自由。各类信息可以影响一个人的价值观,而欧盟的信息战一直都比俄罗斯要厉害很多,这个我想不需要我多说了,看看我们的博论就知道。还好我们军版的人,基本都是自干五毛。 但自干五毕竟力量有限,没有组织,没有经济支援,自然敌不过有组织,有预谋的狗粮的狂轰滥炸。 如果不加以控制,时间一长,往往会出现一些 自干狗粮了。 所以感谢我们军版的版持之以恒地打击狗粮。

苏联刚解体时,东南部的人民基本都希望跟俄罗斯走,西北的乌克兰人民都想跟欧盟走。但现在呢? 普通民众和学生就不说了,基本都是希望加入欧盟的。他们幼稚的认为,欧盟,特别是德国会给他们钱,给他们免签证。目前愿意亲俄的人,恐怕只有企业主了。企业主是跟着订单走的,订单就是一个工厂的方向,工厂和制造业才是一个国家的力量。能从这个层面看待乌克兰政治问题的人,少之又少。

当然除了西方思想渗透的原因外,还有些历史原因。乌克兰人憎恨俄罗斯在乌克兰搞种族灭绝政策,而且反复宣传,让每个乌克兰人都知道这一点。甚至立法:否认苏共在乌克兰搞种族灭绝政策罪。当然历史情感原因是次要原因,甚至历史原因是在西方媒体反复宣传下放大了的。

我身边的乌克兰普通学生,不管是东部还是西部的,基本都是希望加入欧盟的,我只能轻轻的说声,你们的幼稚,也就是我们的优势。

我接触到的搞金融的人,也都是希望加入欧盟的。第一 美国给予了他们一部分资金的支持(我真的不明白,美国人给钱支持他们国家闹革命,他们竟然高兴)。

第二 他们只有建档的金钱进入境的观念,我不的不说 精英误国,在这里我要举个例子,说一下精英误国在乌克兰的情况。 我认识两个搞金融的人,算是社会精英了吧,跟他们分析了一下乌克兰亲俄亲欧的选择。

我问:因为乌克兰拒绝加入欧盟,俄罗斯决定给乌克兰天然气降价,这样不好吗?

答曰: 不好! 普通人只看到天然气降价了,却没看到给俄罗斯开放了两个免税口岸。每年给俄罗斯商品免税的钱差不多等于天然气打折的价格。

我们先分析这一段信息,我给他四个字:自以为是。 他在大家只注意天然气价格的时候,注意到了开放免税口岸而沾沾自喜。但是作为一个社会精英却不懂得1+1大于2。 天然气价格下降 意味着整个乌克兰制造业成本下降,乌克兰贸易是面相全世界的,而开放的几个口岸确实只针对俄罗斯的。这是一个共赢的合作,而乌克兰获利比俄罗斯还要大,算是俄罗斯给乌克兰的一块大蛋糕。

我与这个精英的对话还在继续:

我问:如果加入欧盟,乌克兰的最大贸易伙伴俄罗斯将不对乌克兰开放自己的市场。乌克兰工厂将破产并被国际大鳄给吞并。

答曰:我们依靠俄罗斯市场,所以我们只能生产低端产品。如果我们加入欧盟,我们将被迫生产高端产品。你看波兰捷克都过渡得很好。

我只能“呵呵”他一脸。我不想跟他说什么 产业链升级需要多少年,中国至今还在为产业链升级继续努力。我在这里给大家摆出来另外一段对话,这是我与我的客户----文尼察一家食品工厂老板的对话。

我问:2014年贵公司要扩大生产吗?

答曰:如果亲俄,我们要扩大生产,并从中国引进新的四旋盖生产线。

我问:如果亲欧,贵公司可以开发欧盟市场,我们将配合贵公司,给您推荐适合欧盟的原材料。我们公司的产品也卖往欧盟,符合欧标。

答曰:卖往欧盟,我们需要拿很多很多的证书,一份证书需要1年,一份证书需要上百万欧元。我们是做食品的,欧盟需要卫生证明,我们可以配合欧盟做到我们所有能做到的,但如果

他们说我们的水不合格怎么办?难道我们要以一个公司的力量,改变整个城市的自来水系统吗? 即使我们能改造,需要多长时间呢? 再拿到所有许可证之前,我们的货物卖到什么地方呢?

银行精英的眼光还不如一个小企业企业主呢,企业主以非常务实的态度看待亲俄、亲欧的政治问题,比起满口民主自由的学生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

可是巨大的革命浪潮中,几个企业老板的声音谁有能听得到呢?学生们,你们还是在学校好好读书吧。经济民生你们不懂,政治你们太幼稚,所以只能被西方的伪民主忽悠了。

乌克兰全民推动加入欧盟的过程中,普京放出了狠话:如果乌克兰加入欧盟,天然气不降价,并不享受俄罗斯关税联盟优惠政策。

亲俄,死! 亲欧,也是死!

亲俄,被如浪潮般的革命给淹死。

亲欧,经济破产,被俄罗斯给制裁死。

三、2013年底这场革命目的何在?

如果说2013年底革命是为了抗议亚努科维奇拒加欧盟,那么亲,您又错了。

最多说,这场革命的导火索是 亚努科维奇拒欧盟。要说目的,那就要看是谁的目的了。

看看参与者是谁吧!

1.首先反对党!

反对党当然是要夺权,他们的背后领导人是 季莫申科财团,季莫申科被捕入狱,这个最有应得。但是说季莫申科是政治迫害的宣传从未停止。 基辅克里下杰克大街的尽头,有一个宣传季莫申科被政治迫害的阵营从2012年欧洲杯开始就再那里驻扎着,1年半来风雨无阻,在哪里宣传着这种信息。季莫申科家族势力算是坚定的反对党,他们与亚努科维奇的仇恨不共戴天。他们反对亚努科维奇,我觉得属于正常。

2.被迫害资本家巨头

他们是被亚努科维奇迫害的一批人了,他们巨额财富或财富来源被亚努科维奇家族占有,这些资本家巨头理所当然会不遗余力的对亚努科维奇落井下石。对于他们的目的也很明显,也能理解。

3、国外势力

乌克兰前总理说过,欧洲哪些外交官员们在游行队伍中推波助澜,做与其身份不符合的事情。这是非常重要的一句话。信息量很大,也很耐人寻味。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难道仅仅是为了让乌克兰加入欧盟?说得难听点,如果乌克兰真要加入欧盟,欧盟还未必接受呢,对吧。既然不是为了乌克兰加入欧盟,那是为了什么呢?我觉得有两个目的:1、不要过分亲俄,而远离欧洲。2、如果不能亲欧,那就乱吧,越乱越好。

4、普通民众

普通民众分两批:

1、无知而无畏的学生和市民。他们是被欧美洗脑的一代人,他们能想到加入欧盟能够让他们更方便廉价的旅游欧洲,但他们想不到,工厂倒闭了,哪来什么钱取旅游呢?他们想加入欧盟能够给他们经济支援,让他们的生活质量跟欧盟一样,他们想不到,自己不努力劳动,永远得不到财富的道理。他们能看到苏联对乌克兰制造了巨大的饥荒,却看不到如果没有苏联,乌克兰可能现在还四分五裂,根本不会有一个欧洲第二大国家的版图,如此广大的版图,全拜苏联所赐。他们看到了推倒基辅最后一尊列宁雕塑后的欢呼,却看不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每年拨款,来保护这尊雕塑,以后呢?对不起,这个拨款取消了。 因为无知而无畏,因为无畏而更加无知。

2、被雇佣的水军。200格里-400格里一天的工资,对乌克兰人还是很有诱惑力的。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俄罗斯、乌克兰革命的高潮总是发生在冬天,2月革命、10月革命、 苏联解体、橙色革命、乌克兰2013年年底政治危机,无一例外都是冬天。为什么? 因为冬天工厂不工作(这个跟中国不一样),大量的工人闲置在家,有的是时间和精力,所以就被召集来闹革命了。有专门的人从事这样的生意,跟组织者谈价格:闹几个小时,晚上可否离开,闹到什么程度,是否要见血,见火。他们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挣钱。给钱就闹。

所以第一个星期过后,人民不再是单纯的为了不加欧盟而聚会了,而是各有目的。

反对党和资本家,是为了赶亚努科维奇下台而闹。

国外势力,为了乌克兰乱而闹,直到亲俄势力下台。

民众要么无知而闹,要么为钱而闹。

所以说到底,就是为了让亚努科维奇下台而闹。

上文提到,至于为什么会在亚努科维奇访华后,支持政府的阵营失败。原因很简单,中国没有在经济上支持亚努科维奇,只是在口头上支持了一下他,说提供核保护。

没有强大经济支持,也就没有没有人为你闹。400格里一天,这个数字不小,1人400,100人就4000,如果需要10万人分庭抗礼,就需要400,0000一天。没钱,对不起,那就没人。

四、中国如何应对。

亲俄或者亲欧,其实对中国影响都不是很大,中国需要的只是乌克兰的技术、农副产品和少量的市场,其中最重要的是技术,而技术随着中国自己的赶超,我们也越来越不稀罕他的那点家底了。

对于乌克兰来说,乌克兰更需要中国的经济支援。也就是说,乌克兰更需要中国,而不是中国更需要乌克兰。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有一个非常好的优点----政策的执行有延续性。

江政府到胡政府,再到习政府。国家的走向也许在改变,但与某个国家签订的协议基本没有变过,不会因为某些事情而毁约。甚至在乌克兰发生大规模排华后,中国依然在政治上没有抛弃乌克兰。反倒是乌克兰因为政治人物的更迭,不断的变更对中国的政策。

季莫申科作为亲欧的领袖人物,在下台前与中国签订了很多经济合作的具体合同,也卖了很多关键的技术给中国,甚至连俄罗斯都在抗议乌克兰卖不该卖的武器给中国,损害了俄罗斯的利益。

亚努科维奇亲俄的主要人物。 与中国关系也不错,继续推动了于中国的各种合作。让中国人在乌克兰的生存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变。至少警察很少查中国人护照了(敖德萨除外)。

但是他彻彻底底得罪中国了,上文提到了,我这再复制一下:

“敖德萨是乌克兰最大的港口,大部分的进出口货物都是通过敖德萨,而敖德萨“七公里”市场理所当然就是商品集散地。而管理这个市场的,就是亚努科维奇的儿子。 2013年,敖德萨警察强抢七公里市场的华人商品,就算很大程度上得罪中国了。

彻彻底底得罪中国的,还有另外的原因。

其实在尤先科后期,总理是季莫申科。她虽然是亲欧派,但并不影响跟中国搞好关系。俄罗斯不卖的关键武器,季莫申科不怕开罪俄罗斯,敢于卖给中国,引得俄罗斯抗议连连。

季莫申科很清楚,乌克兰不管亲俄,还是亲欧,对中国都没有根本的利益关系,中国需要的是技术,乌克兰需要的是资金。两者一拍即合,与中国签订了很多大型项目的合作,当然季莫申科是小人,她得到的好处也很多。

中国对乌克兰的投资已经启动,很多都是国企牵头。但乌克兰换总统了,季莫申科入狱,亚努科维奇虽然没有直接拒绝承认季莫申科与中国签订的合同,但处处刁难。资金已经投出,收回不能,继续投入受阻,以至于这些项目都是进退两难。

这些大型投资受阻,算是亚努科维奇彻彻底底得罪中国政府了。”

中国政府这次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教训。

证据呢?有!

《中乌关于进一步深化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提到:扩大和支持两国实业界开展相互投资,共同努力改善投资和经营环境。 什么意思? 意识说,乌克兰的投资和经营环境不好。既然不好,那对不起,我们不给什么钱给你。

尤先科亲欧派的一个烂人,但对中国大体上过得去,该卖的技术卖了,该执行的合同执行了,在关键时刻跑中国来要钱,开口就3个亿。胡主席点头,给了1.5亿。当然这个钱给你也是有代价的,马上又签了很多投资合同。

中国要做什么呢?

我不管你亲俄或者亲欧,只要你在维护中国再乌克兰利益,卖中国所需要的技术,改善了华人在乌克兰的生存环境,那么我可以给你适当的经济支援,在关键时刻,我也会给你一些政治支援。让你在政治危机中有更大的筹码。

如果你让中国企业受损,让中国利益受损,不管你亲俄,还是亲欧,对不起,在关键时刻,虽然中国不会落井下石,给你面子,但不会给你一分钱的实际利益。

还是那句话,亲俄 亲欧 跟中国没有一毛钱关系。

甚至一个亲欧的、贫穷的乌克兰,对中国取得关键的技术,占领更大的市场更有利。季莫申科就是典型的例子。

就随手一写,写了些在乌克兰的见闻,观点如有错误,勿怪。有错别字或文法错误,勿怪。

最后我想上几张照片,克里下杰克大街的场景,但搞了半天也不成功,算了。

其实我见到的场面非常和谐,独立广场上炊烟袅袅,老头们做着他们的民族特色食品(用柴火烧出来的),任何人都可以去吃,我也去吃了,红菜汤味道很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