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三年内战,粟裕担当战役指挥的时机都很微妙。

粟裕在苏中忙着丢根据地的时候,山东老八路浴血奋战,保卫根据地,胶东、鲁南、鲁中等都安然无恙,可以说山东我军处处顺风顺水。

粟裕在苏中呆不下去退到山东后,先是一个鲁南战役,丢了鲁南根据地;

接着,山东八路的陈士榘制定作战计划,取得了孟良崮大捷,保卫了沂蒙山(鲁中根据地);

之后,陈士榘西进支援刘邓南下、许世友前往胶东处理烟台问题,粟裕接任战役指挥,连续打了南麻、临朐两个败仗,匆忙赶回前线的许世友在临朐摔了粟裕的电话,结局是:沂蒙山根据地彻底丢光了,粟裕带着嫡系六纵保护着自己强渡黄河逃亡渤海根据地的惠民县。

然后,军委表面对粟裕的检讨不置可否,但是却毅然决然调粟裕离开华东归属刘邓帐下听令,粟裕强拉着陈毅一起前往,将原定归刘邓的部队组建成了西兵团。而残破的山东全局,则丢给了山东八路的许世友负责,粉碎重点进攻的责任也推给了山东八路。

在中原,粟裕现实军委试图将原新四军各部合编为“粟张兵团”一概下江南(新四军活动区域)的决策,打了一个陈唐与粟张合作的豫东战役(山东八路负责开封一战,粟裕所部负责睢杞一战)。粟裕、张震指挥的睢杞战役以惨败收场,不得不先斩后奏(先让部队逃跑后报军委),将部队分散突围,嫡系六纵率先逃入原出发地、而现在已经成为解放区的山东。

到山东后,粟裕担当了济南战役的配合作战角色,却再也不想回到原防区的豫皖苏(粟裕本人兼任军区司令员),企图与山东兵团合作南下淮海。在饶的劝说下(当时饶在军委),军委予以同意,结果一个黄伯韬集团,粟裕原定一周解决问题,最后不得不交给刚经过济南战役的山东兵团,自己作壁上观,最后还是腆着脸面拉近刘陈邓,接受他们的指挥。

淮海后,全军顺风顺水,在月浦,粟裕被汤恩伯拉住,汤恩伯则得以安全运走了黄金储备与黄埔嫡系武装,以小的代价维护了战略利益,为后来的台湾岛保留了一支强大的嫡系部队。最后,刘陈邓再次出面了上海战役的僵局,粟裕所部才得以进军上海城内。

刘邓西进大西南,陈毅领先上海建设,原总前委解体。粟裕在进军福建最后一战上,在沿海前哨的金门再打了一个大败仗,成为了三年内战历史上唯一一个成建制被消灭的战例而载入史册。

大家看,粟裕担当战役指挥的时机总是很微妙,都是在大军顺风顺水的时候,然后粟裕接手,结果是败仗接着败仗,接着换人打了胜仗,粟裕再接过来、再打一个败仗,最后以金门战役作为了他军事生涯的终点站。

无论华中,还是华东,或者粟裕极力否认的豫皖苏、中原地区,粟裕都是沿着这样一条道路前行的。似乎冥冥之中有人在一直帮助粟裕摘桃子。

尤其令人震惊的事是,粟裕打了我军成建制失败的金门后,却还得以坐上总长的宝座,就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了!

这只手,会是谁呢?

这个过程,难道不值得人们深思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