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林彪首战平型关


1935年8月,华北局势危急。日军沿同蒲铁路和津浦铁路分兵两路南下,因沿线国民党军战斗力很差,纷纷溃退,日军进展很快。其第5师团在坂垣征四郎指挥下,已攻占阳原、蔚县、广灵,正向浑源、灵丘进攻,企图突破平型关、茹越口,进入山西腹地,歼灭国民党第二战区主力。第二战区司令长官、山西军阀阎锡山将7个军部署在平型关、茹越口、雁门关一线,准备凭借长城一线山地和既设阵地阻击敌人。经过与第二战区协调,八路军总部指令115师向平型关、灵丘出动,协助国民党军侧击南犯日军。

9月14日,八路军115师已秘密进至平型关以西大营镇地区等待战机。师长林彪时年只有30岁,自从在陕西三原誓师改编后,他率115师最先开赴山西前线,一直盼望着打一仗,狠狠挫一下日军的锐气,打出八路军的威风。到达待机地域后,林彪当即乘坐军用卡车前往距平型关仅有5公里的灵丘侦察敌情。当面之敌日军第5师团长坂垣征四郎是一个中国通,他曾在一年前以考察为借口游历山西各地,对平型关一带地形非常熟悉。此次作战,他避开重兵设防地势异常险要的平型关正面,而是派遣粟饭原秀大佐率第21联队的2个步兵大队,于9月21日自浑源南下,翻越海拔2047米的大尖山,绕过国民党军阵地抵达平型关左侧背后。这支仅千人的奇兵的突然出现,使关前国民党军惊恐万状,数万人马顿时仓皇后撤,将险峻的关前要地全部放弃了。

粟饭趁夜又偷袭国民党高桂滋军防守的团城口、鹞子涧、东跑池阵地,高军稍做抵抗便放弃了阵地,退往大营以北,致使日军占领了团城口一带2公里的长城要塞,将国民党军平型关防线撕开了一个缺口。与此同时,朝平型关正面推进的日军在第21旅团长三浦敏事少将的率领下抵达灵丘城。这样一来。三浦和粟饭两路日军之间出现了一个长达30公里的真空地带,中日双方都没有一兵一卒。

林彪先后3次前往平型关勘察地形,最后一次还是冒雨前往,可见他对这次战斗的重视。平型关位于恒山、太行山两大山脉的交接处。两山夹谷中纵贯一条大道——蔚代公路。公路从灵丘城伸出,沿唐河河谷西行20公里经东河南镇,在蔡家峪村脱开河谷,转向西南平型关山区。再前行2公里,从小寨村入狭沟,至老爷庙出口,全长4公里,沟深10一30米,宽10—20米。沟左侧(西北面)是高山,势如陡壁;沟右侧(东南面)状如刀削,上沿与沟壑平行呈一带形平地。沟的出口处,左侧山势平缓,老爷庙背山面沟,距出口处约40米。右侧是一片不大的开阔地。行进方向200米处是交叉沟谷:沿南沟前行1公里至关沟村开始上山,再前行3公里就是平型关。此沟车辆不能通行,公路则沿西沟而上,前行1公里至辛庄攀山,再前行3公里至东跑池村而达山巅,这里是平型关北侧要隘。

林彪敏锐地抓住了两支日军间的空隙,他瞅准了小寨村至老爷庙之间那条长达4公里的沟底公路。这里沟深坡陡,道路狭窄,仅能容卡车单向行驶,是一个打伏击战的好地方。林彪侦察回来后和副师长聂荣臻进行了研究,决定在这里设伏阻击日军。

林彪当即宣布作战布署,命令杨成武率独立团和骑兵营绕至平型关东北腰站一带截断日军交通线,并拦击涞源、广灵方向增援的敌人;陈光率343旅担任主攻,其中以杨得志的685团占领老爷庙西南至关沟以北高地,截击敌先头部队,协同第686团围歼进入伏击地域之敌,并阻击东跑池之敌回援;以李天佑的686团占领小寨村至老爷庙以东高地,实施中间突击,分割歼灭沿公路开进之敌;以徐海东的344旅687团占领西沟村、蔡家峪、东河南镇以南高地,断敌退路并阻击由灵丘、浑源方向来援之敌;344旅688团作为总预备队。部队接令后立即向作战地域隐蔽开进。

9月24日下午,天上突然下起了大雨。115师官兵冒雨抢占阵地。这段沟谷形状就像个口袋,老爷庙是袋底,两侧深沟相夹的公路是袋身,小寨村是袋口。杨得志率343旅685团扼守老爷庙及沟北高地,迎头痛击来犯之敌;李天佑率686团埋伏在沟底公路一侧,另一边则是悬崖和山地。前面打响后,迅速冲上公路将日军分割围歼;张绍东率344旅687团埋伏在西沟村,等敌人全部钻入口袋后再掐住袋口,坚决阻击日军突围。非常可惜,344旅688团因突发山洪,被阻隔在东长城村一带,不能参加战斗。

林彪计算非常精细,哪里摆多少部队,哪里摆多少机枪,都一一交待清楚。115师部队的武器很差,枪支大多是缴获的土制“汉阳造”和阎锡山的兵工厂制造的步枪,规格不一,数量也只有全师人数的一半,许多战士手中的武器只有大刀。红军的弹药全靠战斗缴获,相当珍贵,不是大的战斗根本就舍不得用。这次要大战平型关,攻击部队特意每人发了100多发子弹和2颗手榴弹。林彪要求战士们集中火力打乱日军战斗队形,然后快速冲上去和敌人肉搏。他发现公路北侧老爷庙一带高地非常重要,可以居高临下扼控公路。但是上面没有隐蔽,无法埋伏部队。他当即向李天佑点将:“李天佑,战斗打响后能不能30分钟内冲上公路对面高地,这是战斗取胜的关键!”“保证完成任务!”李天佑干脆地回答。

八路军将士冒着寒风冷雨,静静地埋伏在阵地上,等待着侵略者前来送死。25日拂晓,风雨停息,天也亮了。林彪的指挥所设在沟东侧一个较高的小山头上。他举起望远镜仔细瞭望,4公里长的沟道尽收眼底。伏击阵地上,只见风吹荒草摇动,看不出有什么军队埋伏的痕迹。一夜风雨,八路军官兵虽然浑身湿透,面青唇白,但仍隐蔽得非常好,斗志依然高昂。

早上8时左右,东北面的小寨村沟口处开进来一支日军辎重部队,约有70辆大车及50匹挽马,另有一些骑兵,车上装载着许多军衣粮食之类的辎重行李。与此同时,西南方向的老爷庙沟口处传来了汽车引擎的轰鸣声,只见一辆接一辆的日军卡车钻进沟口,足有7、80辆,许多车上都装满了荷枪实弹的日本兵。沉寂的山谷突然间充满了汽车的引擎声、马蹄的锵锵声和鬼子嘻笑怒骂胡吆乱喝的声音。

这两支日军部队拉得很长,相向而行,在老爷庙与小寨村之间的沟底公路上相遇了。由于刚下过大雨,道路狭窄、泥泞,错车困难,两支队伍拥挤在一起,陷于几乎停顿的状态。汽车队后尾的十几辆车不得不停入老爷庙右侧的开阔地,车上的日本兵也纷纷跳下车来等待错车。

这两支日军,一支是第5师团第21旅团兵站汽车联队,要返回灵丘,执行后送伤病员及补充弹药粮秣的任务;另一支是第21旅团的辎重大队,从灵丘运送行李粮弹赶往平型关前线。第5师团号称日军精锐,侵入中国后,攻天津,占宣化、阳原、蔚县、灵丘,势如破竹。国民党军队一路望风而逃,第5师团根本没碰到像样的对手。这两支侵入平型关一带的日军也非常骄横,一个个大摇大摆,既不派尖兵探路,左右也无警戒部队,简直把行军作战当旅游了。

林彪耐心地等待日军全部钻入口袋,一边观察日军的火器火力,估计日军的战斗力。日军不时向两边山上打着冷枪,搞火力侦察。看看没什么动静,更加放心大胆地前进。当瞭望哨报告日军已全部钻入沟谷中后,林彪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3发信号弹腾空而起,在嘹亮的军号声中,八路军的步枪、机枪一齐开火,手榴弹也纷纷砸入敌群。日军遭到突然打击,顿时惊恐万状,前面的汽车中弹起火,后面的车辆互相撞击,骡马嘶鸣乱窜,乱成一片。士兵纷纷跳下汽车,钻进车底躲避密如骤雨的子弹。

林彪命令李天佑的686团迅速出击,乘敌人尚未清醒,杀上公路与敌肉搏,同时抢占公路右侧的老爷庙制高点。杨得志的685团则抢占老爷庙沟口一带山头制高点,死死兜住了日军汽车队的后尾。八路军吹起了嘹亮的冲锋号,战士们跳出掩体,一边投出手榴弹,一边端着雪亮的刺刀迅猛地杀上了公路。这时日军已从极度的惊慌中清醒过来,依托被击毁的汽车做掩蔽开始顽抗。一部分日军回头冲向沟口,但被687团战士死死堵住。日军指挥官桥本中佐发现公路两侧都是峭壁,日军只能挨打,无法还手。只有沟谷出口老爷庙一带地形较为开阔一些,北侧的制高点俯瞰公路,可以发挥火力优势,掩护日军冲出沟谷。他当即命令日军抢占老爷庙。

此时685团也开始向敌人冲锋,与老爷庙右侧停车场上的日军展开了激烈的厮杀。八路军如猛虎下山,迅速冲入敌群,惊心动魂的白刃战随即展开。日军普遍训练较好,枪打得很准。但是这时已无法施展,双方已经短兵相接。日军不怕拼刺刀,但八路军指战员许多人挥舞着大刀,猛烈砍杀,让日军非常不适应。他们三五成群,背靠着背,阻成战斗小组各自为战。沟谷中一时杀得难解难分。

战斗一时陷入胶着状态。林彪得到情报,灵丘方向已派出了2个大队日军增援而来,687团在小寨村北的阻援部队面临了沉重的压力;而平型关东跑池方向的日军21联队的1个大队也出动支援,685团正对其顽强阻击;杨成武的独立团也与涞源方向出动的日军发生了激战。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吃掉包围圈中的日军。林彪仔细观察战场,不禁吃了一惊。日军的单兵作战能力和顽强程度大大超出了他的估计。日军果然不愧是精锐,一旦组成战斗小组则很难吃掉。他们的战术意识很强,即使没有组织指挥,仍然能自寻战机。一群日军竟然抓住685团机枪排位置不当的弱点,利用地形悄悄接近,最后冲进阵地将没有刺刀的机枪排打散了。全团十几挺机枪都集中在这里,八路军不得不付出很大伤亡去夺回阵地。

老爷庙成为两军争夺的焦点。686团3营是最先冲上公路与敌展开肉搏的部队,经过半小时残酷的撕杀,伤亡很大。9连只剩下十几个战士,班以上干部几乎全部阵亡。686团副团长杨勇亲自带部队向公路北侧的老爷庙发起冲锋,几经苦斗,杨勇和3营营长全都负了伤,仍高呼奋起,死战不退。在付出巨大牺牲后,3营终于夺取了老爷庙制高点。

日军开始作困兽之斗,组织一部兵力及骑兵连续猛攻老爷庙。3营官兵顽强坚守,不断进行反冲锋与日军展开肉搏战。战士们一连打退了敌人10几次进攻,阵地几次易手。刺刀折断了用枪托砸,枪托砸碎了又抡起石头。双方伤员扭抱在一起拳击牙咬,直至拚死为止。日军飞来6架飞机增援,可是两军紧紧扭打在一起,飞机无法投弹,急得在天上乱转。

关键时刻,686团1营在副营长戴润生率领下赶到,有力支援了3营的战斗。经过反复争夺,老爷庙制高点最终被686团牢牢控制了。其后,李天佑命2个连部队杀下高地,与日军搅成一团。战斗到下午13时,687团一部也加入了老爷庙战场,屡攻不克的日军终于支持不住了,被撵回了沟底公路。日军几处残兵组织起来,转头涌向老爷庙沟口方向,妄图杀开一条血路。此时685团官兵历经血战,顶住了日军野战部队近1个大队的攻击,并基本歼灭了沟口的日军汽车队。然而己方也伤亡很大,弹药已经所剩无几。面对冲来的日军,他们跃出堑壕,与敌人展开激烈的白刃战。战斗非常残酷,许多战士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

这时林彪下令全线出击,687团从沟口向里冲,配合686团一部歼灭公路上的日军残兵,另一部追击逃向老爷庙沟口的敌人,以支援685团。林彪在整个战斗中始终把握着全局主动,及时调动部队,抢先攻占制高点,使日军一直陷于被动挨打之中。

日军残部反复冲击685团阵地,都被八路军打退。日军的体力消耗太大,终于支持不住,形成溃散之势。下午1时左右,各处八路军展开最后的进攻,战斗接近尾声,进入搜歼残敌阶段,在空中盘旋的日军飞机也无可奈何地飞走了。

八路军希望能抓一些日军俘虏以作宣传,没想到为此付出了很大代价。有一位营长背起一个半死不活的日本伤兵,准备送往急救站。没想到伤兵在背上一口把营长的耳朵咬掉半边,气得营长一把把日本兵摔死在地上。还有一位通讯员收电话线时,发现汽车底下躺着一个日本伤兵,受了重伤,呻吟不止。通讯员掏出纱布准备为他裹伤,那伤兵却扬手一刀刺进了他的腹部,通讯员当场牺牲。还有很多八路军战士也因此伤亡,最后,一个俘虏也没抓到。

黄昏时,战斗结束。长达4公里的沟谷里到处都是日军横躺竖卧的尸体,被击毁的汽车、残破的枪炮和散落的辎重。平型关一战,八路军歼灭日军1个汽车联队及1个辎重大队,同时重创了前来增援的3个日军大队,共歼敌1000余人,击毙新庄和桥本2名日军中佐(相当于中校);缴获步枪100余支、机枪10挺、钢炮1门、2000发炮弹和许多服装粮食,同时摧毁了大约70辆汽车和70辆马车,还打死了马数十匹,取得了抗战以来的第一个大胜利。八路军在平型关之战中也伤亡了600余人,其中有很多是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红军老战士,用毛泽东的话说,“个个都是可以当连长、排长的”是“革命的种子”。这是一个重大的损失,但如果没有这种损失,日本侵略军是不会自己滚回东京去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