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帝国海军元帅 蒙巴顿

1900年6月25日, 路易斯·蒙巴顿生于英国温莎的王室家庭,是巴登堡的路易斯亲王和维多利亚公主的第四子。曾祖母是英国女王维多利亚。父亲巴登堡亲王路易斯,原系德国王室成员,后放弃德国国籍,参加英国皇家海军,曾任海军参谋长兼第一海务大臣。母亲为赫茜·维多利亚公主。皇室成员的出身给蒙巴顿带来了难以想象的机会,比如说,在剑桥大学学习时,他可以随随便便地请丘吉尔到他所在的俱乐部里参加讲演;但是这一身份也给他带来了一种天然的阻力,他的每一步晋升都会招致各种各样的猜测和议论。那些久经风浪的皇家海军官兵们曾这样在背地里议论:“难道要把价值数千万英镑的战舰交给一个生下来就带有军官臂章的皇家小崽子吗?这太不可思议了!”蒙巴顿必须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他不仅能够指挥一艘战舰,而且的确比其他皇家海军军官更优秀,没必要说那么多,蒙巴顿是这个家族最有天分的成员,总是雄心勃勃。他的魅力几乎无人匹敌,精力非常旺盛,一个寻求权利的人,有着耍阴谋的天分,而且他很聪明---尽管不如自己所想象的那么聪明。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以自己为中心,虚荣,鲁莽,古怪,不可靠,有着嫁祸于人的显著才能。他热爱大海和海军事务,从小就渴望成为第一海务大臣,他最终做到了这点。1913年9月, 13岁的蒙巴顿入奥斯本皇家海军学校学习。次年10月,其父因原籍为德国,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和英德宣战后,被迫辞去在英国海军中的职务。1914年末因达特茅斯皇家海军学院的高年级学员提前毕业参战,蒙巴顿和他的海校同学转入该院学习。1915年10月,他举行了基督教的坚信礼。“我双手按在圣经上,当时的感觉就是直想哭。”两个星期后,他去参加圣餐礼,回来后道:“真是妙极了!”但宗教活动的记录也就从此在他的日记里消失了。他那非常实际的头脑使他拒绝任何不可解释的现象。他对研究自然界有着永不满足的兴趣,但拒绝对超自然的事情花费精力。他并不想把自己归类于无神论者,但上帝在他的心中并无多大的位置 随后他在没有参加战斗的情况下经历了一战,并晋升为海军中尉。不断惹麻烦的蒙巴顿虽然总是闯祸但还是凭着生来就有的显贵身份不断晋升,很快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他肩上已挂战时海军中将衔,并且受命指挥对法国西北部迪耶普港的登陆作战,但遭失败。根据所以正常的规则,迪耶普战役的悲剧应该令蒙巴顿的职业生涯永远结束,然而,由于温斯顿·丘吉尔支持,他很快再次进入最高军事圈子的小集团中。帝国总参谋长阿兰布鲁克子爵在日记中写道:”蒙巴顿令我彻底绝望,他相当不负责任,纵容他那毫无逻辑的大脑,总是造成话题转移(1943年1月8日)。他再次提出和他直接职责毫无关系的荒缪建议,他坚持做部队指挥官的事情,而且做的极其糟糕,查尔斯·波特尔和我都被他搞的心烦意乱(1943年3月10日)。1943年8月美英首脑在加拿大魁北克举行会议,蒙巴顿试图使英美联合参谋长会议相信可以用冰修建航空母舰(冰航母),当然最后证明这完全是幻想

,当时决定组建东南亚盟军司令部,丘吉尔以欧陆盟军总司令的职务由美国人担任而换取这个职务由英国人担任,由于温斯顿对印度的知识和乔治三世对美洲的知识是一样的,所以这个人选实际上是由由丘吉尔的私人参谋长普格·伊斯梅决定的,当时的热门人选首先是阿奇博尔德·珀西瓦尔·韦维尔,但他被认为有失败主义情绪,然后是皇家空军中东总司令威廉·肖尔托·道格拉斯,但美国人讨厌他接着是阿瑟·威廉·特德空军上将,这次美国人认为它是不可替代的中东专家,然后的人选是海军的安德鲁·布朗·坎宁安,美国人赞赏他的天才,但他自己拒接这个任命,他的目标是第一海务大臣,并在同年晚些时候如愿得到了他,而詹姆斯.萨默维尔海军上将、亨利·梅特兰·威尔逊、约翰·斯莱瑟、乔治·吉法德和奥利弗·利斯等由于被普格·伊斯梅当成是庸才统统否决,当然丘吉尔完全听他的。最疯狂的想法是提升奥德·温盖特,丘吉尔盲目和热情的支持他,直到普格·伊斯梅指出前线需要温盖特,提升他会导致大批军官辞职才使得丘吉尔放弃了这个想法。最终,丘吉尔想起了由蒙巴顿出任最高司令。这导致了一片乔治六世国王(蒙巴顿的表哥)任人唯亲的指责[3],10月,蒙巴顿前往印度德里上任。他本来希望成为一个像麦克阿瑟那样的独裁总督,但伦敦经过研究后,确定他的职责是协调性的,这让他大为沮丧。英帕尔战役的时候,如果说威廉·约瑟夫·斯利姆的行为是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员,蒙巴顿的举止明显怪异,他4月后不断重复斯利姆已经下达的命令,试图占据他的将军在战场上的功劳,直到他的参谋长坦率的告诉他,“他这样做属于完全失常。' 蒙巴顿令人惊奇的默认并承认了错误,并把他的司令部从德里搬到锡兰岛的康提高原避暑,远离了战场,并专心研究在仰光的两栖登陆计划。最终,由于诺曼底登陆和法国南部登陆需要大量的运输船,他所指望的登陆仰光和苏门答腊成为完全不切实际的空想时,他不得不同意斯利姆的从缅甸中部反功的计划,而对于陆上战斗,他又完全插不上手[4]。1945年初盟军开始反攻缅甸,经过曼德勒、敏铁拉等激战,于5月初收复仰光。9月,蒙巴顿在新加坡接受东南亚日军投降。

个人认为蒙巴顿元帅对接受日本人投降时不接受握手,不与他们握手的强硬态度值得我们敬佩

本文内容于 2014/2/7 8:06:45 被小编a45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