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丹铁骑远征西域大战塞尔柱:卡特万歼敌三万人

契丹铁骑远征西域大战塞尔柱:卡特万歼敌三万人

契丹人

契丹铁骑远征西域大战塞尔柱:卡特万歼敌三万人

塞尔柱骑射手

耶律大石无疑是一位合格的统治者,不仅仅只是坚毅的性格,而且有灵活的手腕,以及宽仁的心。他懂得如何进取,同样他也懂得如何休养生息。

他的统治极有效率,完全可以成为统治者中的典范。没有了沉重的赋税,消失了劫掠的匪徒,数年间,西辽百业兴旺,牲畜肥壮,往来的商旅,耕种的庶民,此时都传颂着耶律大石的威名。熊熊的炉火下锻造着雪亮的钢刀,辽阔的牧地中放养着骠骏的战马,西辽的军队,这时军势日盛,锐气日倍。在大石的统领下,他们将发起新一波疾风骤雨般的进攻。

这一次,大石决定西进,去开拓契丹人新的疆土,即使不能回到东方,也要在这里将契丹人的威名传遍四方,建立契丹人新的伟大王朝。

他将目标锁定为衰微中的西喀喇汗国。

西喀喇汗国原本是喀喇汗国的组成部分,10世纪末至11世纪初,喀喇汗国曾经在圣战的旗帜下西破布哈拉,灭萨曼王朝,东克于阗城,亡李氏王朝。一时间武功煊赫,强盛一时,成为西域无庸置疑的强者。但是这一切只是昙花一现,1041年,喀喇汗国在河中地区的统治者易卜拉辛宣布自立为王,称桃花石汗,定都撒马儿罕,汗国于是分裂为东西两部。

易卜拉辛和他的儿子纳赛尔都享有“公正的统治者”的美誉,拥有崇高的威信。在他们的统治下东喀喇汗国商业繁荣,大道上一队队商旅在保护下往来不绝,沟通东西。

不过随着纳赛尔的去世,汗国陷入衰微。大汗与宗教首领间的斗争使得国家处于内乱之中,阿合马汗时代,赛尔柱帝国的军队侵入东喀喇汗国,攻陷布哈拉及撒马儿罕,将阿合马降为附庸。

公元1137年,西辽康国四年。西辽的大军进入费尔干谷地,一路西行,在忽毡附近与西喀喇汗国的大汗马合木统领的军团遭遇,结果可想而知。如果马合木有坚毅的勇气,加上足够的军事才华,他将不会屈居别人之下,处于屈辱的附庸地位。双方搏战之下,西辽军发起凌厉的攻击,西喀喇汗国军队的主要组成部分葛逻禄人不愿为马合木卖命,纷纷散走,最终马合木的军队被西辽军彻底击溃。在西辽的兵锋之下,西喀喇汗国瞬间处于绝望的边缘,惊恐和沮丧降临在每一个人的心上。

被击败的马合木带领着残部逃回撒马儿罕城中,惶惶不安下,他给他的主人赛尔柱苏丹桑贾尔送去了求救的书信,祈求着他的主人来拯救自己的命运。

在信中,马合木极尽渲染大石的威胁,称穆斯林遇到了无法想象的灾难。请求桑贾尔尽真主之宝剑的职责,在新月旗下集合真主的战士,发动新的圣战,保卫穆斯林,保卫信仰。

此时的赛尔柱苏丹桑贾尔正忙于应付花拉子模“沙”阿即思而无暇顾及马合木,花拉子模曾经同样也是赛尔柱人的附庸,但是此时在阿即思的统治下正掀起反抗赛尔柱人的浪潮,使得桑贾尔焦头烂额,花拉子模军一度攻入了布哈拉城,处死了赛尔柱派驻此地的总督。

不过耶律大石也没有乘胜继续西进,在他心中,与新月决战的时机尚未来到。忽毡之战后,西辽军队停下了脚步,巩固他们在锡尔河谷地新占领的土地。不过大石明白,与穆斯林的决战终究会来临。他冷眼旁观着,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1141年,马合木再次致信桑贾尔,祈求桑贾尔保卫穆斯林,这一次,桑贾尔终于腾出手来,他要与喀喇契丹的统治者耶律大石一决胜负。

新月的旗帜在天空中缓缓升起,真主的武士们听闻圣战的消息从四处赶来。在桑贾尔的传檄之下,呼罗珊、古尔、哥疾宁、锡吉斯坦等地的穆斯林王公纷纷率领部众前来,云集在桑贾尔的旗下。

从各地赶来的穆斯林战士有十万之众,出征前的盛大军事阅兵一直持续了足有六个月之久。四个世纪之前,穆斯林战士在怛罗斯击败了高仙芝的唐军,从此将中亚地区化作真主的领地。现在,桑贾尔试图再铸辉煌。

1141年7月,回历535年,桑贾尔统领着他的大军,渡过阿姆河,进入河中地区。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赛尔柱苏丹桑贾尔率领着他的大军进入撒马儿罕城,与马合木会合。在马合木的要求下,桑贾尔命令首先向叛变马合木依附耶律大石的葛逻禄人发起了进攻。葛逻禄人无力抵挡桑贾尔的十万大军,于是派出使者向耶律大石求救。

在虎思斡尔朵城中的耶律大石在接到葛逻禄人求援的信后,立刻修书一封给桑贾尔,请求桑贾尔停止进攻,双方以和平的方式解决存在的争端。

但是骄横的桑贾尔将这封信视为耶律大石的示弱。他相信,他的真主将会保佑他,他将取得征服异教徒的胜利。他轻蔑的将大石的信丢在一旁,又派遣一位使臣同样给大石带去一封书信。桑贾尔写下的那封信不是和平的呼唤,而是赤裸裸的恫吓。他相信自己的实力,可以轻而易举的粉碎耶律大石的抵抗。

在信中,他要求大石无条件的率领他的部下投降,同时要放弃异教徒的信仰,改去皈依伊斯兰教。他炫耀自己武力强大,有来自各方的战士汇集于他的旗帜下,他夸耀真主的勇士们箭法如神,可以用箭射断敌人的须发。

面对气势汹汹的桑贾尔的使节,耶律大石在众臣的拱卫下读完了这封信,从信里他读出了桑贾尔的骄妄与自大。骄兵必败!耶律大石更加坚定了自己毕胜的信念。耶律大石看着使节,目光炯炯。大石命令桑贾尔的使节拔下自己的一根胡子,又给了他一根针。

“你们的苏丹夸耀自己的战士可以用箭射断敌人的胡须,那么,就请你现在用这根针来刺断自己的胡子!”

使节笨拙的企图用针来刺断胡子,可是这对于他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针刺过去,胡须便滑向一边,根本无法刺断。

看到这样的情形,耶律大石跃然站起,气势如神,他对着桑贾尔的使节道:“既然你无法用针刺断自己的胡须,那还胡说什么其他人可以用箭射断胡须?告诉你们的苏丹,我,耶律大石,契丹人的菊儿汗,将在战场上恭候他的大驾光临。”

送走了桑贾尔的使节,耶律大石立刻集合起他的人马,他们之中不仅有契丹人,也有突厥人,汉人。他们将在耶律大石的统领下取得无上的荣光。

公元1141年(西辽康国八年)的9月9日,在撒马儿罕城北边的卡特万草原上,此时正是秋高气爽,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季节,不过这一天,凄厉的鸣镝声将代替悠长的牧歌,凄迷的鲜血将染红这里的天空。伊斯兰的雄豪将与喀喇契丹的英杰再此决一死战。

如奔腾的激流,双方的大军在草原上幕天席地般展开,大地在颤抖,空气仿佛也在燃烧。

耶律大石骑着骏马出现在西辽的勇士们面前,他身着戎装,英姿勃发,仿佛天神降临。他策马从阵前驰过,巡视着他的大军,洪亮的声音回荡在天空之中。

喀喇契丹的勇士们啊,无论你们来自哪里,今日,在我,你们的大汗面前,勇敢的战斗吧!你们将跟随我取得光荣。敌人虽然众多,但是无谋的他们只是一群绵羊,你们,是我的雄鹰,勇敢的扑咬他们,他们将首尾不顾,自乱阵脚!让举着新月旗的敌人们听到你们的威名而颤抖,跟从我,信任我。来吧,我是你们的大汗,将带领着你们取得最后的胜利。

战鼓擂起,西辽的战士们发出震撼天地的喊杀声!

战斗终于打响,双方的战士如潮水般向对方涌去。六院司大王萧斡里剌、招讨副使耶律松山率二千五百骑猛击桑贾尔右翼,枢密副使萧查阿剌、招讨使耶律术薛率二千五百骑猛击桑贾尔左翼。耶律大石则统领着精锐直插桑贾尔亲率的中军。

在大石如雷霆般的凶猛攻击下,桑贾尔的阵线被冲垮了,他的大军被彻底击溃,三万人战死,仅仅在达尔加姆峡谷中就有一万名死伤者。以致于伊本·阿西尔在之后提起这场大战的时候凄惨的写道:“在呼罗珊也没有比这更多的伤亡。”

桑贾尔与马合木仅以身免,仓皇逃回呼罗珊,从此以后赛尔柱的势力退出了河中地区。耶律大石以胜利者的身份进入撒马儿罕城,此时,他达到了自己声威的巅峰。

耶律大石进入撒马儿罕城后,如同往常一样,他以怀柔手段来对待自己新征服的地区。因为他明白,即使在战场上取得再大的胜利,也无法完全征服其他民族的心。在辽阔的西陲土地上,他的契丹族人数还是太少,无法承担直接统治的后果。

他将逃亡的西喀喇汗国马合木汗的弟弟易卜拉辛找来,封他为桃花石汗,来继续统治这块土地,只是留下一名契丹官员监护,来保障他对西辽的忠诚。

在卡特万战役后,遭受了惨重失败的赛尔柱人已无力抗拒耶律大石称雄中亚地区。短短十余年间,如初升的太阳,光芒万丈,照耀四方,西辽已经成为了这个地区诸国中不可替代的核心。卡特万之战后,西辽的声威强烈震撼了穆斯林诸国,乃至于西欧诸国。至今许多国家仍然用“契丹”来称呼中国。

但是耶律大石并不满足于此。花拉子模成为他的下一个目标。

花拉子模地处阿姆河下游,也是赛尔柱苏丹国的一个附庸国,十一世纪中期,宫廷中一个名叫阿努失特勤的出身奴隶的贴身小侍卫因为忠诚可靠,办事伶俐受到苏丹马利克沙的宠信,如同所有的宠臣一样,很快他就青云直上,成为朝中要员,从奴隶变成了一颗耀眼的政治新星。后来,阿努失特勤被苏丹任命为花拉子模的总督。他的儿子忽都不丁继续以恭敬的心来侍奉苏丹,保住了传下来的领地,同时获得了“沙”(国王)的称号。

忽都不丁统治花拉子模三十年后死去,他的儿子阿即思野心勃勃,不满足于作为赛尔柱苏丹的附庸而存在,他背叛了苏丹桑贾尔,拒绝称臣纳贡。他不惜代价,企图建立一个独立的强大国家,在卡特万之战前,苏丹桑贾尔为此而一度焦头烂额。

阿即思作为一代枭雄,他有毅力和才干,如果换一个时代,或许他将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正是他,在卡特万之战前有力削弱了赛尔柱苏丹的实力,但是不幸的是,枭雄遇上了真正的英雄--耶律大石,这是他的悲哀。

耶律大石征服西喀喇汗国,击败赛尔柱苏丹后,继续乘胜西进。他驻陛撒马儿罕,命令大将额尔布思统领大军进攻花拉子模。此时西辽军挟大胜之威名,诸族震慑,一路所向披靡。阿即思审时度势之后,明白以现有的实力无法抵挡住西辽精锐军团的雷霆一击,就像冰雪无法抵挡阳光。他立刻派出一名使者,来到额尔布思的军帐中,答应臣服菊儿汗,每年纳上三万第纳尔金币的贡赋,降为附庸。

缔结条约之后,额尔布思率领大军班师回朝。至此,西辽的疆域达到了极点,以虎思斡尔朵为中心,控扼数万里,四方部族皆向其称臣纳贡,成为崛起西陲,左右中亚形势的强大帝国。

不过,征服花拉子模已经是耶律大石最后的绝唱了。1143年,西辽康国十年,戎马一生的耶律大石终于走到了人生的尽头,他带着对故土的依恋在虎思斡尔朵的宫帐中去世,年56岁。作为契丹民族最后的余晖,他是如此伟大,在大辽国势衰竭之时,他凭借自己的信念奋斗抗争,以雄奇悲壮的西行,为契丹民族建立了新的家园,再续契丹数十年国运,从而在历史上书写了一页波澜壮阔的史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