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瞧:数百位退休外交官卷入非法集资案 涉案1.5亿元

投资者与新绿源签的“合作开采建设矿业基地合同”。

十年来,外交部数百位离退休干部陆续卷入一起新绿源公司导演的非法集资案中。以回扣和高额利息为诱惑,在老干部顾问团的协助下,新绿源从外交部人员中吸纳了1.5亿元巨资。随着新绿源法定代表人张倬铭的被抓,这个危险的游戏宣告结束。

去过十几个国家的前外交部官员刘志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一时的糊涂和贪念,在退休后卷入一场血本无归的非法集资骗局中。

2007年,刘志容先后向一家名为新绿源的公司投入55万元,月息最高达6%。该公司号称在国内外拥有6座矿山、上千亩林地,还计划在纳斯达克和香港上市。然而进入2008年后,刘志容再也没有收到合同约定的利息,更遑论退还本金。

新绿源配备了一个由多位中国前驻外大使领衔的豪华顾问团。在共处多年的同事推介下,刘志容并没有实地考察所谓的矿山和林地,就笃定地把钱投了出去,“总觉得有那些金光闪闪的名字担保,身边很多退休老同志也都在投,应该没什么问题”。

2013年10月,投资者吴文茹参加了中纪委督察组(中央群众路线教育督导组)专门针对这起集资事件召开的一个会议,至此才得知,这是一起令外交部数百位离退休干部受骗上当的非法集资案件,投资人中不乏司级以上的外交官。

2012年,新绿源的法定代表人张倬铭被抓捕归案并被提起公诉。相关卷宗显示,该案涉及1700多位投资人,涉案金额2.6亿元,遍及北京、天津、山东聊城、河北石家庄等地,其中外交部的涉案金额就有1.5亿元。

2013年3月,看守所中的张倬铭给“尊敬的诸位大使及投资人”写了一封信,希望大家能联名为他求情,承诺取保候审后以三年为限还清所有欠款。截至今日,该案尚未一审。

六座矿山的故事

“那么多身为公司顾问的大使去看过,应该错不了。”

刘志容是在三个同事相继推荐后,才开始对新绿源动心的。2007年初,刘氏夫妇前往新绿源当时的办公室了解投资详情。办公室设在毗邻北京东长安街的王府世纪,“占了整整一层,很气派”。

在厚厚的五六本投资人名册上,刘志容看到了很多认识的同事名字,甚至包括一些久闻大名的大使,于是当场拍板先投5万元。2007年4月又追加到35万元,并签署了一份一年期的“合作开采建设矿业基地合同”。

名为“合作采矿”,但在刘志容向南方周末记者展示的合同原件上,从头至尾都没有提到要开采的是什么矿、位于何地。接待刘氏夫妇的王荆梧声称公司实力雄厚,在国内外拥有六座矿山——缅甸1个,四川1个,蒙古2个,云南1个,重点介绍了缅甸氧化锌矿场,还拿出了四川凉山州金阳铅锌矿采矿权证,有效期至2010年。

王荆梧生于1942年,比刘志容年长,退休前是北京一所小学的校长。事发后,另一位投资人、外交部前任幼儿园园长袁层女才从教育系统的表妹处得知,10年前王就曾以非法经营罪被判刑一年六个月。

在南方周末记者采访的三十多位投资人中,多数人认定这份合作采矿合同主要的投向还是缅甸的氧化锌矿。2006的一份“新绿源集团简报”中写着这样一段话:“2005年12月25日张倬铭董事长及三位顾问(张真、齐治家、周安荣)一行四人到缅甸,通过使馆拜访缅甸政府各有关部门的领导,并对锌矿做实地考察。驻缅甸使馆管大使和两位参赞接见并宴请了集团公司一行四人,并通过使馆照会以及私人关系使集团公司代表顺利拜访了铁道部长、矿业部总局局长及矿业部有关领导,答应并签署了我们提出的锌矿开采所需要的保障条件。”

“有外交部牵线搭桥,还有那么多身为公司顾问的大使去看过,应该错不了。”这份简报给刘志容吃了一颗定心丸。

2007年10月,35万元的半年利息如期发放后,新的投资项目再次出现——三个月的纯借款,利息18%。刘志容提前支取了放在另一家公司利息只有5%的20万元,再次入局。

刘志容不知道的是,当时的张倬铭已经窘迫到甚至无力偿还自己的房贷:南方周末记者在汇法网上查询到一份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显示,2004年张在北京市朝阳公园附近买了一套京达国际公寓的房子,贷款532万元。但正是自2007年10月起,他再也没有按月偿还过贷款,2008年北京农商行将其告上了法庭。

2006年,新绿源公司的办公室在“气派”的王府世纪大厦7楼,月租金16万元。2008年4月,办公室搬到了金宝街梓峰大厦3028房间,月租金1.5万元。外交部人员集资部办公室搬到方庄1号院5号楼305房间,月租金3000元。如今,上述地点均已难觅新绿源踪影。

豪华顾问团登场

二十余人的顾问团中,司级以上退休老干部占了一半。

现年75岁的前任驻美领事袁信奉起初也怀疑过新绿源公司和张倬铭。2006年第一次投资5万元时,他问前驻牙买加大使俞明生,“新绿源会不会是诈骗公司?”

得到的答复是否定的,“俞明生说他们有矿山,还有个做防伪印章的公司,保证不会出事”。俞明生是他的投资介绍人,还是潮汕老乡,跟他是上下楼的邻居。俞明生的另一个身份是新绿源公司的顾问。南方周末记者致电俞明生,但他拒绝接受采访。

根据上文提到的同一份简报,新绿源集团2005年发生的一件大事就是聘请了二十多位外交部退休老干部当顾问,目的是“提高集团知名度,增加国际合作机会”。

“国际合作机会”很快就有了,张倬铭一行顺利见到了缅甸矿业部官员,并提出了承包一座总价值百亿元的锌矿的申请;“集团知名度”至少在外交部内部也提高了,南方周末记者采访的外交部投资人一致表示,这些金光闪闪的名字,一度让他们对新绿源“深信不疑”。

顾问团的名单很长,包括外交部前部长助理、前联合国副秘书长、前礼宾司司长、前驻牙买加大使等等。二十余人的顾问团中,司级以上外交官占了一半,阵容堪称豪华。

新绿源在外交部系统的业务开展,早在顾问团成立之前就开始了。2003年,外交部家属丁九莲就从另一个司级干部的家属那里听说了这个高息投资项目。轰炸式的动员持续了两三年之后,依靠退休金生活的丁九莲拿出了5.5万元,“她说她自己也投了不少钱,拿到了利息,还说回扣也不要了留给我”。不过,大多数投资人的入局节点还是在顾问团成立之后。

“回扣”是新绿源集资事业的发动机。从最初的每介绍一单奖励500元,发展到后来按照投资额的2%提成,“新绿源”像病毒一样在芳城园小区的10号、11号楼之间传播开来,毗邻南二环的这两幢楼是最早的一处外交部职工分房。

后来,当新绿源资金链条断裂之后,不少投资人迁怒于顾问团,认为他们拿了大笔的回扣和工资,还经常被请去吃喝玩乐。顾问之一、驻阿尔巴尼亚第九任大使郗照明觉得很委屈,“我们不拿工资的,回扣则是人人都有,不只是给顾问”。

2005年接受了新绿源的顾问聘任后,郗照明曾经去看过位于山东莱州的一个大理石矿。发现项目确实有,但是只有七八名员工和一辆吉普车,设备也很简陋,和张倬铭此前所讲的落差很大。郗照明当时就提出了质疑和风险提示,但他觉得张倬铭这个人不完全是诈骗和忽悠,还是在搞实业,这一个失败了,下一个或许能成功。

接下来的三年中,新绿源的项目一个接一个频繁登场,锡矿、煤矿、金矿、林地甚至防伪图章,但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项目最终几乎都没有成功。

在2008年之前,高额利息始终都能兑现。“为什么?现在看来不是来自项目的收益,而是拆东墙补西墙。”在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新绿源时,郗照明多次表示“很难堪”,被一个初中文化、现在看来也没什么本事的人忽悠了。“其实对他不是很了解,也没有专心致志地一查到底,因为每半年还能拿到利息,人总是避免不了私心和贪欲”。

加入顾问团时,郗照明的目的是监督和帮助——监督钱的流向,帮助项目的发展,他遗憾的是没有做好,“我们也是投资人,现在也是受害人,也希望能多拿一些本金回来”。南方周末记者联系到另外两位顾问团成员,但他们以案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为由,拒绝了采访。

张倬铭的生意

“为了买集资房,大家纷纷向新绿源要求抽回本金,他们却拿不出钱来,我才意识到他们的资金链已经出问题了。”

时至今日,张倬铭其人其事,在受骗上当的投资人那里,依然是模糊的。即便是身为顾问的郗照明,也说不出张倬铭过去做过什么,后来怎么介入了外交部系统。2008年资金链条断裂之前,大多数投资人甚至没有见过张本人。

东城区检察院的起诉书提供了张的一些基本身份信息,1967年出生,户籍在广东省中山市,初中文化。

在北京,张的名下曾经有三家公司——注册于1995年的新绿源置业(集团)有限公司,注册于1999年的北京金兴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及注册于2001年的北京中林绿源种苗有限公司。注册资金分别为5300万元、1200万元和1000万元。

北京工商局主办的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显示,新绿源和中林绿源两家公司的营业执照都处于被吊销状态。仍然处于开业状态的,只剩下金兴通汽车公司这一家。南方周末记者电话金兴通问及张倬铭其人时,一位工作人员先是说张不在,另一位员工随后说“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只是听说过这个名字而已”。

在2005年底顾问团成立并激发外交部系统的集资高潮之前,张倬铭和新绿源的活动已经散见于山东聊城、河北石家庄以及北京的其他单位。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2005年上半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502工厂的退休工人马小秀就陆续向新绿源和中林绿源出资21万元,用于购买原始股。新绿源承诺,若18个月后登陆美股失败,将退还股金并支付10%的年收益。结果自然是马小秀竹篮打水一场空。

3年后的2008年,同样的一套说辞用在了外交部退休老干部投资者身上。对前来索要投资本金的人,新绿源试图说服他们将钱转成原始股,并强调已经购买了香港一家上市公司的壳,正在筹划去香港和美国上市。

丈夫退休前做到外交部司级干部的邓东莲没有接受转股的建议,除了逐渐滋生的不信任情绪,更重要的是,邓东莲急需抽出本金去买外交部刚刚盖好的集资房“和谐雅园”。

自2006年开始,邓东莲已先后投入了18万元,幸运的是,她最终收回了8万抵扣款,将损失降低到了10万元。

邓东莲并没有直接拿到8万元现金,而是从新绿源取到一张写明抵扣房款的纸条,交给了外交部会计,随即得到已缴款的确认。

“为了买房,大家纷纷向新绿源要求抽回本金,他们却拿不出钱来,我才意识到他们的资金链已经出问题了。”和邓东莲一样,很多投资人觉得,买房最终导致了新绿源的资金链断裂。

报警还是继续相信张倬铭?2008年之后,外交部这些退休干部们面临这一艰难的抉择。2008年4月,张倬铭终于出现在投资人强烈要求召开的会议上,解释说公司准备出售四川的一个矿,好给大家还钱。“我们出价6000万,人家还价3000万,我们会争取多卖些钱。”这是大多数投资人第一次见到张本人。

此后,袁信奉还曾经在重庆饭店堵到过张倬铭。张当时在请顾问团吃饭,让他们继续说服大家,允许他们继续经营下去。几番激烈的言辞交锋下来,袁信奉当时还是选择了相信张,“张倬铭信佛吃素,人很瘦,头上似乎有光环”。

尽管早在2005年就担心过张倬铭拆东墙补西墙,郗照明至今仍然觉得要是不急急忙忙走法律程序就好了,“2012年他还在弄一个金矿,2013年就能有收益了,可惜有一部分投资人等不及了,但这样最后可能一分钱也拿不回来;走不走法律程序,投资人的意见也不统一”。

郗照明至今仍然寄予厚望的金矿,位于甘肃省瓜州县。根据网上一篇媒体报道和张倬铭本人向投资人的陈述,金矿的介绍人洪振石当时是长春市人大代表,拿着原矿主瑞丰矿业的转让合同找到了张倬铭,建议合伙入股开矿。张倬铭没有想到的是,这份转让合同是洪振石用虚假的公司公章签下的。

2009年,原矿主没有收到卖矿的钱,张倬铭没有拿到金矿的开采权,两人联合向瓜州公安局报了案。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显示,张倬铭妻子王嘉君和洪振石还曾经联合成立了一家公司,王作为法人代表投资510万元,股东洪振石投资490万元。

最终,一些投资人没有经过集体协商,也没敢让别的投资者知道,就自发报了警。刘志容就是其中之一。

2008年7月,刘志容拿着合同、银行转帐单、新绿源公司的宣传材料等证据来到丰台区东铁匠营派出所报案,得知早已有人报案,北京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察处第三大队统一负责侦查处理。

南方周末记者联系到了北京市经侦处负责此案的贾磊警官,相关的采访请求被转至北京市公安局新闻处,目前尚未得到回复。

对于2013年北京东城区检察院认定的张倬铭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俗称非法集资),坚持要走法律程序的投资人们觉得定罪太轻。

“除了非法集资,张倬铭还涉嫌合同诈骗。前者量刑不能超过十年,后者没有量刑限制。”刘志容认为张倬铭和新绿源完全符合刑法第224条对合同诈骗的描述——“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 (应被访者要求,刘志容为化名)

来源:中金在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