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聚能正电子破坏器曝光

进入21世纪后世界地区形势动荡加剧,武器竞争越演越烈。本武器胜过世界上现存的各种武器,具武器之首。

这个武器就是高聚能正电子破坏器。公开的简单设计原理是:电是是军事及民用的最基本动力和能源。

在军事上无论航母、飞机、核武器的实施都离不开电这一最基本指挥能源系统,破坏了电能力就制止了军事活动。高聚能正电子破坏器就是利用了这一原理而制造的一种文明科学的武器。这里不应该称为武器,因为它是制止战争的应该叫:“上帝利剑”。造价为10万元人民币一颗。售价为1亿元人民币一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种破坏器会在制造战争国领土、领空、领海实施时瞬间破坏区域的电力系统,这种破坏即使是电路保护器也防御不了。

军事民用电力完全失灵,想发射核武器不可能,飞机受其影响电子仪表及电路系统完全失灵。维修只能是重新建造一架。所有含电路的电力的武器都会被高聚能正电子破坏器破坏使其丧失功能。

这是实际上最先进的武器。只能在公平、法制、无腐败的国家制造。

中国在研制反重力UFO?

据称,中国某技术中心在北京举行超导陀螺仪和太空飞行器研讨会,有关媒体认为,中国的这项技术可以用于军事和太空方面,这可能预示着中国将研发科幻小说中的UFO。

该技术的基本理论可以被描述成这样,在磁悬浮转子旋转时,速度信号反馈到中心电机定子上,通过不断升频(积极的反馈速度控制),信号将被加载到上层定子电枢让转子达到最高速度。使用内定子频率电磁波可以达到远程切割、扫描,检测等导航的目的。

此外,N极的转子磁极通过某种磁隙和逆时针方向旋转,将对低于定子导体提供动态横向磁场。磁场将生成左洛伦兹力和向上浮动力。

徐定名,国务院顾问和前国家能源局主任说,这种新技术具有重要意义,这项研究成果也值得继续研究下去。

与传统的空中和太空飞行器相比,中国总是寻找创新,甚至是革命性的研究。一位中国专家程翔宇曾发表一篇论文命名为“简要分析美国反重力装置的工作原理和技术瓶颈”。在本文中,他分析了美国反重力装置的基本结构和功能。他认为,美国反重力装置是基于电磁喷发的原则。在本文的后面部分,对当前一些技术瓶颈的反重力装置进行了分析,最后他强烈建议中国应该在这一领域的进行深入研究。

中国真的造出“新式飞碟”投入军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说起ufo这可是我们的老话题了,以前我们曾经制作过多部关于ufo探秘的系列节目,像ufo残片、谁在背我飞行、等等。前不久在哈尔滨也出现了一个不明飞行物,据说,它的外形就和我们在科幻电影里看到的飞碟是一模一样的,并在空中快速盘旋和飞行,而且,这次ufo的光顾可谓是有史以来人们目测到的最为清晰的不明飞行物了,甚至都能看到飞碟上面闪烁的灯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难道ufo、外太空的使者真的要光临地球了吗?请收看今天的节目!

在哈尔滨市郊的一片空地上,几个神秘兮兮的人正调试着一台看上去造型有些怪异的机器,没过多久,天空中突然放射出了一道炫目的强光,并快速在空中飞行移动,就像是科幻电影里的 “飞碟”。它的逼真程度,以及它的飞行方式几乎和人们想象中的不明飞行物“飞碟”如出一辙,然而,这并不是什么不明飞行物,也不是ufo,而是哈尔滨市一家公司新近研制成功的特种飞行器,“飞碟”。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忠信:我从小就喜欢这个,而且我也感觉到飞碟像一个梦想似的,能不能实现?

王忠信,经营着一家软件开发企业,是哈尔滨远近闻名的成功企业家,早在十几年前,他发现国内的特种飞行器研发十分滞后,再加上儿时就曾对“飞碟”有过梦想,于是他便萌发了研制“飞碟”的想法。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忠信:首先喜欢,要不喜欢,做起来以后就不那么执着了。再一个我想无论从国内也好,国外也好,咱们国家确实需要高科技的航空领域的产品。因为我们觉得航空领域,在有些发达国家,他们已经都运用到很广泛了

经过周密的市场调研,王忠信发现“飞碟”这种特殊的飞行器在诸多领域都有着广泛的市场需求。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忠信:这个飞行器的用途,如果通过这四次突发事件,地震我就感觉到了,咱们直升机那么危险,高峰云层那么厚,真危险,当时我就看了。如果咱们这个飞行器,再早点儿搞出来就好了,因为正好是低空、低速,而且正好在云层下面去勘察一些现场,同时能把通讯设备带上去,好使,把信息传出来,把视频传回来,这个就是在应用过程中想到的。

飞碟在侦查、导航方面有着广泛的发展空间,尤其在军用方面更有着不可估量的军事价值。如果飞碟能够在部队普及装备的话,那无疑将对部队的训练和作战产生革命性的变化。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忠信:比如炮兵训练,通常情况下分两部分,一部分是阵地,就是炮按照一定的方位摆好了。然后侦察分队要出去,作为前沿观察所,前沿观察所把阵地打出来的炮弹落地和射击效果报回给阵地,然后阵地根本这个射击效果进行修正,实际说前沿观察所炮弹是从他们头顶飞过去的,这项工作是有一定危险的。而且这中间是存在着信息损耗的。而这个东西有了以后,飞行器有了以后,它就可以在我们规定的位置上悬停,来看这个射击效果,并可以把相关的数据直接传送给我们,因为这个东西是靠gps导航定位的,那个炸点具体方位,炮弹所在的落地,可以精确到米,直接就传回到阵地,阵地进行修正,对射击训练是起到很好的效果。有它就可以代替人,而且比人更迅速、更准确、更隐蔽,因为它一共才一米多一点儿,飞到1000米的高空,我们看着像苍蝇一样,有的甚至是看不见的,所以说它更隐蔽,更迅速,更快捷,更准确,如果它未来要是装给部队的话,不管是训练、战备、作战,都对部队将产生影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说]:飞碟本身有着广泛的应用价值,而且研发“飞碟”的意义和其会产生的经济价值都是无法估量的。但是王忠信从未涉足过航空领域,可以说完全是个门外汉,国内的研究也是一向空白,而且关于飞碟的研制一直是西方发达国家的绝密研究项目,根本不可能从外界获得有关飞碟的研究经验,所以研发还未开始王忠信就遭遇了不小的阻力。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忠信:我觉得这个飞行器从市场也好,还是应用面也好,都很广,但大家都不愿意去开发它,因为它没有一个可比性和参照的。这样你要去研究起来,很吃力。

“飞碟”是以往我们对出现在身边的不明飞行物以及科幻电影里那些碟型飞行器的称呼,而无论是电影里叫人瞠目、惊奇的飞行器还是至今也没有揭开谜团的ufo现象,只要它们一出现就会立刻吸引住大家的眼球,人们无不为它们奇特的造型和令人匪夷所思的飞行方式所折服。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关于“飞碟”的动力来源和动力布局,以及 “飞碟”究竟是怎样飞起来的等等问题?人们一直处在科学幻想之中。

主持人:提起飞碟,人们总会立即联想到外星人。因为ufo表现出来的超智慧科技让人叹为观止:它可以突然出殁、快速移位、直角转弯、随意转向、垂直起降、高速行进、空中骤停、空中静止、飞天入海、发出亮光、安静无声、电磁干扰、瞬间加速等、这些特性是人类现代的科技仍无法做得到的。所以,ufo那神秘莫测的现象让人无法理解。但是,早在1940年末,据说纳粹德国就曾成立过一个秘密机构,其任务是专门研究、制造秘密飞行器。并最终制造出了一种最先进的碟形飞行器——“别隆采圆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3年9月,美国第八空军集团军以空前规模的700架重型轰炸机,去轰炸德国施瓦因福特的欧洲最大的轴承厂,为轰炸机群护航的是英、美的1300架战斗机。战斗空前残酷,盟军被击落轰炸机60架,被击落战斗机111架,德军损失飞机300架,令人惊异的是,在这场规模空前的大轰炸中,当盟军的轰炸机群飞到德国的轴承厂上空时,竟突然出现了一对闪光的大型圆盘飞行物。面对双方上千架飞机的猛烈炮火,他们却丝毫没有受到损害。在当时分秒必争的生死拼杀中,容不得飞行员再去判断这些圆盘是什么。但当他们返回基地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上向指挥部报告此次神秘事件。指挥部当即要求侦察部门对此详细调查,然而侦察部门送来的报告令人惊异,圆盘飞行物既不是德国的飞机,也不是其他国家的飞机。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于是,英国侦察部门的报告中首次使用了“ufo” (英语不明飞行物的缩写),从此,ufo或飞碟的大名日益为世人所熟知。

此后,一些发达国家竞相展开了对“飞碟”的研制,走在前面的是美国,美国就有一家公司通过数十年的研究,将科幻电影和小说里描绘的飞碟变成实物。这个“完全离开地面的交通工具”外形像一个碟子,可以如直升机般垂直起飞和降落,却不会制造出任何噪音。该飞行器的飞行速度最高可达每小时100英里(约161公里),离地高度可以达到大约3米左右,它的动力来自于安装在机身上的8个可旋转引擎,每次可供2人搭乘。虽然它飞碟还不是很高,但是它已经可以载人飞行了,可以说是个不小的成就了。据说,美国的无人驾驶飞碟已经相当成熟,并已经应用到了很多领域。飞碟一旦研制成功,那么,它的作用和意义是不言而喻的!飞碟的应用领域?那么,我们的飞碟又是怎样研制出来的呢?

虽然研制“飞碟”的工作困难重重,甚至有些天方夜谭,但是王忠信还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飞碟”研制出来!于是他召集人马,从设计图纸开始,走上了一条漫长的研发之路。经过反复研究斟酌王忠信决定先搞出无人驾驶飞碟。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忠信:用处最大的,还是无人飞行平台用处大,一个是可靠性,还有一个安全,都比带人的时候方便多,因为你一考虑人的时候,就会考虑大小,因为人本身就有重量,然后你还得考虑他安全性,操作性,所以你在课题研究的时候,很多研究方案、过程就麻烦,再一个应用起来以后,也有一定的危险性


同时你要设计飞行,就要载荷,马力增大,油耗大,你就浪费了很多资源。因为我们研究它是无污染,而且从国外的趋势也好,国内的趋势也好,大部分现在都是无人的,它有很大的优势。

研究方向确定以后,设计图纸很快也绘制出来了,其实,飞碟的起飞和飞行原理与直升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直升机也能够垂直起降、低空飞行和悬停。而不同的是飞碟没有像直升机那样的尾翼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忠信:直升机在飞的过程当中,必须得有尾桨,我们叫反扭矩,你观察直升机中间那个桨转,直升机是起不来的,因为它整个机体在那儿转,进入螺旋状态,它就起不了,必须有一个尾桨,尾桨以后,把反扭矩克服掉,然后直升机才能起来,在空中也是,随时在克服反扭矩。我们最大的差别是哪儿呢?我们没有尾桨。

失去了尾桨的直升机是无法起飞的,但是也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来达到起飞的目的,比如像双桨直升机,两个桨往相反的方向旋转,这样即会产生巨大的升力,又能解决自身旋转的难题。那么,飞碟是不是也可以用这种方式来制造呢?很快,第一架双桨飞碟便研制了出来,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第一次飞行试验遭到了惨败。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工程师孙树生:拿到外面去飞,就出现了失控,摔下来了。摔完了以后,大家都愣在那儿了,完了以后谁都不说话,挺心烦的。

虽然,第一次试验遭遇了失败的结局,但是,王忠信却从中总结出了宝贵的失败原因。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忠信:一个是我们在设计上,因为它的重量问题,飞起来以后,结构很重,把它的动力输进去以后,不能倾斜飞,一倾斜飞,功率不够了,一功率不够,飞行器直接就下来,而且它进入旋转状态以后,失控了,你不能再控制它恢复原状飞起来,飞不起来,它只要一失控,就掉下来。

虽然双桨的设计解决了反扭矩问题,但是,这样就会使飞碟的重量增加,而且飞碟的结构设计也会变得复杂,这样出现故障的几率就会增多,王忠信打算改变原来的设计方案,采用单桨进行尝试。但是,这样以来,反扭矩现象就成了一个大大的难题。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工程师孙树生:现在大家看到的直升机就用尾桨来平衡。但是我们做这个东西呢,就是不要尾桨,尾梁统统去掉,也不要双桨,一反一正当然可以平衡,但是结构就复杂,代价也就高,所以我们就不要,就是单独桨,用一个机体起到平衡作用的一个机构,最后来实现这个直升机这么一个目的。

那么,失去了尾翼功能的飞碟,它自身的反扭矩问题又该怎样解决呢?经过大量的设计和反复试验,王忠信的团队终于设计出了有效的解决方案。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吴工程师:我们靠的是里面的固定舵面来产生的。反扭矩是旋翼产生的,是气动力,严格来说产生气动力,使机体向相反的方向旋转,要制止这个旋转的话,旋翼在旋转过程中产生很大的滑流,往下快速地旋转,打到所有的止旋片上,止旋片产生一个气动力向这个方向的气动力,平衡它的反扭矩,它是顺时针产生一个力,相当于直升机尾翼的作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止旋片是一种及其巧妙的设计,它只是飞碟本身的一部分,即起到坚固飞碟结构的作用,又起到了直升机尾桨的作用。那么,它究竟是怎样发挥作用的呢?原来,飞碟在上升的过程中旋翼会产生强大的向下气流,这些气流打在止旋片上就会阻止飞碟机身的旋转。那么,这个小小的设计真的能够让飞碟飞起来吗!经过试飞,改进后的飞碟果然成功地飞离了地面,而且飞得也很高,但是,不知什么原因飞碟很快又摔倒了地上!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忠信:最一开始就想让这个飞碟飞起来,但确实怎么飞不知道,简单地能知道把它飞了以后,但是怎么能飞好不知道,就把桨搁在上面,搁多高,飞了多少次,几百次都飞不起来,而且飞行效果还不好。

飞碟是飞起来了,但是,令王忠信没有想到的是,每次试飞飞碟无一例外地都会以摔到地上而告终。是动力问题?螺旋桨的问题还是反扭矩的问题?一时间问题的答案无从破解,但是,要想解决问题就需要不断的试飞,可是每一架飞碟的成本都不菲,摔来摔去一百多架飞碟已经成了一堆废铁。面对这样的情景,王忠信有点坐不住了。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忠信:睡不好觉,睡不着觉,根本就睡不了,而且大家每天上班,看着脸色都非常憔悴,大家没有什么办法。

试验还在继续,但是结局仍然是不断的失败,他们发现,无论怎样对飞碟进行改进,飞碟就是无法稳定飞行,这个难题似乎是无法解决了,而就在这时,一些反对研制飞碟的人也开始说话了。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工程师孙树生:周边的朋友都在讲,说你们值吗?能行吗?那么多科研项目,那么多大专院校,人家都没有弄好,你们行吗?就凭你们几个?

由于飞行试验屡屡受挫,天长日久王忠信身边的人也开始失去了信心,更为重要的是,随着一架架飞碟的坠毁,王忠信渐渐地已经投入了2800万的研究经费,这时,是下还是上,沉重的担子压在了王忠信的身上。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行政主任邱红:员工之间有的时候就说,就说这不是发神经嘛,咱好端端的项目,放着赚钱的项目你不去做,然后你去做这种存在着很大的风险和艰辛、漫长历程的项目,这是为什么呢?

困难很多,压力也很大,但是,王忠信不想就这样放弃,在他的心中不仅有一个儿时的梦想,更有一腔浓浓的爱国情怀。

中国人民解放军六五四三八部队政委王铁寒:我曾经确实被王总他们感动过,就是当他们谈这个想法的时候,因为前期的经济基础是不错的,他原来是做软件的,在黑龙江哈尔滨公司运营也都挺好,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投这个东西,搞科研大家都知道,研究成了可能是一鸣惊人,如果研究不成,这些钱就打水漂了。而且他想把这个研究成的出发点和目的是什么?就想我们中国人应该属于中国的特种飞行器,他做了这件事情,可以说拿自己的身价性命去赌这一把。

在飞碟研制最为艰难的那段日子里,王忠信和他的团队几乎是废寝忘食,整日泡在研究室里,只要有一点点进展他都会很高兴。在王忠信的办公室窗外,抬头望去有一座电视台塔,他每天都会看上几眼!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忠信:我自己进行研究工作的时候,就进入梦幻时期,我的窗户上就有塔,那种塔做得像碟子一样的情况,包括现在也是,我每天都凝视它几分钟到十几分钟,我就瞅着它,我就看着它这个形状,它也是按照飞碟的造型造的,做得特别圆圈。

窗外的碟状景观似乎在昭示着王忠信心中的期待。但眼前的困境不得不让王忠信静下心来,重新考虑着这项耗资巨大且困难重重的研究项目到底还能不能进行下去,一番思量之后王忠信还是选择了继续研究。但是这次,他打算打破常规、开拓新思路寻找解决飞碟稳定性的难题!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忠信:就在那种逆境当中,大家才能逼出事儿了,知道这个方案不行,你一定要改动方案,你这个方法不行,跳出圈,重看,不要老在这个圈里再讨论方案,老围着这个方案钻,那肯定不行,那后面怎么办呢?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这个问题,看不能不能解决,打破常规试试,打破常规实验一下,就因为这个打破常规,设计理念也变了,优势也发挥出来了。

重新整合思路以后,经过不断的试飞试验,王忠信发现飞碟的稳定性与飞碟的重心有着直接关系。如果重心找不准,飞碟就会在飞行过程中出现偏离飞行轨道的现象!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忠信:有一些很关键的指标,质心、重心,一个数量,然后怎么来去飞好,这个最后找到了,逐渐在摸索,它不是一次、两次能摸索到的,它是逐渐的,有时候飞几十次,只能调一、两公分都不到,才能调好,这是摸索当中慢慢去试飞吧,钻研出来很多,也是靠有科技含量,但也是钻研出来的,实践出来的。

经过大量的试验和测算,王忠信终于成功功课了稳定性的难题,飞碟研制取得了质的飞跃,现在王忠信的飞碟真的可以像在电影里看到的那样让人不可思议的飞翔了。

中国人民解放军65438部队政委王铁寒:他赌赢了,我们这些朋友都为他感到高兴。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工程师孙树生:我们现在感觉非常欣慰,看到曙光了。

哈尔滨盛世特种飞行器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忠信:我们现在挺有决心的,就想以后搞成系列化产品,根据用户的不同,飞行器的大小不同,我们考虑大型的,有的人问我,能不能…都能飞,这是我们研究的方向。

就在哈尔滨郊外的这处空地上,一架最新研制的飞碟缓缓升起,飞向了蓝天!

主持人:王忠信可以说是个很了不起的企业家,眼见着实自不必说,就说人家的执着劲儿那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了的,在研究的过程当中他也可以说是孤注一掷了,把自己以前搞软件时挣的钱也都投进去了,这本可真是下大发了,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这帮人也真不是等闲之辈啊,一个民企,就那么几个人,就愣是把当前世界各国都在竞相研究的飞碟给研究出来了。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国家的很多领域都会出现飞碟的踪影,为我们的国家及军队建设贡献力量。


本文内容于 2014/2/6 13:56:50 被小编a29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