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越战蹊跷事: 边境密林中的鬼影 – 铁血网

[原创 ]越战蹊跷事: 边境密林中的鬼影

对越自卫还击战停战后,部队撤回国境线内休整,每班一户住在壮族边民家中。打了大半个月的仗,官兵困饿交加,回国后填饱肚子倒头就睡,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

下午5点来钟,我们班被大声喝醒,翻身坐起,看到连长、排长都在站在屋里。连长摊开一张地图让大家围拢过来,交代了一件紧急任务:有边民前来报告,在靠近国境线的枇杷林里,发现了个越南奸细在鬼鬼祟祟做什么,还不时地向寨子这边张望,像是在刺探军情。连长要我们班迅速前去抓捕,动作要快,最好抓活的!

枇杷林距寨子不远,等我们全副武装急速包抄过去后,却不见了人影。带路的边民说,枇杷林前后只有一条小路,越南奸细走不太远,你们往前追追看吧。

太阳就要落山,山里空旷无人。我们班往前追了不久,就远远看见越南奸细在前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坐着,而且不是一人,是两个!

我是班长走在最前边,我按了按手臂让全班猫下腰来。看了地形后,我让机枪手悄悄迂回到右侧隐蔽架枪,并告诉他,只要看到越军有拿枪的动作,抢先一步立马给我敲掉! 格老子出国打仗都没死,回到国内还能让弟兄们为抓个俘虏再流血吗?

全班分两路悄悄包抄过去。树林很密,一直接近到距越军十来米处都没被发现,噢!两个狗日的还在吃枇杷呐,青黄的果皮扔了一地。

“热呆连!(越语:举起手来)” 我大喊一声猛然站起,全班的武器齐刷刷对着两人,缴枪不杀喊得山响。

两个越军惊呆了,怔怔地坐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我知道,他们的任何一个稍大的动作都会招来侧面那挺机枪的猛烈射击,眨眼之间就会被打成马蜂窝。

全班慢慢逼过去。哦!还穿着解放军的服装,戴着帽徽领章呐!只是两手空空,地下、身上没有任何武器。

我又连喊几声“热呆连!”,对方一脸惊诧,面对几个黑洞洞的枪口,想站起来又不敢动,想说什么也不敢吱声,只好叹了口气,把两手放在了脑后。

三个步枪手慢慢靠上去,谁知那越军居然说起中国话来了:“别别别误会啊,俺们是团部通信连的,去公社邮局送送送信的!”

步枪手从两人脚下拎起个绿帆布包,我打开一看看,里面全是官兵写给家里的信。

“你们连长、排长叫什么名字?”

对方回答很流利。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团里通信连长、排长的姓名。

“哪里人!”

“湖北郧县的,77年底入伍的。”一个年级稍大点的说。不错,77年入伍了两批兵,年初年尾各一批,湖北郧县兵就是年底入伍的。

步枪手们把两人从上到下搜了个遍,除了裤袋里的枇杷,别的什么都没有。

“有有有”,年级稍大的老兵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张扑克牌大小的硬纸片,那是我军广西战区士兵供给医疗证,上边写着士兵的名字、血型和部队番号,一张纸片在战区内通用。那时候的军人还没有士兵证军官证什么的,就像当时的中国人还没有身份证,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不多。

敌情基本解除,但也不敢掉以轻心,越南特工队的花招多着呢。我让两个人解下腰带递过来,一路提着裤子,在全班押送下一脸苦相原路返回。我们把人交到连部,匆匆扒了几口饭,就回到边民的高脚茅屋里继续睡觉去了。

第二天起床后排长告诉我,那两个人昨天晚上被团直通信连领回去了。“偷吃老百姓的枇杷,可能要受处分。”排长说。

那个年代中国军队纪律严明,对百姓秋毫无犯。因此在村民看来,能钻进生产队果园里一边吃一边往口袋里装的人,尽管穿着解放军的衣服,也一定是化装了的越南特务,所以就不假思索地报告了驻军,接下来就发生了至今想来都让人喷饭的事情。

(贵丁)

越战亲历:一次特殊使命:焚粮



本文内容于 2014/2/8 16:35:05 被张贵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