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 律师和妓女的对话


[幽默] 律师和妓女的对话


律师:我是玩“法”的。

妓女:我是洗发的。

律师:我工作一般在法庭。

妓女:我上班一般到发廊。

律师:我经常去高级法院。

妓女:我偶尔到高级妓院。

律师:我去的法院是最高的。

妓女:妓院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律师:我赚钱很容易,一次就弄150万。

妓女:唉!我现在找钱有点难,一次才150元。


[幽默] 律师和妓女的对话


律师:我工作全靠一张嘴。

妓女:我工作要靠两张嘴。

律师:我的舌头很厉害,可以舌战群儒。

妓女:我的舌头也不赖,可以以柔克刚。

律师:我可以把黑的吹成白的。

妓女:我可以把硬的吹成软的。

律师:我工作一般带个助手,合称“双雄”.。

妓女:我工作有时也带助手,叫做“双飞”。

律师:我上面有人。

妓女:我上面一般也有人。

律师:我上面的人很硬。

妓女:我上面的人有时硬,有时不太硬。


[幽默] 律师和妓女的对话


律师:我的对手一般要向我服软。

妓女:我的对手最终都要向我服软。

律师:我的对手不服软,我就叫她丢饭碗。

妓女:我的对手不服软,我就自己丢性命。

律师:雇主只要有钱,我就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妓女:嫖客只要付费,我就不管他是老的还是少的。

律师:雇主只要钱够多,我就能让他死里逃生。

妓女:嫖客只要付费足,我就能让他欲仙欲死。

律师:我很强势,法院必须听我的。

妓女:我很弱势,我必须听妓院的。


[幽默] 律师和妓女的对话


律师:黑社会经常送钱给我。

妓女:黑社会经常向我要钱。

律师:有我在,人家要法律就害怕进法院。

妓女:有我在,人家要理发就小心选发廊。

律师:我经常叫鸡。

妓女:我偶尔找鸭。

律师:我叫鸡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强大的男人。

妓女:我找鸭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正常的女人。

律师:我叫鸡一般别人买单,因为我是大律师.

妓女:我找鸭一定亲自付费,因为我是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