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自从“棱镜”计划曝光后,美国就深陷各种纠纷中难以自拔,而随着斯诺登的不断爆料,事态的发展也对美国越来越不利。美国人一直试图抓捕斯诺登,但在热爱自由的各方人士的努力下,斯诺登成功逃到俄罗斯并在不久前获得了一年政治庇护,这下可真是擦到了美国的尾巴。白宫威胁美俄关系将遭遇重大影响,奥巴马更是宣布取消与普京的会面。看上去美俄这两个核大国的关系陷入了僵局,但了解普京的人都明白,这只不过是“大帝”同美国博弈中的一个小插曲,双方在之前的过招早就司空见惯了。

首先让咱们看看普京的对美政策。普京的外交战略上的总体布局体现了俄罗斯强国富民的基本理念和基本要求,观察叶利钦和普京时期俄美关系的变化轨迹,可以看出,俄美关系已经经历了顺美和逆美政策完整周期。在执政初期普京还尽量与美国保持良好关系,但后来普京总统越来越强调世界多极化和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问题。2007年普京总统在慕尼黑高调批评美国的单极世界,这表明俄罗斯对美政策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普京曾努力改善与美国关系,尤其是俄罗斯在“9.11”事件之后大幅度地采取了顺美政策,旨在换取美国对俄罗斯的战略支持。但俄罗斯的支持并没有换来美国的相应回报,这使普京总统打破了对美国的幻想。为了维护俄罗斯的国家利益,普京改变了顺美政策,开始实施逆美政策,两国分歧从智界层面迅速向军事、外交和政治层面扩散,甚至两国高级领导人相互之间还发生了言语冲突。

其实在普京担任总统和总理的12年间对美国的负面印象是逐渐累积的。试想,当普京刚开始担任俄罗斯总统时,在他致力于建立两国全新关系时,美国若能做出适时地回应,那么普京必将务实的实行顺美政策。但普京的所有尝试都失败了。在对美国失望后普京坚信,俄美两国根本不可能建立正常的互信关系,只有当俄罗斯展示强硬立场时,两国才可能在某些问题上进行利益交换或者达成妥协。普京对美国的这种负面印象仍将在他重回克里姆林宫后对俄罗斯的对美政策产生重要影响。在对美关系上,俄罗斯仍将坚持强硬立场,暂时还看不到有任何因素能够改善两国关系。

从个人性格分析,普京是那种雷厉风行想到就做的人,而且他非常突出个人意志在国家政策中的影响,这点也很符合俄罗斯民族的特点。从俄国历史上的第一位沙皇“伊凡雷帝”,到让俄国“拥有出海口”的圣彼得堡大帝,传奇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再到领导苏联打赢卫国战争的“钢铁巨人”斯大林,他们无一不是拥有鲜明的个性、强力的手腕和血腥的行事风格的强势人物,并且这些人也都将自己的个人意志贯彻到了国家的方方面面。也许在西方看来这是独裁,但事实证明往往是在这些恐怖的“独裁者”执政下,俄国都能迎来最强盛辉煌的时期,同时俄国人民也很欣赏这种“独裁”。图为“伊凡雷帝”。

也是因为上面的“民族特点”,所以造成了西方对俄国的畏惧。因为历史上在强人领导下的俄国,一旦强大起来就必然会扩张侵略,再加上种族的不同、宗教的区别和历史上三次入侵俄国的失败阴影,都让西方社会对凶残的北极熊充满了极强的戒心,这一点从苏联解体后北约仍不放弃东扩就能看出。虽然北约的后台老板是美国,但在东扩中最积极的还是欧洲大陆国家,毕竟一旦俄国扩张,首当其冲的就是他们。相对来说,在俄国周边编织反导网才是美国人最感兴趣的,这也是美国唯一担心俄国的地方,因为苏联遗留的核弹头是有可能打到美国国土上的。

既然矛盾这么深,普京和美国之间必然会有各种交锋。2006年7月,在圣彼得堡八国集团峰会前一天,美国总统布什就放出风声,要在会谈时“温和”地指责俄罗斯的“民主问题”。对此,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电视台采访时,普京“先发制人”,率先“开火”,将切尼批评俄罗斯与其在今年2月打猎走火并误伤一名律师作对比。其实,美国对普京执政的民主问题的抨击由来已久,比如在2012年俄总统选举期间,美国就以民主为借口煽动俄罗斯民众发起反政府抗议示威,普京还指出一些西方国家企图以重金为诱饵,影响俄罗斯选举。

希拉里在欧洲安全会议中呼吁对俄罗斯的此次选举展开调查。希拉里说,来自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的监督人员对投假选票、窜改选民名单和其他“令人担忧的做法”提出质疑。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阿什顿也表示,俄选举可能存在程序违规,令人严重关切。普京反驳称:“希拉里定下某种基调,并将这种信号传递给反对派,后者在收到这种信号后便开始积极活动起来。”普京指出,一些西方国家企图引诱俄罗斯发生类似多年前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的“颜色革命”,但他们不会成功,大多数俄罗斯人也不希望发生那样的动乱。普京指责部分发动示威者是自私自利的政客,称他们并没有为俄罗斯的国家利益着想。“我们都是成年人,我们知道部分——不是全部——示威组织者完全出于自己的政治利益考虑,他们是唯利是图者。”

反导问题也是俄美之间的重要矛盾。自从苏联解体后,俄国的常规军事力量就严重萎缩,根本无法应对美国的强大压力,这个时候唯有核武器才能保证俄国的国家安全,这也是为什么美国近些年热衷于拉俄罗斯进行“核裁军”的原因。当然,另一种削弱俄国核威慑的方法就是反导系统,所以普京对美国围绕俄罗斯建立反导体系才如此敏感。

在2012年的一次国防安全会议上,普京表示美国在反导系统问题上总是逃避与俄罗斯对话,而且试图破坏全球战略平衡。普京表示,作为回应,俄罗斯将采取“有效而非对称的”措施,其中最重要的是掌握突破美欧反导系统的能力。普京说,俄罗斯正在积极开展高精尖武器研制并准备装备到部队。他称俄罗斯有能力迫使美国和北约就反导系统开展更具建设性的对话。关于核裁军问题,普京说,俄方希望能与美方就遏制核军备竞赛开展更为积极的合作。不过他强调,俄罗斯不会单方面进行核裁军。

还有一点就是美国在反恐上的双重标准。早在2001年,美国就与车臣反政府武装有密切来往。俄罗斯指责说,美国高官与俄罗斯车臣反政府武装特使在华盛顿的会见是“不道德的”。车臣“外长”阿赫马多夫称,2001年3月26日,他与美国独联体国家事务特别顾问约翰·贝尔勒在华盛顿进行了3个小时的会谈。俄罗斯外交部官员说:“美国对车臣叛乱武装分子的支持清楚地表明了美国新政府在反对恐怖主义的国际斗争中的立场。”

美国高官与车臣特使的会见发生在美俄两国间谍战交锋的特殊时期,这次间谍战是美俄自冷战以来最激烈的一次,美国驱逐了俄罗斯驻美的50名外交官。另外,俄罗斯南部北高加索的三个城市刚刚发生了汽车炸弹爆炸事件,至少21人丧生,142人受伤。俄罗斯政府称车臣匪徒头目组织了这一系列恐怖事件。结果报应不爽,2013年4月15日,在美国波士顿的马拉松赛上就发生了一起死伤惨重的爆炸案,而凶手就来自车臣地区。不幸的是此次事件还造成了一名中国留学生的罹难。

普京对美国的抨击一直以犀利著称。在2007年,普京就抨击美国走向“帝国主义”,并在重启新一轮军备竞赛。2011年,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发表文章称,普京称美国是全球经济的“寄生虫”。而紧跟着当年12月,普京指出美国特种部队涉及杀害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这事是谁做的?”普京说道,“无人机,包括美国的无人机。它们攻击了他(卡扎菲)的车辆。然后,通过(美国的)特种部队——他们原本不应该在那里的,它们引来了所谓的反对派和战士,未经法庭审判或调查就杀害了他(卡扎菲)。”到了2012年,普京G8峰时放了奥巴马的鸽子,普京突然告知奥巴马“我不去了”。类似言论林林总总。

关于格鲁吉亚入侵南奥塞梯,普京又不客气地揭美国人的老底。时任总理的普京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指出,美国装备和训练了格鲁吉亚军队,并且推动格鲁吉亚领导人作出进攻南奥塞梯的决定,从而挑起了冲突。他怀疑美国国内“有些人故意制造这场冲突”,目的是为了让参加美国总统选举的“某位候选人”借此机会获得优势。不过,普京没有指明他说的是哪位候选人。

从过去的种种斗争,到现在的伊朗、叙利亚包括斯诺登事件,普京一直没有放弃对美国的强硬立场,不过在他这种强势的带领下,俄罗斯确实获得了比叶利钦时期更好的发展。那么在普京这次任期结束后俄国将何去何从,能否再次出现一个普京式的领导人,或者普京神奇的继续连任?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