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报记者回乡过年拉家常:农民忧打不动工了怎么办


我的家在安徽省枞阳县雨坛乡合响村百楼队。回家过年,听各位父老拉家常、聊变化,言语中亦喜亦忧,细心总结,可用“三变三不变”概括。

土屋变洋楼,居住条件从差到好。原来是土坯房,光线暗,夏天热冬天冷,雨天屋里下小雨。如今,全部变成砖瓦房,空间高、屋宽敞、不漏雨,水泥地面,有的家装木地板,住起安逸。

“住的是好,可居住环境没咋变。”隔壁张二哥说,每家洗菜、洗碗、洗衣的污水随便排,生蝇引虫。最烦雨天,深一脚浅一脚全是泥。

日子由苦变甜。村头的汪大娘回忆,以前日子紧,鸡蛋舍不得吃,攒起换盐。“如今,啥也不缺,仓里大米吃不完,杀猪只为过大年,吃喝穿用不发愁,闲钱多。”

可富日子的背后,思量一下不对劲。邻居汪大哥说,生活好了,一半靠外出务工找钱,一半是考大学找到工作扶持家里。“农业不赚钱,大伙儿肯定不愿当农民,真不知道打不动工了回来后怎么办。”

农民的物质生活越变越好,精神生活却有点空虚。隔壁张大哥说,还记得小时候我家第一个买电视,全村人晚上拿着板凳来我家看,现在家家大彩电,有的还是高清的。那时候吃的最多的零食就是瓜子、冰棍,现在的零食让人眼花缭乱,选不过来。出村也方便,到处都是通村水泥路。

“可是,说实在的,精神生活没怎么变。”张大哥接着聊。你看,大年初一,每家每户相互拜完年,不是打麻将就是打扑克,不像城里有图书馆、篮球场、文化广场,以前还有舞龙舞狮,现在大家不怎么缺钱,也没人愿意干这累人的活了。到了晚上,只能在家看电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