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过年煮饺争先后 猪食倒进饺子锅

部队是一个大学校,战友们来自五湖四海,相处几年间,天天在一起工作、生活、学习、训练,情同手足亲如兄弟,彼此之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即使退伍(转业)回到地方工作,仍十分怀念部队火热的战斗生活,怀念朝夕相处的战友。但由于各人的脾气秉性不同,加之,年轻人血气方刚,争强好胜,成天厮守在一起,难免不发生矛盾和口角,但这并不影响战友之间的感情。常言道:亲兄弟还免不了磕磕碰碰的,哪有舌头不碰牙齿的。眼下快过年了,我在家包饺子,当年在部队过年的情景又浮现在我眼前,让人忍俊不住。

有一年除夕夜,祖国北疆零下三十多度滴水成冰,可营房内春意盎然,上上下下都忙着过年。那年头,连队根本没有电视机,连收音机都很少,除夕会餐后,一部分人在打牌娱乐,大部分人都在包饺子,一个个高兴的不亦乐乎。那时候过年连队包饺子,一包就是够吃好几天的,除了留些第二天早上吃,剩下的都用面袋子装上,挂在窗户外面冻起来。那些日子,营区内楼上楼下挂的到处都是,形成了一道极具军营特色的风景。

第二天大年初一,一大早,各班都去煮饺子,连队的伙房很热闹。我们班有一个四川籍的老哥,自告奋勇地向班长请示:我去煮饺子!考虑到饺子多不好拿,班长又叫了一个战士配合他,其他同志在班里洗漱整理内务。这个老哥,平时性格比较内向,话语不多,个子不高偏瘦,学习训练很刻苦,也很乐意帮助同志,经常受到连队的表扬。他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脾气倔强,谁要是惹恼了他,非得跟你没完,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眼看一个小时快过去了,班长见饺子还没煮好,有点着急,正想派人去察看一下,就见电话班长带了几个人吵吵闹闹闯了进来,全班开始不知怎么回事,听了半天才知道,去煮饺子的老哥闯祸了!。

原来,他来到伙房煮饺子,电话班战友排在他后面,眼看快轮到他了,正好有事他出去了一会,等他回来一看,电话班的战友正准备把本班的饺子往锅里倒呢,他一个箭步窜了上去说,“我排在你前面,凭啥你先煮呢”?电话班的战友也不甘示弱说“谁叫你离开的”!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吵了起来,其他班的战友劝也劝不住,一时闹得不可开交。要论说,电话班的战友能说会道,我们班的老哥嘴笨口拙,辩不过他,要论打,电话班的战友人高马大,打他两个都不在话下。他一时没了主意,急的满脸通红青筋涨暴,电话班的战友也不客气二话不说,就把饺子倒进锅里煮了起来。就在大家以为事情过去了,谁也没料到,只见这老哥飞快地抄起水舀子,“嗖”的一声,窜到离锅台不远泔水桶旁,“蹭”的挖了一大勺猪食,“唰”的一下子倒进饺子锅。顿时,一股怪味扑鼻而来。这桶里的泔水,是昨天晚上连队会餐剩下的残汤剩菜,里面红红绿绿的啥都有,饲养员准备第二天挑去喂猪的,哪知道一大早就被这老哥派上用处了。“我叫你吃”!,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这老哥水舀子一扔,“哧溜”一转眼跑没影了。大伙哪见过这个场景,半天都没缓过神来,看着一锅五颜六色的混汤,别说吃了看了都恶心。想想大年初一全班同志都在等着吃饺子,电话班的战友真是欲哭无泪,火冒三丈,想找这小子算账,可我们班的老哥早就溜之大吉不见踪影了。

听电话班长一说,我们班长于是赶紧安排人去伙房和炊事员一起收拾烂摊子,而后,又把我们班的饺子让电话班的同志先煮先吃,我们班后头再说。这事很快连长知道了,把两个班长找去了解情况,一听哈哈大笑,说真没想到,平时,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的家伙居然还有这一手。对电话班的战士和我们班的老哥都提出了批评,考虑到大过年的,就不在全连大会上批评了,各自回去在班里作检查,同时也提醒两个班长,不要为此事影响了两个班的团结。从连部回来班长楼上楼下、里里外外找肇事者,就是不见其踪影,看到班长累得够呛,我对班长说,你别瞎找了,大过年的,又在深山沟了他能跑哪去?肯定跑到老那乡里去了,又有吃又有喝保证饿不着,晚上肯定会回来!,班长听了将信将疑,喃喃自语:就怕这小子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出点什么事就麻烦了。

果不其然,晚饭后他蹑手蹑脚地回来了,看到全班谁也没有怪罪他的意思,情绪稳定不少。班长把连首长的意见对他一说,他连连点头。首先,在班里作了检讨。回头,班长又领着他来到电话班向他们承认错误赔礼道歉,得到大家的谅解,他俩也不好意思的笑了。

真是“不打不成交”,从那以后,咱俩个班比过去更团结更亲近了,二年后,老兵退伍时,两个曾经为煮饺子差点动手的家伙,抱在一起哭的一塌糊涂难舍难分。见此状,不禁让我们深深感叹道“战友情谊深、兄弟永难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