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昨天,所里的同事,韦志高,辞职走了,听嫂子说,去了一家安防公司做副总经理,工资待遇可以达到12000元。我没有过多的询问,只是他说,他要换一个活法。他,至今还活在当年军营的梦里。05年以武警三级士官再加一个二等功再加各种打点进了公安局。他是个性情中人。我没有当过兵,我不明白他对他那顶老钢盔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以至于每当他摸着那顶从部队带回来的钢盔,会哽咽,会落泪,泪水,会打湿帽徽。。。。

他总说,平常心,平常心。好像老韦从来没有烦恼,我是12年末入的警,他是我的前辈。我刚来时,他就是我的”二师傅”,我的大师傅是副所长。如今,二师傅走了,交了警服,他却刻意的穿上了那身陪伴他多年的武警迷彩服。只是,失去了军衔的军装,就像失去了宝剑的英雄。虽英武犹存,却带着几分伤感与落寞。

我以前一直对他的儿子豆豆说:豆豆,长大了要像你爸爸一样,做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如今,豆豆也只会说:我爸爸,曾经是警察。

二师傅是个好人,他为人正直爽快,帮助了很多很多人。甚至还收到过4面锦旗。他的辞职,或许与他母亲的病逝有关。只是,我们不便再问,只愿二师傅能在新的岗位上,开拓出新的天地!————徒 留。

本文内容于 2014/2/10 9:05:22 被lisonna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