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大约在上周,大多数国际财经媒体都在关注发展中国家——其中一些国家越来越易于出现资金外流的趋势——的金融稳定问题。其主要原因是投资者正试图抢在美联储提高利率之前采取行动,此举将导致发展中国家资金外流,并且增加其借贷成本。

阿根廷吸引了一些媒体的关注,因为该国货币比索曾在短期内贬值15%,同时该国政府也为民众扩大了在官方市场进行美元交易的渠道。委内瑞拉并不像阿根廷那样受到上述市场变化的影响,但国际媒体经常从负面角度报道这个国家——自该国出现的汇率问题去年曾导致其年通胀率升至56%以来,国际媒体的负面报道更是有增无减。

美国替中国打开了拉美的大门


新兴市场可能在酝酿一场比1997年风险更高的金融风暴

阿根廷与委内瑞拉面临的问题不尽相同,但两国很有可能都必须通过稳定汇率来解决这些问题。国际援助的重要性就体现在这里,而中国是一个既有能力也有兴趣提供援助的国家。

中国已为委内瑞拉提供了数百亿美元贷款和投资。与此同时,中国也为厄瓜多尔、古巴、巴西及其他一些国家提供了大量贷款。但中国此刻可以采取更多行动。

阿根廷和委内瑞拉出现上述问题的主要原因是,在媒体的大肆鼓动下,一些民众认为自己持有的本国货币是不安全的。

如果阿根廷和委内瑞拉拥有足够多的美元储备,那么无论出现什么情况,两国政府都可以令汇率趋于稳定,并且在缓解通胀方面具备很多优势。

中国拥有3.8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为阿根廷和委内瑞拉提供贷款对其来说轻而易举。眼下,中国将其大部分外汇储备用于购买美国国债,事实上,由于华盛顿提高长期利率,美国国债近期肯定会贬值。

拉丁美洲的稳定符合中国重要的外交政策利益。与在世界各地拥有众多军事基地的全球霸主美国不同的是,中国在海外没有任何军事基地,也不享有霸权。由于美国“重返”亚洲,支持日本军国主义,并寻求维持其在东亚地区的军事优势,中国开始倾向于进一步发展一个多极世界,增加联合国、发展中国家以及国际法和外交手段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

在过去15年里,拉丁美洲——尤其是南美洲——已日益独立于华盛顿,由于深刻的历史原因,上述问题也同样符合这些国家重要的政治利益。

如果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GDP早已超过美国。即便是以目前较低的增长率来看,中国经济也将在未来10年内翻番。正如著名学者阎学通所说,中国已经开始制定全新的外交政策路线,北京或将放弃其过去执行的不结盟政策。

对中国来说,大多数拉丁美洲国家是其与生俱来的盟友,这不仅是因为双方的贸易和商业联系日益密切,也是因为它们在这些领域——即建立一个尊重国家主权、避免采取单边干预和军事行动的国际政治秩序——拥有共同的利益。另一方面,华盛顿希望摆脱这一地区所有的左翼政府,并且恢复20年前的“有限主权”状态。

为了帮助维持拉丁美洲的稳定,中国值得在成本很低、甚至不需付出任何成本的情况下做出努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