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之际,世界在注视美国的反应。靖国神社供奉着由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所认定的14名日本甲级战犯、2000多名乙级和丙级战犯,以及大批在过去一个世纪中因参加各种对外扩张活动而死去的日本军人。当今日本政府首脑无视过去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事实,竟然祭祀包括上述罪犯在内的神社,必然激起本地区以及世界范围的普遍反对。

东亚以及欧美多国政府以及联合国、欧盟等国际组织已经以各种方式对安倍的严重错误给予了抨击。美国也及时做出了反应,无论是白宫、国务院还是驻日大使馆都对安倍的行为公开表示了失望,美国外交部门已经少有地重复了这种批评。这次美国国防部长因此推迟了与日本防卫大臣的电话会议。美国参众两院还首次通过涉慰安妇决议,要求日本正式道歉。

超级大国的使命

世界之所以关注美国的反应,在于美国是全球唯一超级大国,它的言行对世界繁荣和稳定有着重大后果。世界需要繁荣与稳定,而美国早就自认它对人类和平负有责任。尽管随着全球化的推进,世界的多元发展已日益明显,但美国仍具超众国力,它完全有能力对日本政坛的右倾化提出批评,并对日本首脑参拜靖国神社施加压力。只要美国愿意承担这种责任,就将有利于东亚地区的稳定,并得到各国尊重。这对日本和平发展、东亚持续稳定以及人类坚守正义都意义重大。

回顾二战期间美国对外事务的表现,很明显,当美国明哲保身时,它只会由于采取孤立主义的政策而自身受害,而当美国通过反击纳粹德国和帝国日本,在客观上为国际安全提供公共产品时,美国和世界都将取得共赢。这些道理,在当代依然适用。冷战结束以来,在全球化环境下各国的生产要素得以普遍交换,从而形成世界范围的生产链。显然,美国是其中获利最丰的国家,同时美国提倡的自由贸易等公共产品也为其他国家的发展提供了机遇。

美国的现实主义考虑

同任何其他国家一样,美国在本质上是一个民族主义国家,维护并平衡其物质利益与价值观是其主流社会的恒久主题。但是,如何维护根本利益,如何平衡现实利益,美国有着它的多重考量。美国在二战后对日本采取了双重战略,其中既有抑制日本军国主义的一面,也有将日本拉入美国东亚战略的一面,以牵制本地区其他一些国家。为此,长期以来美国对日本政界的一些错误史观放任自流,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使得日本政坛拜鬼不断,怪象丛生。

随着中国的逐步崛起,美国对外关系中的现实主义成分正日益明显。最近20年来,美国的三任总统在拉拢日本、制衡中国的道路上已越走越远。

冷战结束之后,克林顿总统上台后逐步推行对《美日安保条约》松绑,允许日本在其“周边有事”时对美国的相应军事行动给予后援。在中日关于钓鱼岛主权归属的争议问题上,美国在1972-1992年期间曾长期表示日本仅仅取得施政权而非主权,并由于《美日安保条约》只对日本领土适用,所以两国安保条约并不适用于钓鱼岛地区。但这一政策从1992年发生变化,美国政府逐步开始公开谈论对日本武装护岛的支持。

在小布什总统执政的多数时间,美日军事同盟得到进一步加强;而到了奥巴马总统入主白宫后,美国推出了“重返亚太”以及“亚太再平衡”等政策,美国国防部和国务院也分别表示在钓鱼岛问题上将协防日本。

美国也有“正义之声”

不过,美国外交政策中的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从来就是相互交织的。即使美国将日本当作牵制中朝等国的前沿基地,美国精英对日本政府关于过去侵略战争的认识问题也一直保持必要的警觉。

美国时任资深参议员亨利·海德和资深众议员托马斯·兰托斯就是美国国会反对日本首相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以及谴责日本右派否认日本在慰安妇问题上罪行的积极推手。

在美国现任的众议员中,日本裔议员迈克·本田不仅屡屡批评日本政府关于慰安妇问题的错误言论,他还一再指出钓鱼岛本为中国所有,日本必须为二战历史负责,向中国道歉。这些正义之声在美国的主流社会中向来不绝于耳。

这次,美国行政当局就安倍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公开表示失望,应该说是前所未有的。显然,美国已经认识到它目前这种利用日本牵制中国的做法已经产生相当的副作用,即美国反过来被日本右翼所利用,将有可能成为日本历史修正主义的保护神,这非但不利于美国的“再平衡”目标,反而有可能造成本地区安全局势的恶化。

美国想必也认识到当前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是对反法西斯战争的挑战,是对“美国治下的和平”的羞辱。美国若对安倍行为再无动于衷必将损害自身,而它再与日本这样的盟友继续为伍、不予警戒,显然有失体面。如果美国为了亚太再平衡之需而继续纵容日本,那它将有重复二战前夕英国对纳粹的“绥靖”之嫌。

美国立场不再那么暧昧,值得肯定。超级大国如何稳定世界,是21世纪10年代美国面临的重大考验。美国过去曾以联合国集体安全制度与布雷顿森林体系,为战后国际安全和金融体系提供了公共产品。在当下国际秩序快速重塑的时代,超级大国还需反省如何与时俱进,正确平衡自身的安全和发展利益,为人类社会的进步提供正能量。

华盛顿需要思考如何既维护和加强联合国集体安全体系这一全球公共产品,又不在盟国体系下为日本右翼否定历史的言行藏污纳垢。美国的亚太再平衡,终于走出了正确一步,但是在发出“声音”之外,对日本右翼有更加实质性的反制行动,才是真正摆脱“绥靖”之嫌的步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