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香港中评社高雄2月1日报道,原题:江鹜:甲午年敏感 需提防日本军武抬头 “甲午年必须提防日本在东海议题上,藉机复苏军国主义!”台湾海军退役少将江鹜接受中评社专访表示,不论是八年抗战或南京大屠杀,中国受日本多年欺凌,基于中日的历史与民族仇恨,两国在甲午年任何动作势必会被对方放大检视,也让彼此神经更加地敏感紧绷。甲午年是特殊的一年。

江鹜,1940年生,祖籍安徽省泗县,1949年来台,海军官校58期、革命实践研究院结业。1988年海军少将退役,在高雄港担任引水人。

江鹜分析,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的动作就是在鼓噪“日本武士道”精神,主要目的就是想为发展军武寻找正常性。所以,甲午之年要提防日本与中国在东海所发生的大小摩擦,万一双方驳火,恐怕让安倍有名正言顺的藉口。

江鹜指出,“军人为什么要打仗?回顾历史,强的国家都是武人当道、弱的国家都是文人当道”。从中国历史观察,元朝是武人当道但朝代时间不长,而积弱的宋朝则是文人当道。虽武人当道国强,但许多政务顾虑不到,因此朝代寿命短,文人则反。

江鹜认为,军人不打仗就会萎缩、没地位。像日本军人在二次大战时可真不得了,皇军走到哪里小学生都必须敬礼,反映军人在社会上的地位之高。日本在二战战败后,自卫队官员连个普通文员科长都不如,讲话更没份量,成了无用武之地之人,全世界的军人现况都是如此的。

江鹜分析,中日今年在东海可能发生小型摩擦,但要打局部战争应该不太可能。其次,中国大陆要制裁日本的手段太多,从政治、经济等方面就可制裁,军事手段绝对是摆在最后,中国根本不需要在此时对日本硬碰硬。

再次,中国也在积极充实国防武力,现在虽也有辽宁号航母,且计划再自制4艘航母,但打仗毕竟是在打钱,一旦战争,对中国整体经济影响太巨大,况且日本海军也不是弱者,打起来恐怕两败俱伤。

综合以上结论,江鹜认为,中日磨擦极有可能,但发生战争的机率应该不大,惟甲午年毕竟敏感,宜格外注意。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